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02

方圆群英志——402

  接下来的故事,有两种记载。
  第一种说法,是范西屏当天晚上大概是掉以轻心了,想着局面胜定,于是竟然跑出去喝花酒,导致第二天对局时宿醉未醒,迷迷糊糊,于是在收官的时候错了一步,少收了一子。凭着范西屏这个几乎让人难以相信的失误,程兰如反败为胜,以半子之差完成了十七连胜的壮举,最终被这藩王府的主人亲笔题字封为“天下大国手”。
  这种说法,体现出的是范西屏的不拘小节和不识轻重,这行为搁在现在围棋国家队或者国少队起码也得是个内部处分,往大了点说甚至可以直接给开除出队了。第二天有决赛要比,前一天晚上还出去喝酒喝到宿醉难醒,这棋要输也怨不得别人……
  但是这也让人不得不产生一丝怀疑——范西屏难道没有想到明日还有大战今日不宜喝酒到深夜,尤其是战局激烈到半子胜负的情况下为何仍然如此掉以轻心?如果第二天范西屏真的宿醉未醒,为什么不能等他醒了酒再下,而非要逼着他在不清醒的状态下下棋?即使范西屏当时真的不清醒,但是局面已到了小官子,正确的收官手法应当不难,甚至可能前一天他就算清了,可到了对局的时候精神不振的范西屏真的就看不出来?
  于是,史料中又有了另一种说法来解释这一切疑惑……
  当天晚上,程兰如派人找到了范西屏。
  “今天这局棋,赏金涨到了四百金,想必你也确实想赢吧。”程兰如的使者低声对范西屏说道。
  范西屏却笑了笑:“四百金,数目不小,当然想赢。赢了这一局,大概可以吃穿不愁许多年了吧……”
  “但是,如果你有机会赢五百金,你干不干?”
  范西屏看着使者那严峻的脸,心中有一丝胆寒。
  “您想说什么?”
  “你赢这一局,得四百金,但从此以后你将成为天下棋手的靶子,那些小肚鸡肠的棋手会拼命向你挑战,你将永无宁日。这日子,你想要吗?”使者缓缓说道,“但是,如果你明日愿意故意输掉这一局,程先生愿意赠你五百金。你几乎战胜程兰如,这名声足够你威震京师。同时你得到五百两黄金,程先生继续保住名声,岂不是两全其美吗?”
  “你这是在贿赂我吗?”范西屏微微皱起了眉头。
  “范先生,这可是五百两黄金!”那使者强调道,“五百两黄金,足可吃穿一世啊!何况你还年轻,程先生则过不了几年就要引退了。只要你肯收下这五百金,此事不张扬出去,几年后棋界盟主的位置就会由程先生亲手传给你,你又何必非要在此与程先生结下梁子呢?”
  这一番话,确实把范西屏说动了。
  范西屏从小跟着父亲颠沛流离,受尽了穷苦日子。正是那个以弈破家的父亲,使得范西屏不愿再回到过去那身无分文的时候了。五百金,这是范西屏一生都没有见过的大财。收下这五百金,同时结交程兰如这样的天下闻名的棋豪,何乐而不为呢?
  “我明白了……”范西屏对使者低声说道,“你回去转告程先生,西屏自有主意。”
  于是,当天夜里,范西屏特意离开了住处,去酒馆喝了一晚上酒。反正明日之后,要钱他有的是,这一晚就当是庆祝了。
  只是,这酒的味道,也许有些苦涩吧。不知为什么,这一夜的酒他怎么喝都喝不痛快。
  第二天的对局,程兰如的脸上似乎没有半点变化,但范西屏却知道程兰如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收官的时候,范西屏故意走错一步,少收了一个子。这一个子,最终造就了这局棋的胜负。
  看着风光地领取天下大国手之名的程兰如,范西屏却只是隐在了众人当中,毫不起眼。当公卿大人们向他那惊人的十七连胜表达敬佩的时候,范西屏却感受到了一阵阵耻辱。
  程兰如,你和我有过约定,不要忘记了我是用多么大的代价换来了你的这次神迹!
  这正是:
  高山仰止大国手,低声下气贿少年。
  一子之差五百金,一生失志几分钱?
  范西屏受邀参与藩王府一役,代表十七国手一方上阵挑战程兰如。没想到程兰如连胜十六阵杀至范西屏阵前,眼看就要完成全胜壮举之时,却竟然被十七国手中年纪最轻,资历最浅的范西屏逼入绝境。范西屏本已胜在眼前,平稳收官就将半子取胜。但恰在最后关头,范西屏酒后误事,下错一步官子,不多不少正好亏损一子,反而被程兰如夺下了半子之胜。至此,程兰如完成了气吞山河的对十七国手全胜壮举,成就了自己自二十多岁击败徐星友之后最气势恢宏——同时也几乎是唯一可以拿来说道的成绩。
  但是,在史料中,关于这次范西屏酒后误官子的记载却有着不少质疑,乃至旗帜鲜明地提出了另一种说法——范西屏是受贿输棋的。
  究竟真相如何,数百年后的我们或许已不得而知了。笔者只能说,两种记载都有可能。而根据后来程兰如的表现,以及考察其中动机来看,第二种记载为真的可能性更高。
  程兰如作为一代国手,在中国围棋史,尤其是清朝围棋史上是有着极高地位的。他被后世列为清朝围棋四大家之一,与范施并称,作为中国古代围棋巅峰时代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受到几百年尊崇,遗留下来的棋谱被视作珍宝,这都是对程兰如的肯定。
  但是,程兰如自己也无法回避的一个尴尬在于:他一生的辉煌几乎在他二十多岁击败徐星友的那一刻便达到了巅峰,那个巅峰成为了他之后一生都无法再度企及的高度。所有人提起程兰如,能想到的几乎唯一一件事就是他终结了徐星友时代。但除此之外,他似乎再没有留下太多印记。
  身为一个大国手,这样的成绩实在逊色了些。可是自从他击败徐星友之后,那十几年的程兰如时代确实乏善可陈,以至于所有人都宁愿去探寻彼时还未成人的范施都做了些什么,甚至去记述已经退隐武林的徐星友写了本怎样的书,也没有人洒下哪怕一滴笔墨去描述一下登顶天下棋界的程兰如曾有过怎样的风光。事实是:他其实也没什么风光可写,甚至他在京城还动不动被吴来仪等人击败过。
  一个人,年纪轻轻便取得巨大的成功,看起来似乎是上天对他的眷顾,其实又有多少人知道他自己的心里有多么不甘。眼看着自己早早到达了人生的顶峰,然后便不可阻挡地坠落,一生也无法再度企及曾经的自己,所有人都在谈论他的过去却没有人真正关心目前就站在这些人面前的他。这种对自己不甘心的感受伴随了程兰如自二十多岁之后的几乎整个人生。“程兰如,那个击败了徐星友的少年”,这渐渐不再是对他的褒奖,而成了一种诅咒。
  如果仅仅是这样,情绪上承受些打击,对于程兰如倒也并不是什么不可逾越的障碍。毕竟,他还曾有过那样的辉煌可以炫耀,无法逾越便无法逾越吧,无非精神上稍微苦闷点而已。可是真正致命的打击是,这种昔日的辉煌直接影响到了程兰如后期的物质生活!
  在程兰如刚刚登顶天下国手的那时候,他是公卿们眼中的宝贝,大家都争着用大价钱请他去下棋,去见识那终结了徐星友的棋艺。但是,随着挑战程兰如的人不断出现,也随着程兰如无法展现出如当年的徐星友那般强大的统治力这一事实被众人所接受,程兰如的地位便不可遏制地向着谷底坠落。既然吴来仪、梁魏今,甚至蒋再宾的棋力都可以跟程兰如不相上下,何必要花费大国手的价钱去请程兰如,而不请相对便宜而且性价比高得多的吴来仪、梁魏今们呢?
  程兰如就是这样一个被过去所禁锢的大国手,也渐渐变成了一个没有人理会的大国手。他过去所曾渴望的风光,成了一个看上去艳丽无比,内里却空无一物的空匣子。人们说起程兰如,便会谈论他当年如何迎难而上,大胜徐星友;人们评价程兰如的棋谱,一定会拿出他击败徐星友的名局逐步品评,仿佛他一生没有再下过其他对局;但是当人们说起请一个棋手来家中下棋的时候,程兰如却几乎是第一个被大家排除的人选。程兰如纵使抗议,人们也只会嘲弄似的回答:您是国手,咱们不请自然有人争着请,何必在意我们这一家呢?
  程兰如,这个顶着天下第一头衔的光辉名字背后,却是一个渐渐老去的孤寂身影。
  尽管人们印象中的程兰如仍旧停留在那个二十多岁的少年挑战者上,但其实雍正十三年的程兰如已经四十多岁了。而且,对于这个勾心斗角的棋界,以及那个名不副实的大国手之位,他其实已经渐渐厌倦了。
  那一年,江南之游后回到京城的程兰如,其实心底已经有了一个决定——他想引退了,尽管他还只有四十多岁。
  与其像无数前辈那样等到有人出来击败自己后再默默离开棋界,不如趁自己还下得动棋时,带着天下第一之名离开这是非之地。
  但他又不服,不甘心自己过去所创造的辉煌却成为自己一生也无法再度企及的极致,更不甘心自己引退之时,公卿大人们在心底却毫不在意地说:反正我们也不打算请那个人,他引退于我们何干?
  于是,这才有了藩王府程兰如宣战十七国手的壮举。程兰如要在自己离开之前,再创造一次辉煌,让所有人都为自己的棋艺震惊,就像当年自己击败徐星友时那样,然后他便在众人惊叹的目光中甩一甩衣袖,留给那些十几年来对自己不闻不问的人们一个伟岸的背影。
  所以,程兰如决不能输——即使对手是十七位国手级别的高手,对他来说哪怕输一局都是不可原谅的。
  这将是程兰如一生中最后的辉煌,他要用这一战来名垂青史,告诉所有人他程兰如并不是死在了二十多岁击败徐星友的那一刻,他称霸了棋坛十多年!
  所以,就像当年击败徐星友时一样,这一次对程兰如来说,也是即使不择手段也要胜的。

  不知是不是冥冥中天意与程兰如开了个玩笑,这个自以为二十多岁便得到上天眷顾的棋手,一生中最后的一次疯狂却没有在后世得到他想象中的认可。关于这次藩王府大战的记载,并不是出自他程兰如的传记,而是出自范西屏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范西屏才是主角,而程兰如只是一个配角,他之前那让人难以置信的十六连胜甚至只是一个背景而已。
  没有人记载程兰如如何先后击败了十六大高手,大家只关心范西屏如何遗憾地错失了一举登顶天下的机会,以及范西屏是否是为了钱财而违背了棋手道义。
  可怜的程兰如,他一定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生竟然一直是别人故事中的配角,以前是徐星友,现在是范西屏。
  为什么连胜十七高手这么辉煌的事情却居然没有记载,为什么没有人感慨于程兰如完成了这样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仅仅关注范西屏是否本该半子战胜程兰如?
  也许,只是因为——那一战,原本就不是一件值得大肆宣扬的事情,其中的黑幕大家心里都清楚,只是谁也不愿说出来,同时谁也不想为程兰如做这样的宣传罢了。
  当时的程兰如虽然凭借这一战暂时风光了一阵,但行贿赢棋这样的事情,真的只有范西屏一个人身上有此遭遇吗?究竟这一战程兰如是否真的是凭本事杀到了范西屏阵前,程兰如真的有如此强大的实力能够连胜十六大高手吗?
  这一切,只能成为一个谜了。古人不愿意为程兰如记载这样的事迹,甚至若不是范西屏恰好出现在那十七国手的名单中我们也许都无法知晓这段往事。既然如此,我们又何苦刨根问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