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03

方圆群英志——403

  那藩王府一战,程兰如得到藩王亲笔所书“天下大国手”五个字,这才是程兰如当时最大的获利。
  那位藩王是何人已不可考,但他的地位想必不低。得到了这位藩王的肯定后,程兰如终于回到了自己年轻时风光无限的那时候——史料记载,“一时,卿缙绅,具币相迎,声名藉甚”。
  这段记载,短短十三个字,却很耐人寻味。最刺眼的,是“一时”两个字。
  身为天下大国手,按照以往的记载,那都是无论走到哪里都被大家抢着花大钱往家里迎,以致甚至有记载某些大国手从不存钱,当天得到的银子当天一定花完,花不完就随便扔给附近路人,否则第二天银子又来了没地方装。
  而名列大国手名录的程兰如,却要凭借一场大战,才能“一时”享受这样的待遇。在藩王府大战之前,程兰如究竟过着怎样的日子呢?也许,只能靠大家的想象了。
  至少,短时间之内,程兰如的目的达到了。有了藩王亲手赠与的“天下大国手”名号这块金字招牌,程兰如再次成了抢手货,公卿贵族们终于再一次认可了他的价值,筹好银子往他手里塞。程兰如的名声,再一次响彻京城。
  但这一切,却让另一个人看傻了眼。
  范西屏看着自己车里那五百两黄金,再看看如今的京城大红人程兰如,他感到这五百两金子简直就是他的耻辱柱!
  “程兰如,你的辉煌,是我让给你的!那份荣誉和地位,本该是属于我的!”
  于是,从那之后,范西屏变了。
  那天,范西屏用马车载着这五百金,找了家京城最好的酒馆,大吃大喝了一顿。吃喝完,这车里还有四百九十多两金子,连拉车的马都累得气喘嘘嘘。
  接下来,范西屏做出了惊人的举动——他从马车里取出一块块闪着迷人光泽的金块,扔到了酒馆里的地上。
  “这金子,就舍给乡亲父老们了,我范西屏留之无用!”
  大家看傻了——天下真有人撒金子的,这事儿可是听说过没见过啊!
  范西屏却不是开玩笑。他驾着这马车,绕着北京城转了一圈,遇见有穷苦人家就把金子送到人家里去,碰上谈得上两句话的人就甩手扔给人两块金砖。那天的京城,拿到范西屏金子的人数不胜数,几乎一瞬间就传出了范西屏视金钱如粪土的传言。
  对于范西屏来说,这些金子就是他的耻辱,他不需要这些东西——即使他自幼跟着父亲受尽了穷苦日子,尽管他曾经为了这些金子放弃了自己的道义。
  那一天,范西屏终于意识到了——他一生所要依靠棋艺去追求的,绝不是金钱!
  程兰如,你这五百金,总算让我范西屏清醒过来了!
  从那之后,范西屏变成了一个真正的游侠。他无所谓在哪里下棋,无所谓和谁下棋,甚至有时无所谓下棋是输是赢。至于下棋赢来的钱财,他毫不吝惜,随手就送人。受过他救济的人无可计数,使得范西屏这个名字在老百姓嘴里就是一个英雄,就是一个正义的侠客,就像评书里那些劫富济贫的豪杰一般!
  看破钱财,只是范西屏改变的第一步。接下来,他很快迈出了自己的第二步——向程兰如发出战书。
  程先生,你从我这里夺走的,我要拿回来!

  收到范西屏的战书,让程兰如开始感到恐惧了。
  藩王府一战,程兰如费尽心机才以半子之差险胜,其情其景至今想来仍后怕不已。范西屏的自信沉着,以及那落子如飞的节奏,八方来袭的攻势,无一不让对手胆寒心惊。如今的程兰如,只想好好享受几年大国手的地位,然后便早早引退了事。若在这个时候输给了范西屏,那便要前功尽弃,功败垂成。
  范西屏,将来的天下本来就是你的,你又何苦要现在与我争夺呢?难道你就如此迫不及待吗?
  对于求战心切的范西屏,程兰如选择了躲避。但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公卿们过剩的热情,他恐怕躲不了多久。
  他需要一个人,来为他挡下范西屏的挑战!
  “所以,程先生你特意为此事来找我?”
  程兰如深深拜了下去,他知道自己这行为实在有失大国手风度,但是这也不过是为了能体面离开棋界而已——最后这几年,他不想晚节不保啊。
  “你是我在棋界唯一的朋友,除了你之外我不知道还能求谁……”
  看着低声下气的程兰如,那“朋友”笑了笑,默默看向了窗外。
  “当年你进京的时候,我差不多就是你现在这个年纪。”他缓缓说道,“如今范西屏二十六岁,和你当年挑战徐先生时差不多年纪啊。”
  程兰如低着头,一句话也没有说。
  在他的身前,那位朋友静默了许久,像一尊雕塑一般。
  “程兰如,你若一辈子不做国手,也许可以成为一个更优秀的人……”
  这声音,仿若锈蚀了的铁器一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