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04

方圆群英志——404

  雍正十三年,正要向程兰如挑战的范西屏,却意外在此时收到了一封向他发下的战书,挑战他的人,名叫梁魏今。
  数十年前就已在京城名声鹊起,屹立京师几十年不倒的棋坛老将梁魏今,主动向范西屏发出了挑战。这一战,是前辈向晚辈发起进攻,身为后辈的范西屏出于礼仪,没有拒绝的余地。
  程兰如就在那里,跑不了。既然如此,先应付完梁魏今,顺便涨我范西屏棋名,也好让程兰如避无可避。
  抱着这样的想法,范西屏应下了这次挑战。
  但他也许没想到——梁魏今这次发下的,是十番棋战书!
  十番棋,与一局决胜不同,是要以棋界地位和名声做赌注的,胜了就永远立在对手之上,败了就英名尽毁,拜服于对手身下!
  梁魏今堂堂京城棋界宿将,竟然愿意与范西屏下十番棋!这在当时,几乎没有人想得到。
  但是,毕竟只有这个办法才能尽量把时间拖长,为程兰如争取时间啊。
  梁魏今为了朋友,已经搭上了名胜地位了。
  第一局棋,不知在何处进行,也不知有何人观战,只知道——这一天的对局没有下完。
  范西屏的棋,不论何时都犀利得如同一柄柄利刃,应对抵挡之人稍有不慎就将四面楚歌,苦战难脱。强如程兰如、梁魏今,在范西屏的攻势面前都难以支持,不得不开始步步长考,苦苦思索。
  但对于范西屏来说,这样的棋招不过是寻常至极的下法,他根本不需要冥思苦想,只用等着对手落子,然后自己看看局面临时想出一招就行了。
  有人描述范西屏下棋时写道,对手紧锁眉头静静思索时,范西屏竟倒头大睡,鼾声如雷;等对手落完一子,大家叫醒范西屏,他乍看一眼棋盘,随手落下一子,然后竟继续倒头大睡,结果对手竟然无法应对!
  梁魏今这位纵横棋坛几十年的豪杰,现在就承受着这样的痛苦——面对范西屏,他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于是,当天天色已晚时,看着没下完的棋局,二人只得约定明日续弈,各回各家了。
  梁魏今回到家中时,却发现已经有人在等着他了——不难猜到,这个人正是程兰如。
  “梁先生,听说今天的对局没有下完?”程兰如有些焦虑地问道,“当前局势如何?”
  梁魏今无力地摇了摇头,没有说一句话。
  程兰如似乎早有料想,此刻早早便搬出了棋座,请梁魏今将今日的对局摆在棋盘之上。
  “程先生,莫非你想研究?”梁魏今问道。
  “我想……助梁先生一臂之力。”程兰如答道,“梁先生是为我出手,甚至不惜搭上自己的名誉。既然如此,我又怎能置梁先生于绝境,自己却不予理会呢?”
  听到这里,梁魏今又笑着摇了摇头:“程先生,你老毛病又犯了。”
  胜徐星友有众人支招,藩王府一役贿赂对手,如今梁魏今争棋他又跑来帮忙舞弊,程兰如这秉性实在有失国手风度啊。何况——他来支招,说起来是出于道义,其实不也就是希望梁魏今帮他挡下范西屏而已嘛。
  看到梁魏今拒绝自己帮助,程兰如似乎早有准备。他低声问道:“梁先生,面对范西屏那般凌厉的攻势,你不想知道该如何破解吗?”
  说到这里,梁魏今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动摇。
  梁魏今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棋痴,他下棋或许可以不为名利,但是若能一探棋中究竟,这魅力是他所无法抵抗的。
  “程先生,我确实想知道范西屏的招法该如何破解。不过……”梁魏今幽幽地说道,“以藩王府一战来看,似乎你也难以破解范西屏的攻势啊……”
  你程兰如当日与范西屏面对面对弈尚且没能实际取胜,如今躲在我后面跟范西屏下棋,岂有胜算?
  程兰如这时却微微扬起了嘴角。
  “即使我不行,可有一个人想必知道如何对付范西屏……”
  梁魏今一愣:“谁?”
  程兰如缓缓拍了拍手,一个年轻人缓缓走入了大堂。一看到那年轻人面庞,梁魏今的脸上便露出了惊异的神色。
  “你……怎么……”
  “梁先生……”那年轻人向梁魏今恭敬地行了一礼,“好久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