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05

方圆群英志——405

  第二天的对局,梁魏今第一子落定时,范西屏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一步棋,不是梁魏今会下出的棋。而这一步棋中,隐隐有一丝让范西屏感到十分熟悉的气息……
  几乎在那一瞬间,范西屏就明白了——有人给梁魏今支招。
  厚实,稳健,以守为攻,却又暗藏玄机的一手棋。能下出这手棋的人,必定是一个顶尖高手,当今棋界只怕也数不出几个。在这些人当中,能给范西屏以熟悉的感觉的,似乎一个也没有。
  为梁魏今支招的人究竟是谁,这引起了范西屏的警觉。
  具体到这手棋——精妙虽然已到毫巅,但是还没有真正突破范西屏的思路。针对这一手棋,范西屏其实早就备好了后手。只见范西屏似乎毫不做考虑,立刻应下了下一手棋。
  这手棋一落,梁魏今的脸上分明是大大出乎意料的表情——很明显,不论是梁魏今本人,还是给梁魏今支招的人,都没有看到这一手棋。
  范西屏的思路,走在了梁魏今等人的前面。梁魏今看着棋局,渐渐又陷入了苦思。
  “输了?”程兰如惊讶地看着梁魏今,“这怎么可能?我们三人昨晚研究探讨了整整一夜,已经穷尽这一招的变化,范西屏绝无可能占得便宜,你本该胜定的啊!”
  “范西屏只看了一眼,就下出了一招我们三人昨天一整夜都没有想到的招法。”
  程兰如瞪大了眼睛,难以相信他所听到的一切。
  “如果是范西屏,确实有这种可能……”
  说话的,是独自坐在一边的那个年轻人。
  “梁先生。”那年轻人向梁魏今深深行了一礼,“请把棋局摆出来让我们看看吧。”
  范西屏那一手落到棋盘上的一瞬,程兰如惊讶得目瞪口呆,而那年轻人则陷入了沉思。
  对弈不像打架。三个打一个,手多两倍,拳快几分,对手自然难以招架。下棋,比的是思维,三个人一起研究一样会有盲点,一个人单独看同样能有灵感。看不到的地方,即使三个人一起看也仍旧看不到。
  梁魏今等三人,都被范西屏轻易地骗了过去。
  年轻人沉吟良久,终于缓缓说道:“程先生,梁先生,请恕晚辈冒犯。范西屏,不是二位单独可以应对得了的对手。”
  梁魏今和程兰如都默默低下了头,叹息了起来。
  “我不过是想过几天清静日子,想不到却把梁先生给拖下了泥潭,实在惭愧……”程兰如带着歉意对梁魏今说道,“但如今势成骑虎,接下来还有九局棋,我们唯有全力支持梁先生,帮你挽回些声誉了。”
  梁魏今却默然无语。
  之后的对局,这整个十番棋,几乎没有一局棋是在一天之内弈完的。
  每次棋局弈到一半,回到家中,梁魏今都会与程兰如和那年轻人探讨棋局,寻找下一手的最佳着点。三人每每讨论到深夜,直到确信某一点是万无一失,必定让范西屏无计可施。但到了第二天对弈,一见梁魏今施展出那一招棋,范西屏却从来都不假思索,随手应对,而每出一招都大大出乎梁魏今意料,乃至不知如何应对。
  梁魏今、程兰如和那年轻人合三人之力,竟仍难以奈何范西屏分毫!
  最终,这次十番棋以范西屏大胜而告终。具体其中胜负几局,因资料不全,无法得知。但可以确定的是,范西屏以这次十番棋,漂亮地将梁魏今等三人击溃了。经此一战,范西屏棋力竟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京城棋界一时之间似已再无敌手!
  除了程兰如——彼时京城人尚不知程兰如其实已经躲在梁魏今的身后败给了范西屏了。
  这一次,程兰如只怕再无可避了。
  明知这一战必定会输给范西屏,程兰如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只觉坐立不安,仓皇无措。
  正在这时,那年轻人找到了程兰如。
  “程先生,梁先生既败,棋界只怕再无人敢当范西屏之锋。先生与范西屏之战,恐怕无法避免了吧。”
  程兰如听到这里,只得默默叹气,暗暗感慨宿命报应——范西屏就是来终结他的时代的,就像他当年终结了徐星友一样。
  但那年轻人突然话锋一转:“除非……”
  除非!
  程兰如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的曙光一般,瞪大了眼睛望着那年轻人。
  “除非……”年轻人笑道,“我去找范西屏——而他必定无法拒绝我的到访。”
  这正是:
  寒门院里花遍野,国手府中西风烈。
  纵教三杰胜孔明,羽扇轻摇樯橹灭。
  欲知后事如何……

  那天,京城,范西屏住处。
  范西屏拉开家门,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面孔。
  这张脸,似乎曾在哪里见过,但却又分明不记得这成熟稳重的气质。
  “你是……”范西屏犹疑地问道。
  “果然,你已经不记得我了……”门外的年轻人笑道,“也难怪,我们毕竟多年未曾相见了,上次见面时我还是个十五岁的孩子呢。”
  听到这里,范西屏感到自己沉睡的记忆似乎随着血液一起沸腾了起来!
  “难道……你是……”
  年轻人向范西屏深深拜了下去。
  “师兄,多年不见,别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