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06

方圆群英志——406

  上回说到,范西屏进京两年,仗义灭棋霸,恶战程兰如,大破梁魏今,可谓出尽了风头,一时之间盛名竟超过了在京城称霸多年的五大国手,隐隐已有登顶天下王者位的趋势。就在范西屏打算再进一步,击败程兰如,夺下天下第一之名的时候,有一个他没想到的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那张成熟的面庞中,隐隐还带着一丝往日的青涩之气。再次看到这张脸的时候,范西屏静静地感慨着时光荏苒。
  距离华亭一别,十年了。
  当年华亭离别时,我们互相间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吗?
  “等我们再见面的时候,我要你变得更强,强到可以击败我……”
  一阵轻风,带着些许寒意,让睡梦中的范西屏猛然惊醒。
  昨日如梦。
  范西屏缓缓坐起身子,看到眼前平湖张府客房内的陈设,默然良久。
  隔壁的房间,传来了棋子落到棋盘上的声音——看来施襄夏醒得比他早。
  回想起梦中那熟悉的情景,范西屏的脸上不自觉地浮现出一丝苦笑。
  一回首,那已是三、四年前的事情了。
  这一切,莫非仍是在梦境中?还是那梦境,不经意地被他带入了现实……

  平湖张府,范施决战,前三局,是范西屏两胜一负暂时领先。
  今天将进行的,是第四局的较量——施襄夏执白。
  这一天,张府中又迎来了几位新的客人。除了棋手之外,文人墨客,当地贵族也来了不少,这张府一下子便热闹了起来。
  新来的客人当中,有一位老者十分引人注意。
  “梁魏今……”望着正在向张永年行礼的那老者,吴来仪和蒋再宾不觉低声惊呼了起来。
  “梁魏今来了,看来程兰如想必也在此地……”吴来仪愤愤地说道,“四年前藩王府一战,让程兰如出尽了风头,我正愁没机会报仇呢。今日若程兰如来了,我必定先去会他两百回合。”
  “哼!吴兄,你恐怕忘记了什么事情吧……”蒋再宾不屑地冷笑道,“范西屏在此,程兰如岂敢出现?要想做程兰如的对手,你还得排在范西屏后头呢……”
  “蒋再宾,你这无礼的家伙!至少我还能排在范西屏后边,你要做对手,还得先过我这关呢!”
  “到了棋枰上,还不知道谁胜谁负呢,你竟在我面前狂妄起来了?”
  俩人不知不觉又斗起嘴来了,吵了个天昏地暗。
  众人正被他俩的争吵吸引了注意力的时候,梁魏今在张永年的带领下,默默向范施二人的客房走去了。
  “范西屏,看来你的病好了……”梁魏今笑着对范西屏说道。
  坊间传言,这三年范西屏一直卧病在床,因此这三年范西屏没有与任何人对弈。
  范西屏心领神会,微微欠身,笑着向梁魏今行了一礼:“说好了大病三年,西屏可是一天也没有落下,梁先生可亲眼所见了……”
  二人哈哈大笑,谁也不说破其中玄机。
  “只是,这大病初愈,就要与施襄夏十番决战,其中滋味想必也不好受吧。”
  范西屏脸上的笑意,微微僵硬了些。
  “师弟的棋,进步神速,我已感吃力了。这十番棋,胜负只怕还真不好说。”
  “我说的‘滋味’,不是这个……”
  范西屏却沉默了起来,再不回答了。
  梁魏今缓缓叹了口气:“我想,施襄夏心里大概也不轻松吧。”
  说完,梁魏今转过身,向大堂走去了。
  “梁先生……”范西屏突然喊道,“师弟的房间就在前面,你不去跟他见见面吗?”
  梁魏今大笑道:“不必了。我想对施襄夏说的话,七年前已经说尽了。”
  七年前?
  范西屏愣在了原地——施襄夏棋力大进,乃至如今能与自己一争高下,算起来正是从大约七年前那时开始的……
  七年前,梁魏今曾对施襄夏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