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07

方圆群英志——407

  棋盘之上,风云再起。
  施襄夏执白军帅印,雄踞西北、东南二营。范西屏掌黑阵军旗,稳守东北、西南两隅。
  “师兄,得罪了!”施襄夏一声大喝,麾下白军顺势冲出——大战起,风云变,又是一场龙争虎斗!
  两军斗阵十合后,施襄夏又一子落定,众人看去,不禁为之一惊——
  双飞燕!
  东北阵前,黑军主将稳守主营,白方却遣出两员大将分别从两个方向夹住范西屏,虎视眈眈。
  范施二人之前的对局从未出现过双飞燕一招,范施各自的棋谱中也极少有以双飞燕出手的招法。何况,这一招这十多年早已不在棋界流行了,当年周懒予所创的两压双飞燕几乎摧毁了这一传统攻击招法的前途。正因如此,当施襄夏亲自下出双飞燕一招的时候,连范西屏都为之一惊了。
  师弟,你忘了当年在华亭,钱先生曾怎么给我们讲解过双飞燕吗?
  “布局当从容。”钱长泽在年轻的范施面前缓缓说道,“双飞燕这种紧凑的招法,不适合出现在布局当中,所以这一招必定是有死穴的,只是几千年来这个死穴一直没有被找到。本朝初大国手过百龄开创倚盖起手势,随后的大国手周懒予先生又在此基础上找到了两压应双飞一招,这便是真正找到了双飞燕的死穴。双飞燕,是逼对手从一布局就露出形状的强硬手段,但是两压一招以强对强,只要应对无误可保证双飞燕占不到便宜,而双飞燕本身却主动将自己分成两块弱棋,布局之后必将两处受制,绝无有利之理。所以,布局双飞,起手太紧。”
  这段话,始终印在范施二人心中,多年不曾有过怀疑,日后他们又分别将这个道理记述于各自的著作中。起手不宜双飞,这是范施都明白的道理。
  可是,为什么施襄夏竟下出了双飞燕这一招呢?
  坐在不远处观棋的梁魏今,却明白了施襄夏的心思:施襄夏这是渴望一战!
  ——施襄夏,你露出獠牙了……
  双飞一出,必以两压应对。范西屏静下心来,迅速调度开东北大营将士。只见黑军刀枪并举,左右横扫,施襄夏奋力接下黑方兵刃,十余合战得火花四溅。
  再看局面,黑军内守住主营城池,外隐隐通向中腹,几乎毫发无损。白军两路军阵虽都暂无性命之虞,但各自形中都留有隐患,随时可能被范西屏强攻,到时必定难以脱身。
  此战究竟哪一方得利,还难有定论,得看施襄夏如何应付范西屏即将到来的攻势。但施襄夏却早有主意。东北一战后白军两支孤军,看似左右难以兼顾,但其实也并不需要想出什么左右兼顾的办法来——光想着防守,永远防不住,尤其是做范西屏的对手时。施襄夏军令一掷,白军偏将飞一般从上方孤军中冲出,直奔西北角而去。
  西北角上,白军主营旁,尚有黑军挂角一子,此时立刻陷入被白军夹击的困境。施襄夏这一夹,既是攻击这西北黑军弱子,同时又是扩张自己上方孤军,将孤军转成军阵,乃是以攻代守的好手!
  范西屏,你敢不应吗?
  若应,则中了施襄夏计策,接下来的战局将由施襄夏主导。若不应,西北孤子必定难以保全,范西屏最多吞下施襄夏东北角另一队孤子以弥补损失,但这一下转换的结果仍将是施襄夏获利。
  别无他法,唯有先救西北,再攻东北了。想到这里,范西屏将西北孤军向中腹跳起——施襄夏,我要救这队孤军。
  施襄夏暗笑——师兄,这下你进到我的节奏里来了。
  只见西北白军突然向中腹飞出一员上将,斜刺里拦住黑孤军去路——这一招,范西屏认得,乃是他与施襄夏同创出的“五六飞攻”!
  五六飞攻,暗藏玄机,一旦强攻入其中则将处处受制,难以施展手段,乃是棋盘上的“八卦阵”。遥想这十番棋第一局,范西屏便是在应对五六飞攻一招时一味用强,这才导致陷入了苦战的。
  范西屏知道其中利害,此处决不可强突。五六飞攻,攻强而守弱,身后空虚是其弱点。范西屏避实击虚,突入敌后,杀向西北白营身后而去。
  白营顿陷危机,众将急忙望向主帅。施襄夏暗暗赞叹,师兄果然精通韬略,无愧名将之名。但施襄夏却也不慌——因为他早已看出,师兄在突入西北之前少走了一步棋,而这一步棋的变化在战事进行十五六合之后将产生天差地别的影响。
  师兄,论灵机妙手,天下无人能与你相提并论,但你的弱点却也恰恰在这里——不假深思,随手过多,作为对手只要把握住你留下的哪怕一瞬间的空隙就能看到战胜你的希望!
  只见施襄夏调度之下,白军主将大军虽被范西屏一刀斩作两截,却各自都无乱象,阵型依旧严整,步伐整齐如故。不出十合,白西北大军已将主营安全转移,在上方稳稳建下一座营寨。西北大营一旦安稳,再看西北战局,位于白军层层围困中的黑西北挂角军立刻便危机四伏了!
  这时,范西屏之前少走的那一步立刻便显出了差别来——偷袭西北白营之前,范西屏若在上边先攻一招,逼白军略退一步,则上方黑军就有了生根的空间,此时便已无性命之虞,可脱离战场转攻东北了;偏偏少了这一步之后,如今西北白营稳稳立住阵脚,黑军却无立足之地,竟陷入了生死之境,不得不快步出逃了。
  如此一来,战局就正式落入了施襄夏的控制之中——西北一战,范西屏失势!
  围绕着对方的西北孤军,施襄夏远布疑兵,近施兵刃,杀得困境中的黑军草木皆兵,难以抵挡,只得勉强保住性命,还哪有余力顾及其他。借此攻杀之力,施襄夏巧妙地又安顿好了东北角上的孤军,同时在全局四处捞取优势,只见全局白军片片兵势雄壮,黑阵处处残垣断壁,优劣自明。
  范西屏随后尽管奋力攻杀,却始终难耐施襄夏令人恐惧的掌控力。施襄夏的棋虽无天外飞仙的天才招法,却总能以最实惠的招式牢牢把控局面,几乎不露出半点破绽,这一点恰恰是随手偏多的范西屏棋艺上唯一的缺陷。
  最终,这一战以施襄夏大胜七子半告终。在范西屏的面前,施襄夏以自己少有的主动出击争得先机,凭借范西屏一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随手失误而取得优势,随后又依靠自己无懈可击的运行之力稳稳将局面保持到官子结束,最终取得了一场经典的“稳健胜利”,将十番棋的总比分扳为二比二平手。
  施襄夏的獠牙,让范西屏感到剧烈的疼痛了。
  回顾这前四局棋,每一局范西屏都陷入了苦战。第一、三局范西屏使劲浑身解数才终于翻盘成功,勉强夺下了胜利。但二、四两局却实打实是施襄夏的胜利,范西屏竟被他那个凡庸的师弟摁在地上狠狠揍了两局。
  堂堂天才范西屏,居然在施襄夏面前屡屡中计,而施襄夏用的都是经典计谋,几乎没什么奇思妙想!
  施襄夏的功夫,究竟强在了哪里?
  莫非,关键就在七年前梁魏今对施襄夏说的话上?
  “施襄夏……”范西屏默默地低声问道,“七年前,梁魏今先生究竟对你说了什么……”
  七年前的你,分明还不是我的对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