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08

方圆群英志——408

  那天深夜,范西屏静静坐在张府的凉亭中,默默回顾着今天的对局。
  即使这局棋已经结束了许久,但施襄夏那无懈可击的招法仍然让范西屏的后辈冒起阵阵寒意。
  “四年前,我们初次相识,也是这样的场景啊……”
  身后传来了梁魏今苍老而悠闲的声音。
  范西屏微微心惊,急忙向身后看去。梁魏今正微笑着,向他走来。
  四年之间,棋界已经风云变幻,当年的小辈范西屏如今已经登顶天下,而彼时的前辈梁魏今却早已隐于市野了。
  “梁先生,当年的恩怨已过去了,何必再执着呢?难道事到如今阁下还要为我当年坏了您一世英名而记恨我吗?”
  梁魏今大笑了起来:“你当初十番棋把我打下京城名宿的位子,换了别人这仇只怕四五年还真消解不下去。可我梁魏今偏偏不在乎——你是货真价实赢了我,我输给你也不算丢了一世英名啊。敢问当今天下,有几个人能在你面前胜负相当?”
  ——施襄夏……
  范西屏苦笑着摇了摇头。
  一老一少,同坐于凉亭中。月明星稀,默然无语,却又各有心事。
  “梁先生,七年前你教了施襄夏什么?”
  梁魏今愣了愣,但很快了然了范西屏的言外之意。
  “以施襄夏今时今日的造诣,我又能教得了他什么呢?”
  “当年华亭分别之时,师弟的棋艺还远在我之下。”范西屏低声说道,“后来在京城再聚,施襄夏的进步让我惊讶得目瞪口呆。我想不明白,那几年我在京城饱经历练,应当也非吴下阿蒙了,施襄夏的进步怎么可能比我还快。中间那几年一定出了什么事情。梁先生,你说你曾在七年前对施襄夏说过些什么,我想这必定是施襄夏突飞猛进的关键。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话能让施襄夏如此进步神速?”
  范西屏焦躁地说着,梁魏今却只是微笑着看着范西屏脸上那几乎从未有过的焦虑。
  “范西屏,你怕了……”
  范西屏一愣,刚想要辩驳,却发现自己辩无可辩,只得低下了头。
  梁魏今笑道:“你一生中最怕的事情,恐怕就是这个了吧。你从小就保持着在你师弟面前的优越感,所以被他赶上是你最恐惧的事情。为了不被他赶上,你才拼命历练自己,乃至有了如今天下第一的棋豪之名。但是,范西屏,从今天的棋来看,你似乎不如四年前与我交手时那么不可阻挡了。”
  范西屏锁紧了眉头:“先生,此话怎讲?”
  “这几年,坊间传言你病了,我看不假……”
  “那是装病,先生你是知道其中隐情的,何必装模作样。”
  “说你病,你确实是装的,但是你也确实有心病。”梁魏今笑道,“在京城把程先生吓走之后,你的心思就变了。以前你为了不让施襄夏超过你而拼命磨练棋艺,而这几年你仗着自己已经天下无敌,就荒废了练习,于是你便止步不前,以为足以一生压制天下。但你没有想到,在你装病的这几年里,施襄夏为了击败你却一刻也没有停下来过。施襄夏刚到京城的时候,其实仍然稍弱于你。可从今天的棋,以及之前的三局棋来看,你在他面前已经没有任何骄傲的资本了。若再不用心起来,你将就此被施襄夏超越,你所依赖的骄傲感将从此荡然无存,你的传奇将成为施襄夏人生中的一个注解,后人将只会赞扬施襄夏,而忘记范西屏。纵使你是万中无一的天才,光凭天赋也无法让你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这一番话说完,范西屏陷入了沉思。
  这几年,我范西屏究竟是装病,还是真的病了……
  “梁先生……”范西屏缓缓张开嘴,悠悠地问道,“如今我只求你正面回答我一个问题——当年,你究竟对施襄夏说了什么?”
  梁魏今笑着撇了撇嘴,站起身子,拂了拂衣袖。
  “明天的棋,你如果赢了,我就告诉你。”
  说完,梁魏今放肆地笑着,转身离去,只留下范西屏一人独自在凉亭中沉吟着。

  时隔一日,枰上硝烟再起,风云变色。
  范施两大名将互换方位,黑白二军隔空相望,又是一片战意肃然。
  战事一开,两军布阵。十余合后,黑白皆堂堂正正,气势雄壮,真正是难分伯仲的两位阵法高手的较量。
  战至十四合,施襄夏又率先亮出了自己的兵刃——黑十四,关!
  求战心切,施襄夏这是渴望证明自己已经强于自己的师兄了。
  只见东南一角,在白军大飞主营面前,黑将向中原跳出一员偏将,隐隐威慑着白营身后的大片城池。
  这一招,范西屏分明记得清楚——就在第三局中,施襄夏便是用这招关向自己发难的。当时范西屏不以为意,结果遭到了施襄夏凶狠地追击,主营几乎动弹不得,还让施襄夏建起厚势巨阵,险些酿成大祸。如今施襄夏故技重施,分明是想用同一招再赚得优势,以便再将范西屏逼入苦战。
  这几年,施襄夏一刻也没有停下,每天都为了击败他的师兄而磨砺着自己。范西屏感到了一阵压力。
  但这一次,我绝不能再让你得手了,师弟!
  白军主营中飞出一员大将,斜刺里拦住了东南黑军前路——五六飞攻!
  师兄也发力了。施襄夏警觉了起来。
  黑军寸步不让,硬生生顶上前去,结结实实地拦在了黑军面前。范西屏也不甘示弱,遣白军主营将士倾巢而出,狠狠逼在黑军防线身前。双方刀盾相抵,犹如两位猛士角力,谁也退不得半步。
  就在这角力中,范西屏的白27一招出手了——这一手棋,他没有选择更稳定而且力量更大、棋型更厚的长,而是选择了更重视进攻,同时也露出更多破绽的扳。
  长和扳,一路之差,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此时局面下,看起来似乎长亦可,扳亦可,无所谓高下之分,各有千秋而已。但是,棋之精妙,就正在这些难以发觉的细微之处——此处扳,乃是范西屏精心准备的陷阱。
  施襄夏此处退让不得,于是凶狠地从这招扳露出的断点间砸过去,看起来似乎一刀便将这招扳从白军防线上给砍了下来——至少表面上,范西屏似乎是被砍去了一个小指头。
  战至四十余合,东南一战局面隐隐有了眉目——白军稳守主营,牢牢控制住了东南至东边的二十余座城池;黑军则布下一座长城,从东南一隅直插入中原,雄壮浩瀚,使得南边阵中孤零零的一粒白子显得异常弱小。
  黑方能取得如此厚势,当毫无疑问是施襄夏布局成功吧——但范西屏却笑着摇了摇头……
  师弟,这次的布局,是你大败了。
  不知不觉间,方才被黑军狠狠斩下来的白27一子微微动了起来——这恐怕并不是一个被砍下来的小指头,它内部其实藏着一支大军!
  以战争来比喻,这白27一子就是范西屏的“木马计”!
  只见范西屏看时机成熟,一声令下,白27一子中顿时源源不断地杀出一员员战将,出现在原本雄壮无比的黑军长城内侧!几乎眨眼之间,白军势力将黑军的势力范围给搅了个天翻地覆,可怜施襄夏苦心经营的大长城顿时成了一个摆设,长城内外的城池都姓了白——好端端的长城,没了身后要保护的城池,一眨眼便成了根烟囱。
  至此,黑军厚势尽破,甚至自身生死都成了问题,白棋立刻取得优势!
  那看似可扳可长的白27,其实隐藏着无尽玄机。范西屏的扳,其实从一开始就算准了之后五六十个回合的变化——这正是他布下的陷阱!要破解施襄夏那无懈可击的防守,就必须要提前五六十步布下陷阱,这样才能瞒得过施襄夏的眼睛!
  如今局面已大不利,施襄夏在这十番棋中还是第一次在布局之后出于落后的局面。如何扭转局势?
  施襄夏硬着头皮开始了长考。只见他每一步都冥思苦想,招招都暗藏杀机——若换了别的对手,施襄夏任意一次奇招想必都能奏效,这局棋立刻就能扭转乾坤。可是,在范西屏的面前……
  只见范西屏落子几乎尽数不假思索,往往施襄夏费尽心机考虑出的一着棋一落,范西屏略看一眼便已胸有成竹,落下一子便轻易破解施襄夏陷阱,反而以最严厉的变化狠狠教训施襄夏一顿。如此循环往复,施襄夏竟然是一步错,步步错,每次想以奇招扭转局面都导致自己反而遭受损失,于是越输越多,整局棋竟至到了不可收拾的局面!
  至全局结束,施襄夏仅仅源于对白27一子的应对略有失策,竟导致局面从此兵败如山倒,最终输了十四子半!
  十四子半,那可是近三十目棋!
  这一局,是范西屏一生的名局。整局棋范西屏处处料在敌先,又招招打在痛处,竟然让那个棋招几乎从不留破绽的施襄夏防不胜防,惨败而归!整盘棋看下来,范西屏几乎没有一招恶手!范西屏的血气,在这一局棋中被燃烧到了极致。
  ——师弟,我要让你知道,你想赢我,还早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