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09

方圆群英志——409

  “好一盘名局,范先生果然是千古奇才。”梁魏今笑着叹道,“只要你肯下功夫,你的棋艺便还有无尽可能,不是吗?”
  范西屏静静接受了梁魏今的夸奖。
  “多谢梁先生昨夜凉亭的一番话,西屏真是如梦方醒,茅塞顿开。天下从没有不钻研棋艺的国手,世间大道莫不如此。西屏当从此谨记梁先生教诲,绝不敢相忘。”
  梁魏今笑道:“但范先生可不要因为这一局就掉以轻心啊。施襄夏这个人,决心和毅力都异于常人,你今日大胜他一局,他必定痛定思痛,棋力又要再上一层楼。你明日再与他对弈,恐怕他的棋艺又要让你叹服了。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你的对手是施襄夏,你就别想有半刻清闲了。”
  “西屏当牢记先生教诲,终生不忘。”
  看着向自己深深行礼的范西屏,梁魏今笑着摆了摆手,转身便要离去。
  “梁先生……”范西屏突然喊道。
  梁魏今停住脚步,静静等着范西屏问出那句话来。
  “七年前,你究竟对施襄夏说过什么?”
  梁魏今微微地笑了。
  这正是:
  岂曰国手便王霸?自古圣人无闲暇。
  七载之间一席话,当湖从此棋两家。
  欲知后事如何……

  数日后,浙江平湖某茶楼……
  “梁先生,那范西屏如今……”
  看着眼前这程老头焦虑的面孔,梁老头嘿嘿地笑了。
  “范西屏的病……”梁老头使坏似的故意把声音拖长,吊着这程老头的胃口,“已经痊愈了。”
  程老头仿佛遭遇晴天霹雳,一时间脑中一片茫然。没过多久,他像是想起什么要紧事似的,急匆匆跑下床,开始慌慌张张地收拾自己的行囊。
  “程先生,你这是干嘛?”
  “我还能干嘛?”程老头忧心忡忡地答道,“范西屏既然病好了,那他肯定得来找我啊!如果被他知道我也在浙江,我不就跑不掉了吗?得趁他还没发现我在这儿,我要赶紧走才行啊……”
  梁老头哈哈大笑:“程先生,你多虑啦!”
  程老头突然愣住了,急匆匆收拾着行囊的手也不自觉停了下来。
  “多虑?”程老头问道,“难道说,范西屏不会来找我了?”
  “您恐怕今生今世都不必有此顾虑了。”
  “哦?何出此言?”
  “我在张府看了范施十局棋……”梁老头笑道,“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如今范西屏的心里,已经没有别的对手了——你程老头,已经不再是人家的仇敌了。”
  程老头呆立在原地,也不知脸上究竟是喜是愁。
  “那……范西屏现在……就认施襄夏了?”
  “恐怕天下也只有施襄夏能称得上是他的对手了……”
  “可是……你怎么知道范西屏怎么想?”
  “因为……”梁老头笑着答道,“他缠着我问七、八年前我们与施襄夏相遇的事情,我就全告诉他了……”
  七、八年前……
  程老头微微眯起眼睛,像是回忆了一阵。随后,程老头如释重负地笑了。
  “如果范西屏知道了那段故事,他应该也就真的不会在意施襄夏之外的任何一个对手了吧。”程老头笑道。
  七八年前——那时候,施襄夏还是一个文质彬彬的书生呢……

  这个命题很专业,笔者可不敢随便乱讲,就说说直观的感受吧。
  相对于各方面实力均衡而且强大的黄龙士,范施两人更像是黄龙士在某一方面上的延长线。范西屏的奇思妙想要胜过黄龙士,堪称古今无双,但是他的随手偏多,稳定性差于黄龙士。施襄夏在局面掌控力上优于黄龙士,算得上史上第一,但是在极端局面下的天外一击上远远达不到黄龙士的水准。总的来说,黄龙士各方面能力最平均,而范西屏胜在天才,施襄夏胜在稳定。
  当然,这是以这三个人互相作为参照得出的结果,不能说范西屏随手多所以就弱,施襄夏没妙手所以不强。范施的弱点再弱,也比一般高手要强得多,他们三个站一排,基本上所有能力都是强于他们各自同时代的其他高手的。
  如果要是这三个人互相之间进行较量,排除不同时代流行的定式和布局套路不同等因素,三个人之间的胜负可能都只取决于临场状态甚至运气,难以真正分出高下来。事实上,笔者也一直不认为技艺是可以分出胜负的,不管棋艺、功夫、军事才能或者文学功力,这些能力都只能分档次,谁和谁在一档,谁比谁高一档或低一档,仅此而已。硬要把同一档次的人分高下,以某一场较量的胜负说谁强谁弱,其实很不科学,毕竟一场较量的胜负随机性是很高的,可能换一天比胜负就颠倒了。真实历史不是评书,绝不是武将排行榜排名靠前的碰上了排名靠后的就一定赢的。笔者认为黄龙士和范施是处在同一档次的顶尖高手,他们之间没有绝对优劣,可以共同冠以古代中国最强棋手的名号。
  这个应该不算打哈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