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12

方圆群英志——412

  看着每日在闲散的日子中仿佛自得其乐的儿子,施绍暗的父亲却感觉不到那份表面上的平和。他知道,在施绍暗的那份淡然之下,其实掩藏着一份深深的不甘。出于孝道,不愿让自己的父亲担心,施绍暗将所有的眼泪都埋在了心底深处,脸上始终洋溢着浅浅的笑意。
  然而,知子莫若父,施绍暗的苦涩,岂能瞒得住他的父亲。
  父亲好弈,海宁一带有他几个十分要好的棋友。父亲暗暗向这几位好友提出了一个请求。
  于是,在施绍暗回到海宁之后,总是隔几天便有海宁当地的棋手来施家做客。这些棋手,都是被父亲的那些棋友们说来的。素来好弈的父亲在欢迎之余,自然要与这些人下上几局,下着下着便会说起自己的儿子与上海那个大名鼎鼎的范西屏是师兄弟。棋手们听了,自然好奇心骤起,便忍不住技痒要与施家公子也对弈几局。
  这时候,纵你再怎么说自己不是棋手也没有用了。
  一经交手,海宁当地的棋手们便被震撼了。
  施绍暗虽不是范西屏那样的天才,但毕竟是在与范西屏的历练下成长起来的,加上他学艺的那七年简直是废寝忘食,没日没夜,水平已与浙江名宿俞长侯不相上下,海宁当地棋手岂能是他的对手。于是,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施绍暗的棋名便在海宁一带传开了。
  海宁人说,施家公子的棋力,足以称当朝第一品。
  第一品,也就是与当朝国手程兰如等人在一个水平线上,完全有资格自称国手了。
  自言非弈人的施绍暗,却不知不觉间有了“第一品”之名。这也真是讽刺。
  就这样,不咸不淡的日子缓缓过去了两年。到了雍正八年,施绍暗二十岁,可以行冠礼了。父亲为施绍暗取了“襄夏”二字作为字。从此之后,施绍暗将以施襄夏之名出现在天下人面前。
  那一日的冠礼,想必十分隆重。以施家在海宁一带的地位,必定有许多治学之士前来祝贺。
  那天的仪式结束之后,施襄夏一家人送走了所有宾客,父亲突然缓缓从屋中取出了一袋钱,放在了桌子上。
  施襄夏不解其意,默默等待着父亲的教诲。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父亲笑着说道,“男儿当志在四方,襄夏,你不可以就这么终日呆在海宁。对你来说,外面的世界更加重要。父亲很早就下定决心,在你成人之后要让你离开这里,出去见见世面。这些银两,就是为这一天准备的。你要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决不可寓于一隅。父亲等待着你下次回来的时候,能功成名就,天下闻名。”
  父亲的脸上,满是期待。
  施襄夏恭敬地向自己的父亲深深拜了下去。
  “儿谨遵父亲教诲,必不负父亲所望。”
  那一年,二十岁的施襄夏离开了海宁——他也许无法想象,这一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