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16

方圆群英志——416

  那天从岘山回来,施襄夏突然变得无比渴望对局。程兰如不知道其中缘故,但仍然答应了施襄夏对局的请求。没想到,这局棋施襄夏的棋风突然大变,他不再追求那些自以为玄妙的新手,而选择将自己的棋弈得万无一失,同时又飘逸自然,追求对大局的强大掌控力。程兰如照着施襄夏的软肋打过去,却感觉自己的招法像是一柄剑砍在了水中,虽然将这片水砸开,却溅起了无数水花,反而让这片水的范围变得更加宽广了。程兰如退守本阵,则施襄夏的阵势就如同洪水一般在全盘弥漫开来,气势逼人,使得程兰如竟不知该如何抵挡。
  那是第一次,程兰如在施襄夏的面前感觉到了吃力!
  “梁魏今,你教了这小子什么?”程兰如微微有些惊恐地问道。
  梁魏今笑了笑:“我教他登山了。当时也叫你了,谁叫你不去呢?”
  从那天之后,几乎是一夜之间,施襄夏的棋顿生剧变,棋力陡然提升,竟杀得程兰如、梁魏今再也无力让他一先,甚至即使对子也偶感吃力了!
  无疑,施襄夏的棋力就这样毫无征兆地,突然跃升到了天下顶尖高手的行列当中!
  施襄夏的蜕变,成为了程兰如、梁魏今南游对中国围棋史最大的贡献。
  那之后又过了两年,梁魏今和程兰如终于决定启程回京了。他们离开京城棋界也确实太久,有必要回去镇镇场子了。但究竟是什么契机使得他们俩最终决定在这时回京的呢?没有记载,只能想象了。
  现存的施襄夏与梁、程的对局,绝大多数是出自三人在江南共同游玩的这段时期。因为这两人回京之后不久,就先后引退了。
  这些对局中,看来并没有留下多少施襄夏早期与二人的对局记录,因为这施程六局,施梁六局共十二局棋中,施襄夏的成绩是——十一胜一负。其中施襄夏执白八局,七胜一负(输给程兰如一局),执黑四局,全胜。
  看这个成绩,您应该已经感觉到了当年程兰如和梁魏今所感觉到的事情——
  施襄夏棋风大变后仅仅两年的时间里,他的棋力实际上竟然已经超越了两位称霸棋坛多年的老国手!
  “梁魏今,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程兰如几乎愤愤地吼道,“你为我们培养出了一个最可怕的敌人!这个人的出现,将把我们和整个京城棋界所有高手全都赶出棋界的中心!我们所曾经拥有或者争夺过的全部荣耀,都会被这个曾经的庸才夺走!你毁了我们所有人的前程!”
  梁魏今的脸上却仍旧是那副和蔼的笑容:“程先生,棋界本来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的,你又何必如此气愤呢。你自己,不也是当年击败了徐先生才取得如此地位的吗?”
  程兰如无力地坐着,脸上竟是一副绝望的表情。
  “我们的时代快要结束了……”程兰如叹息道,“本来这时代也许还能再持续十几年,但你这个老家伙,把那个大限给提前到随时可能到来了。”
  梁魏今却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轻声问道:“那么程先生,这新时代即将到来,你有什么打算呢?”
  程兰如沉默了许久。
  “我要回京城去!”
  “哦?”梁魏今对这个答案倒是吃惊不小,“这么说,您要直面这次挑战?”
  “我才没那么疯呢!”程兰如埋怨道,“我要回京城,趁现在还下得动赶紧捞最后一票,然后趁施襄夏还没有去京城之前赶紧引退,这样我就能保住一辈子天下第一的名号了。以后施襄夏再来找我下棋。我就说我引退了,不理他就行了……”
  看着程兰如那副洋洋得意的样子,梁魏今反倒是哭笑不得:“程先生,您这可不像国手的样子啊!”
  “要样子有什么用,我这辈子看重的是名声!”程兰如苦笑道,“我这辈子都在求个好名声,好不容易撑了这么多年,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名声就这么毁掉啊!”
  我要赶紧启程回京,在施襄夏来京城之前赶紧风光一顿,然后抓紧时间退休,对,就这么办!程兰如默默对自己说道,无论如何,我也得拖住施襄夏进京的步子,得让他在我退休之后再上京,对,就这么办!
  这正是:
  湖州城中三棋手,岘山脚下一潭泉。
  人生进退总难料,可笑成败皆随缘。
  欲知后事如何……

  程兰如回京一年后,施襄夏收到了一封信,是程兰如从京城寄来的。
  “施先生,请火速来京!”
  这是程兰如亲笔所写。
  施襄夏愣住了——临别时,程兰如分明千叮咛,万嘱咐,叫他不要轻易启程去京城的啊……
  京城,莫非是出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