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18

方圆群英志——418

  “梁先生,请将今天的对局摆在棋盘上吧……”
  躲在屏风后的施襄夏,听到程兰如笑着说出了这句话。随后,他听到了梁魏今轻轻的笑声。
  “程先生,莫非你想研究?” 
  “我想……助梁先生一臂之力。”
  “程先生,你老毛病又犯了。”
  “梁先生,面对范西屏那般凌厉的攻势,你不想知道该如何破解吗?”
  外面微微安静了片刻。
  如何破解范西屏的攻势——这个问题,施襄夏苦苦思索了十余年了。
  “我确实想知道范西屏的招法该如何破解。不过……”梁魏今的声音微微有些阴森,“以藩王府一战来看,似乎你也难以破解范西屏的攻势啊……”
  程兰如笑了:“即使我不行,可有一个人想必知道如何对付范西屏……”
  “谁?”
  程兰如拍了拍手——这便是施襄夏等待已久的信号了。
  施襄夏缓缓迈开步子,闪过屏风,出现在了大堂里。他看到,梁魏今的脸上,写满了惊讶。
  “梁先生……好久不见了。”

  “双飞燕……”看着盘上的棋子,施襄夏不小心轻声喊了出来。他语气中的惊讶,即使那微弱的声音也掩饰不去。
  棋枰上,右下一隅,不过才第六手,范西屏的黑棋已经迫不及待施展出了强硬的双飞燕夹击右下白棋一子。
  彼时的施襄夏恐怕无法想象,其实这范梁十番棋,范西屏几乎每局棋都弈出了双飞燕。
  “襄夏,怎么了?”梁魏今低声问道。
  施襄夏紧锁着眉头:“据我所知,师兄应该是不喜欢使用双飞燕的……”
  布局双飞,起手太紧。师兄,难道你忘了吗?
  程兰如沉思片刻,缓缓说道:“这说明,范西屏使出全力了……”
  施襄夏微微一惊,看向程兰如,却发现程兰如的脸上满是不安。
  “双飞燕一招,是对角地最强的攻击。”程兰如接着说道,“范西屏的棋风,以攻为守,处处争强,是极其强硬的攻杀型棋手。但与我的厚势攻击不同,范西屏杀棋靠的是灵动。如果说我的棋在战场上是一个厚甲武士,那么范西屏的棋就是一个脚步灵活,一击毙命的刺客。对于他来说,布局的阵法,中盘的弃取谋略全都是无聊的游戏,他所等待的唯有最后那一击致命的时刻而已,那才是他的兴致所在。范西屏下棋之所以看起来随意,正是因为他不在乎那些平稳的布阵扩张,他一直在盘上寻找攻击的机会。而这盘棋,他一开局就布出了双飞燕,这是他的一个态度——这次对决,他不想再浪费时间和梁先生游戏了,他要从一开始就进攻,直到将梁先生杀败为止。”
  梁魏今沉重地点了点头:“范西屏,他向我露出獠牙了……”
  双飞燕,只是范西屏的战书而已。
  右下梁魏今以两压应双飞,压制住右下范西屏攻势之后,轻军急袭,直奔左下而来。白军杀至左下,亮出刀刃,程兰如和施襄夏看去,竟也是一招双飞燕!
  “既然范西屏向我亮刀了,我也该告诉范西屏,我也是会亮刀的。”梁魏今笑道。
  不必言明,三人心中都明白——这也是个态度,梁魏今告诉范西屏自己也要使出全力了。
  随后的变化,梁魏今和范西屏在下边展开了血肉四溅的接刃战。只见双方远斗阵法,近比武艺,杀得战鼓雷鸣,惊心动魄。数十合过后,再看局面,程兰如和施襄夏却惊讶地发现原本主导着战局的梁魏今,不知何时已经不知不觉让出了战役的主导权,处处受范西屏攻势所制,下边城池几乎尽失不说,面向中原的厚势防线也岌岌可危,不知不觉间已经即将陷入苦战了。
  无影无形中,梁魏今的招法渐渐开始混乱,双方地域优劣虽未见分晓,但斗力上范西屏已开始隐隐占据了上风。
  好在,棋局就在这里戛然而止,今日的战局暂时告一段落了。
  程兰如和施襄夏几乎可以想象,棋局暂停的那一刻,气喘吁吁的梁魏今心底是如何在庆幸这救命的一停。
  “毕竟上了年纪,不比年轻那时候了……”梁魏今苦笑道,“范西屏节奏很快,而且魄力惊人,若真的一口气跟他弈下去,我怕是要败得一塌糊涂了。”
  三人看着局面,沉默了许久。
  “施襄夏,你看到了吗?”程兰如低声叹道,“这就是如今的范西屏。”
  施襄夏缓缓点了点头
  ——师兄,你果然很强。但是……
  “让我来试试破解师兄的招法吧……”施襄夏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