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20

方圆群英志——420

  “师弟,你要当心,那赵两峰虽不在棋界行走,年纪也不小了,但有着能与程兰如、梁魏今这些人并称的棋力……”施襄夏临行前,范西屏特意来送他,对他千叮咛万嘱咐道,“你攻杀相对较弱,就不要跟他硬碰硬,少输当赢,可千万别一时逞强下成大败,那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施襄夏一边笑着答应,一边对师兄的忠告千恩万谢,旁人看来只怕得感慨这师兄弟二人关系如此好,简直胜似亲兄弟啊。
  当天的棋下到很晚才结束,施襄夏回来时天都黑了。这也不出范西屏的意料,毕竟施襄夏下棋的速度有多慢他是比谁都清楚的。
  一听说施襄夏下完棋回来了,范西屏二话不说赶紧去施襄夏住处找师弟,还准备了满肚子安慰人的话,生怕这师弟一下子受打击太大就这么又回江南去了。
  “师弟,今天的棋下得怎么样?”范西屏一边问着,一边已经把什么“胜败乃兵家常事,不必介怀”之类的话准备到嘴边了。
  施襄夏微微一笑:“下得还行,我杀了赵两峰三条大龙。”
  “师弟,俗话说胜败乃……等等,你什么?”
  “我杀了赵两峰三条大龙。”
  “那……你赢了还是输了?”
  “当然是赢了,赵两峰右下到中腹半张棋盘让我给杀了个片甲不留。”
  范西屏吓傻了——以赵两峰的棋力,纵使他范西屏去了大概也得忙活上一阵子,杀赵两峰三条大龙这可是连几代大国手都不一定干得出来的事情啊!
  这赵两峰当了官之后状态得保持得有多差啊!
  “师弟,你……把棋谱摆给我看看?”
  施襄夏诶了一声,把整局棋从头到尾摆下来。只见这施襄夏招法尽是些平庸普通的变化,却偏偏实用至极,赵两峰勉强行棋露出的破绽一个不漏全被施襄夏逮着了,一逮着就被施襄夏操着板砖往死里拍,最后硬生生让施襄夏给拍死了三条龙!
  总的来说,看完整局棋,赵两峰的大龙都是自己把自己玩死的,谁叫他欺负施襄夏名气小,下出来的都是无理手呢。不过这施襄夏也真够狠的,明明是别人在打他,他倒好,自己先把自己补结实了,回过头反把别人往死里拍,这也真是个办法。
  这次算施襄夏这小子运气好吧,不过有这一局垫底在京城也就算是有了出路了。范西屏一个劲儿为师弟高兴,又是一通庆祝,却仍然丝毫没有感觉到施襄夏想做他的对手。
  到了下第二局棋的日子,范西屏又是对着施襄夏一顿叮嘱,说这个赵两峰上次输得窝囊,肯定憋着一肚子火,你可要多加小心了什么什么的。
  施襄夏这边满头答应,对师兄真是感激之至。
  等到了晚上下完棋回来了,范西屏急忙又跑过去问情况。
  “师弟,没被赵两峰下出什么大事儿来吧。”
  “还好吧……”施襄夏笑一笑答道,“我又杀了他三条大龙,这算大事不?”
  范西屏又吓傻了。
  等把棋局摆出来一看,范西屏真是哭笑不得——上一局好歹还下了将近两百手,这一局索性下到129手赵两峰就认输了。
  再看局面,虽然棋才刚开始,但是施襄夏已经把左下到左边起码六七十目的地方给抡圆了,那边赵两峰的黑棋至少有一条龙已经死干净了,还有两条龙虽然暂时没死,但是也没啥出路可走,跟死了没啥区别了。把这三条龙都算成死龙的话,现在白棋在盘上能占上一两百目的地方,这棋是没啥继续下的必要了。
  至于施襄夏究竟是怎么赢的——跟上次一样,赵两峰杀红了眼想吃死施襄夏,结果施襄夏这小子抱着脑袋让人打了一顿居然毫发无伤,回过头却揪着赵两峰露出的破绽又把赵两峰给拍死了三条龙……
  当代中国有位著名年轻高手时越,因为棋风嗜杀故得诨名叫“场均一条龙”。可是跟他的前辈比,时越同学可能还得努力——古代著名防守型棋手施襄夏,曾创造了场均三条龙的奇迹!
  就这样,施襄夏跟赵两峰连着下了六七局棋,然后几乎毫无预兆地,棋界众人收到了一个消息——
  赵两峰突然宣布引退了!
  范西屏隐隐在内心里感到了一丝愧疚,只得一次又一次对这赵两峰官府所在的方向从内心深处幽怨地喊道——对不起啊,前辈,我也不知道我这师弟现在下棋这么疯狂;我本意只是想让师弟稍微少输一点,也没想让他赢这么厉害啊;可这也不能全怪我啊,谁叫您光顾着当官不好好调整一下状态呢;总之,对不住啊……
  于是,从此之后,棋界再无赵两峰,官场上倒是几年后多了个翰林……

  弈破赵两峰,把那堂堂京城五大家之一给下到直接引退,安心当官去了,这下子施襄夏真的是一战成名,整个京城都开始流传施襄夏的传说了。
  但即使到了这个时候,范西屏仍然没有从施襄夏身上感受到一丝敌意,他只把施襄夏当成自己的亲弟弟一样,每天带着施襄夏在京城到处游玩,日子过得开开心心。
  当然,范西屏倒也没忘记正事——天天逼着程兰如出来跟他决战。只是,现在有了施襄夏在,范西屏似乎放在程兰如那儿的心思顿时少了一半,程兰如这边压力倒也小了不少。
  就在某一次,范西屏又想起来要去催催程兰如的时候,施襄夏出现了。
  “师兄,咱们下一个十番棋玩玩,如何?”施襄夏淡淡地说道。
  “好啊!”范西屏几乎立即答应了,也马上把催促程兰如的事情放到了一边,“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开始吧……”
  范西屏的心里,直到这时都没有开始将施襄夏当成对手……
  这正是:
  昔年兄弟分别日,如今双雄并峙时。
  可叹京师赵翰林,满腹苦闷复谁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