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22

方圆群英志——422

  “师兄,请。”施襄夏的语气如北国坚冰一般寒彻心肺。
  “师弟,请。”范西屏轻声应答,心中却隐隐痛着。
  当湖第六局,范西屏执白,施襄夏执黑。
  战局一开,双方各摆阵势,皆兵法暗合,韬略相当,自是不表。但战至十一合,范西屏白子一落,施襄夏却微微皱起了眉头。
  那一瞬间,旁边看棋的高手轻轻有了几声议论。
  “投拆三……”蒋再宾低声惊叹道。
  布局之后,对方挂角一子向边上星位下一点拆三布阵,我于对方拆三正中央打入攻击,这一招便叫做“投拆三”。拆三与拆二不同,正中央的一点是其破绽所在,一旦对方从此投入棋子则将立刻把拆三两子断开,从而化解敌方军阵,反造对方两粒孤子。
  张永年听到众人议论,略有不解,轻声向蒋再宾问道:“先生,这手棋有什么问题吗?”
  “自古以来,投拆三乃弈家所忌的招法……”蒋再宾尚未开口,吴来仪已抢先答道,“布局投拆三,操之过急,必受敌所困,高手对局几乎从不如此落子!”
  投拆三,虽然能将对手阵势断成两截,但投拆三一子孤军深入,本身也是弱子,又由于所占要津位置紧要使得对手唯有奋起两侧孤子拼命与之一战,而这样的战斗往往十分复杂。
  而古棋否定投拆三,一个根本的原因在于古棋的布局是确定的——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对角星布局。而古棋守角,以大飞为主,角部以虚应实,本意是一旦被对手攻入角地则顺势弃角而成外势,面向中腹张开大阵,同时切断对方角部与中原的联络赚一个还棋头。而遇到投拆三时,若布局落在坚实的小目或者以小飞和单跳守星位角,则角部破绽较少,可以全力参与对敌方拆三的攻击,如此则投拆三问题不大。可古棋规定了必须是星位占角,同时大飞守角使得角地十分空虚,所以这种情况下强行攻击拆三对敌方而言并不十分严厉。敌方可以轻易杀入角地从而安定一支孤军,接下来剩下的就是以一支孤军配合一片军阵攻击对方一支孤军的问题了,在擅杀的古代棋手手下如此局面大多都是被投拆三一方获利。
  古棋的星位布局,加上灵虚的大飞守角,使得投拆三几乎成为了一招禁手!
  “范西屏难道有什么想法吗?”不远处的铁头困惑地说道,“可是……”
  “他的对手可是施襄夏啊!”童金刚也轻声应道。
  梁魏今默默看着范西屏的脸,他隐约感觉到了——范西屏的心,躁了。

  四年前,京城,范施时隔十余年后第一次交手。
  落下最后一子,范西屏轻声笑了。
  “师弟,你真的变强了……”
  施襄夏却默默看着棋盘,只是皱着眉头回味着盘上的一招一式,默不作声,仿佛根本没有听到范西屏的话。
  范西屏并不介意——他知道自己的师弟是一个棋痴,从许多年前开始就是如此,师弟只要沉浸到对局中便会忘记一切。
  只是,范西屏并不知道,一直以来施襄夏是为了谁而如此忘我地沉浸于棋局之中的。

  施襄夏看着眼前的投拆三,脑中飞速闪过无数变化。
  应对投拆三,战术无非三种。
  其一,立即开战,两路大军向中央合围,力求斩敌而生。若如此应对,则战局复杂,双方均无把握,将来容易被对手借力,优劣难断。
  其二,将其中一子看轻,弃去此子而争取另一面的利益。如此一来,则需掌握大小之别,以小利换大利,其中判断乃是关键所在。
  其三,将拆三阵一化为二,一路疾驰奔袭对方角地,破敌角空成活;另一路直取边路要津,布阵于边。此招需攻敌必救,调度敌军,让对方腾不出手来进攻。而自己即使不求立地成活,也要求两路扩张军力,隐隐合围投拆三一子。如此一来,若两军成活,则投拆三一子取也不是,弃也不是,顿成废子。到时即使杀不成敌军,也能让敌军苦命奔逃,本方必定获益无穷。但此招费时费力,需处处掌握主动,争抢先手,一旦把控不住对方的行动反而将陷入苦战。
  这三种应法当中,最狠的是哪一种?
  第一策太急;第二策太缓;第三策不急不缓,而后妙用无穷。
  师兄,对付你,一定要用最狠的招法!
  施襄夏一声令下,黑全军用命,两路大军分别向中原挺进而去。转眼之间,黑势飞速扩张,不过数合便已行成两路重兵。施襄夏将两侧孤子走厚,显然是不打算弃子,要针锋相对在此与范西屏斗一斗投拆三了。
  范西屏亦是精通韬略之人,岂不识得其中变化?只见范西屏简单将角部加固两手,然后便飞也似地一纸急书命投拆三白子也向中腹奔逃,万不可被黑军封住前路。盘上只见三支孤军你追我赶,生死竞速,火药味已经越来越浓了。
  施襄夏两路大军出逃,速度自然慢于范西屏。眼见施襄夏挂角一子大军棋慢一招,范西屏立刻转向,先佯攻一手切断底部黑棋两路大军联络,然后当头一刀拦住黑挂角一军去路——范西屏这是要以投拆三和角部主营合围先杀施襄夏挂角大军,从而赢得这场投拆三之战的胜利!
  施襄夏却早已料到此招,备下了后手。只见黑军也不往前猛冲,而是突然转向,杀向了白军主营而去!
  避实就虚,深谙兵法之妙!
  原来先前范西屏虽然略战两合简单加固了主营阵地,但是此刻大飞主营内部仍然是破绽百出,经不起多少攻击的。施襄夏早已看准这一点,此刻攻向白军主营,若范西屏胆敢不应则白军将立刻折损整座大营,投拆三大军也将浮于空中,处处受制!
  范西屏大惊,急忙回兵来救。施襄夏的攻势凶猛,杀气四溢,若按寻常变化则主营必将被杀穿。范西屏此际极其冷静,弈出两招妙手,轻军合围斩杀攻入主营的黑将,其中妙味令人激赏。尽管如此,这两招妙手却也只是救回了主营而已,施襄夏趁范西屏在主营内纠缠之机命挂角大军飞奔而出,轻易便冲破了白军的合围。
  范西屏勉强的攻杀被施襄夏以避实就虚之计化解,如今轮到范西屏陷入苦战了。黑军两侧势力皆已成型,范西屏再想杀棋已无机会,只得一味逃命。好不容易逃出了黑军两边军阵的合围,勉强喘一口气,再回身一看,黑军却已成威武雄壮之势,隐隐鞭指中原,优势已成。
  投拆三一战,施襄夏大胜!
  “范西屏危险了……”梁魏今轻声说道。
  他身旁的人纷纷心惊。
  “梁先生,何出此言?”
  “心乱了,棋就会跟着乱下去……”梁魏今低声说道,“若对手是其他任何人,乱下的范西屏可能都有机会。但是对手是施襄夏,恐怕范西屏已经输了……”

  “师弟,你下得太好了!”范西屏惊喜地喊道,“以后你我同在京城,我们师兄弟可以统治整个京城棋界,这里会是你我的天下!师弟,你太出色了!”
  然而,范西屏的面前,施襄夏仍旧只是微微皱着眉头,看着棋局。这几天,每局棋之后他都是这样的状态,似乎棋局结束之后他便陷入了只有他一个人的世界中去了。
  “师弟?”范西屏轻声唤道,“你下得非常好,现在棋下完了,你可以休息一下了……”
  范西屏的眼中,只有关切。
  “不……”施襄夏低声说道,“还不够好……还可以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