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23

方圆群英志——423

  白23随手!
  虽然截断了拆三黑子之间的联络,但却同时帮黑棋加强了一侧势力,导致战场外侧的另一队白棋立刻变弱,是一招欠缺考虑的问题手。
  白53随手!
  范西屏以为一旦压长黑棋理所当然会跟着应,却错失了棋型上的关键点,漏算了黑棋从外侧攻击的手段。黑54、56严厉地予以打击,白棋出路顿显闭塞,黑棋势力更加厚实了。
  白121随手!
  左下战局正激烈,白棋本应攻敌之弱,长己之强。范西屏却随意向对方强棋一侧杀去,失去了将自己弱棋走强的机会,直接导致之后在左下陷入苦战。
  白145败招!
  范西屏在下方攻杀中出现漏算,少走了一个次序,导致黑棋顿时生出严厉手段。施襄夏黑148顶,范西屏几无应手可走,败局已定。
  一连串的随手和错漏,使得范西屏本已经陷入劣势的局面雪上加霜,一步步走向深渊。施襄夏则稳步运行,精准地抓住范西屏的每一个细微的随手失误,给予最严厉的打击,使得范西屏迟迟无法将差距缩小,反而被施襄夏越甩越远。
  范西屏仍旧落子如飞,但是他的脸上几无一丝神采了。
  “范先生这局棋,错漏很多吗?”
  梁魏今听罢,轻轻地点了点头,又轻轻摇了摇头。
  四周众人,不解其意。
  “范西屏确实犯了错误,被施襄夏牢牢抓住,才使得局面越来越差。但是……”梁魏今轻轻叹了口气,“若不是施襄夏一步步把范西屏的这些错误全都挑明,以最严厉的招法去惩罚范西屏,我根本看不出那些招法是范西屏的随手……”
  “可是……”众人惊讶地说道,“您可是梁魏今先生,连您都看不出的错误,还能叫错误吗?”
  “若对手是我,范西屏早就赢了。”梁魏今苦笑道,“范西屏和施襄夏和其他棋手不在一个境界上,他们眼中看到的围棋和我们不一样。只有他们,才能清晰地发现彼此的每一个错误。而他们若不弈出来,我梁魏今根本猜不透他们的所思所想……”
  棋枰两侧,范西屏和施襄夏的脸上都没有了一丝情绪,那是两张如机械般冰冷的面容。
  “他们是怎么到达这种境界的啊……”有人轻声叹道。
  梁魏今轻轻笑了一声。
  “范西屏,凭借的是天赋。”他低声说道,“而施襄夏——能发现范西屏的破绽,这是施襄夏下棋几乎唯一的动力……”

  “师弟,你已经下得非常好了!”范西屏的脸上,满是对师弟的担心,“这只是随意所下的对局而已,你何必这么认真呢?把对局看轻些,不要走火入魔了,你现在的状态让师兄很担心啊!”
  不论刚才结束的是怎样的一局棋,不论施襄夏下得有多好,甚至不论他是赢是输,施襄夏每局棋结束之后都如入魔了一般,默默盯着棋枰,不发一语,独自分析着棋局。
  而这时,似乎不论范西屏对他说什么,他都听不到——那状态,就仿佛是一具坐着的死尸一般。
  “师弟!”范西屏几乎快要急哭了,“你我下棋只为余兴,你何必要把对局看得这么重?你究竟是为了什么在下棋?”
  “为了超过你!”施襄夏突然吼道。
  房间里突然沉寂了下来,仿佛两人突然一起从这个世界中被抽离了出去,世间的一切都不再存在了一般。
  范西屏呆滞地看着施襄夏,而施襄夏则默默地看着棋枰。
  不知过了多久,施襄夏缓缓闭上了眼睛。
  “对不起,我只是觉得自己没有下好,心情有些差,所以随口胡说而已。”施襄夏低声说道,“师兄,你不要介意……”
  施襄夏闭着眼睛,不敢看向师兄的表情。他在师兄的面前,说出了他最不愿意在这里说出的一句话。如果他此刻睁开眼睛,他将看到师兄那副从难以置信到冷漠失落甚至抱有敌意的表情——他不想看到那样的范西屏。
  然而,轻轻地,他却听到了范西屏的笑声。
  “师弟,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孩子气嘛……”范西屏笑着说道。
  施襄夏轻轻睁开双眼,缓缓看向师兄。他看到,范西屏的脸上,是如过去一样的善意。
  “师兄……你……”
  “我知道你那话不是真心的。”范西屏笑道。
  ——不,那是真心话。
  “我有什么好超越的。你我是师兄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们之间何必谈那些仇敌之间的事情,有什么好超越不超越的?”
  ——不,我是为了超越你而下棋的。
  “何况,你若真想超越我,就该正式向我提出挑战啊,那我们现在就该下真正的十番棋了吧。”范西屏笑道,“可是你故意要我不要把这次十番棋说出去,这就是明证了——你不是真的想挑战我,只是想试试现在我们水平相差多少而已。你不想我们师兄弟二人在如今京城的地位受损,也不想把我们的关系变成棋界对手,所以才请我隐瞒这次十番棋的结果,不告诉外人。我知道你是这心思,你从小我就了解你,你骗不过我,对吗?”
  看着范西屏那张全无恶意的脸,施襄夏沉默着,轻轻地点了点头。
  ——不,其实不是这样的。
  “你是我的师弟,我看着你学棋过来的,天下还有谁能比我更了解你?”范西屏哈哈大笑。
  ——师兄,你真的错了。
  施襄夏只是默默点着头,脸上刻意地挤出了几丝和善的笑容。
  ——师兄,当我说我想超越你,我是真心的……
  ——在我心底,我想把你当成唯一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