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26

方圆群英志——426

  乾隆元年,京城。
  程兰如呆呆地看着施襄夏,半晌说不出话来。
  “程先生,是时候了……”梁魏今在一旁轻声说道,“范西屏的挑战,你不可能永远躲着。”
  程兰如仍然沉默着,静静低下了头。
  “程先生,施襄夏已经仁至义尽,他甚至帮你拖住了范西屏整整一年,你不该怪他了……”
  “我没有怪他,梁先生。”程兰如低声叹道,“我已经很感谢他了,他做得很好。”
  三人都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坊间传闻,范施在京城,秘密进行了一次十番棋较量。这两个京城棋界势头最猛的后起之秀,本该就此决定谁才是京城棋界的新王者,可是这十局棋的胜负却没有流传出来,棋界也几乎无人知晓。
  听到这传闻的时候,程兰如就知道,施襄夏已经尽力在帮他了。既然施襄夏不希望别人知道结果,那么程兰如自然也就不该多问。
  不知过了多久,程兰如突然抬起了头,脸上挤出了一丝笑意。
  “梁先生,我们大概是时候该引退了吧。”程兰如笑道,“这棋界已经换了天地,何况你我也都早就厌倦了这里的勾心斗角。我们二人就此离开这京城棋界,带上家人去江南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隐居,每天游山玩水,下棋为乐,如何?”
  梁魏今和施襄夏都没有回答。
  程兰如继续笑着说道:“这一年借着藩王所赐‘天下大国手’的名号,我可是挣了不少银子。虽然本以为可以多挣上几年,但是眼下这些也不少了,让咱们安度晚年必定是够用了的。范西屏这孩子棋力很强,何况现在还有个施襄夏了,棋界本来就是他们的舞台,不能再被我们这些老家伙占着了。施襄夏,有机会你可以亲自去告诉范西屏,我程兰如属于上一个时代,他没必要来找我挑战,天下第一我让给他就是了。你该告诉他,他的对手是你施襄夏,而不是我这个老头子……”
  “程先生……”施襄夏轻声打断了程兰如,“您就这么害怕与师兄对决吗?”
  进京不过一年,经过与赵两峰、范西屏的两次大战,如今施襄夏身上的那份自信与从容已经如同与生俱来的天赋一般了——很难想象,当年江南那个呆滞的少年竟然会成长成如今这样。
  程兰如被施襄夏这么一问,立刻消沉了下去,方才强行装出的笑意顿时无影无踪了。
  “施襄夏……”梁魏今在一旁轻声说道,“刚才那句话,真不该问。”
  “我只是很想知道……”施襄夏却向前走了一步,继续说道,“程先生,你贵为天下第一,竟然害怕与一个少年交战,这是真的吗?”
  程兰如缓缓将身子背了过去,似乎不敢看向施襄夏的眼睛。
  “程兰如先生,您不过才五十岁年纪,从古至今从未有在这个年纪就告老引退的国手。您为什么如此畏惧范西屏,为什么连跟他再交手一次的勇气都没有?”
  “施襄夏,够了……”梁魏今有些不悦地低声说道。
  “程先生!”施襄夏却提高了语调,几乎喊着说道,“你就这么怕输给范西屏吗?”
  “是的!我怕!”程兰如突然竭尽全力喊道。
  尽管因为背对着大家,所以梁魏今和施襄夏看不到程兰如此刻的表情,但是那声音似乎已经清晰地刻画出了程兰如现在青筋暴突,声嘶力竭的样子。
  “施襄夏,你没有做过天下第一,你根本不懂这是一个什么位置!所有人都想超过你,所有人都巴不得你输棋,没有人真正在乎你的感受!下棋是为了什么?我当年不过是为了出人头地,让那些公卿大人们都看得起我,让我自己在史书上立下个名声,希望那名声好听点,仅此而已!范西屏想要天下第一,我让给他。天下人想要我退位,我这就退。我所要的只是在我死后,后人会说程兰如当年一辈子都是天下第一。不只是不想沦落到像徐星友那样,风光了几十年,到头来别人却会不断念叨他最后输给了谁,输得如何如何不堪。我要所有人记住我是大国手,而不是记住我最后输给了什么人!我就想要个好名声而已,我没有杀人没有放火,我把别人想要的东西给人家,从人家那儿换一点我想要的东西,天经地义,为什么我还要被训斥,被不屑,被当成懦夫?施襄夏,你当年也不过是范西屏的一个手下败将而已,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怕输给范西屏?我这一辈子都没有输给过范西屏!”
  程兰如说完,整个房间都沉寂了,只有程兰如自己沉重的喘息声不知何去何从。
  “施襄夏,现在你满意了?”梁魏今的声音似乎没有一丝力气,仿佛刚才声嘶力竭的那个人是他一般。
  施襄夏默然许久,终于缓缓抬起手,抱住拳,向程兰如恭敬地行了一礼。
  “恭喜程先生,师兄不会马上来挑战你,你还可以继续多挣些银子养老。”
  程兰如和梁魏今闻言一惊,脑中一片空白,身子竟几乎动弹不得。
  “师兄病了。”施襄夏缓缓说道,“是场大病,不知病根在哪里,只知道病得几乎下不了床,只能终日躺着静养。在师兄病愈之前,他都不可能来向您挑战了——真是可喜可贺,天下大国手免于就此引退,棋界幸甚,天下幸甚。”
  说完,施襄夏如过去一样,向两位前辈行了一个标准而规范的躬身礼,然后便再未发一言,转身离去了。
  梁魏今细细思索了片刻,站起身追了出去。而程兰如,一直呆呆伫立在原地,甚至都没有转过身去看一眼正离去的施襄夏。
  没有人知道,此刻的程兰如是一副怎样的表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