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28

方圆群英志——428

  当湖十局第七局,战至白59,局面发生了极其戏剧性的变化。
  由下边投拆三引发的战火,燃烧了五十余合之后,却竟然被范西屏造出了一个生死大劫。
  此时的局面是,在下边,黑白两条大龙被彼此断开,大龙之间以劫争互相撕咬。白若胜劫,则吞吃黑六子,投拆三大获全胜,在下边造出一片大阵;黑若胜劫,则白投拆三大军全军覆没,黑棋在下边分得大块地域。
  然而,白棋遭黑棋狂攻五十合,留下了许多余味,劫材数不胜数,黑棋却处在“开棋无劫”的窘境中,一筹莫展!
  当然,形成这个结果并不是因为投拆三本身可行,而是施襄夏在应对范西屏的新手时略微有些失误。何况这毕竟只是个劫,最终成败如何还不好说呢。许多年后范西屏又对投拆三进行了细致研究,对当年施襄夏的应招做出了些许改变,并得出了相应的破解之法,最终总结出了当时仅此一家的“投拆三系列定式”。这是后话。
  施襄夏苦苦在他处制造劫材,无奈此劫太大,难以寻找足够价值的劫材来耗,施襄夏只得放弃下边阵地,先转战其他战场。下边投拆三一战,终以范西屏完胜告终。
  看来,范西屏真的冷静下来了!
  即使如此,从全局上看,范西屏还没有取得优势。投拆三一战虽然是范西屏获胜,但是施襄夏也借此战将左下军阵展开,如今右边是滔滔黑势,双方局面其实很接近,优劣难断。
  整局棋,就在这种优劣难断的基调下进行了下去,杀了一百合也没分出高下来。
  直到范西屏终于杀入左边黑阵,众人知道,这便是胜负处了。
  这左边一战,是范西屏的又一次天外飞仙的表演。
  明明目标是边上的空当,范西屏却没有马上在边上动手,而是突然莫名其妙杀入了左下角,连续走出了几步完全没有机会活出的棋。所有人都没有猜透范西屏的心思,即使范西屏的对手施襄夏也没能看出其中端倪。直到范西屏真正杀入黑边,在滔天的黑势中佯装向着左下黑角接应而去。这时,施襄夏才恍然大悟,同时也惊得目瞪口呆。
  范西屏在左下连续落入了五个弃子,竟然仅仅是为了逼在还远未开始的战局中争夺一个先手,逼迫施襄夏在此不得不跟着应一招!
  只要多这一个先手,白军就能在黑边完整地活出一块地域来,这是范西屏从一开始就计算好的,甚至因此走出了四五招纯属找死的废棋!
  连一个先手的价值都计算在内,这一局的范西屏冷静得让人害怕。
  最终,左边一战,白棋活得清清楚楚。虽然施襄夏为了找回损失,也大举杀入黑棋左上角,同样活得清清楚楚,可两相一减,仍是白棋占了些许便宜。
  这局弈得如此接近的战斗,只要有这些许便宜,就足以决定胜负了。
  最终,这局棋成为了当湖十局中胜负差距最细微的一局棋。从终局后的盘面上说,是白棋九目优势,扣除白棋多出两块棋的还棋头,最终结果大致为白胜二子半。
  冷静下来的范西屏,仍然是一个可怕的敌人。
  胜败最终定下的那一刻,施襄夏的脸上,隐隐略过了一丝不甘。

  “施襄夏,这三年你名扬京城,战无不胜,真是威风到了极点啊。”程兰如笑着对施襄夏说道。
  如今程兰如的脸上,春风得意,仿佛不是要引退,是要去受封赏似的。
  “当年的江南少年,如今已是名满京城的大棋豪了,世事还真是难料啊。”梁魏今苦笑道,“程先生,我们两个老头子,也该给他们让位置了。”
  两人哈哈大笑,继续清点着马车上的行李。
  “二位先生,此去之后,便再不回来了吗?”施襄夏静静地问道。
  “当然不回来了!”程兰如斩钉截铁地说道,“范西屏的病可快好了吧,我要是后面再回来碰上了他,那可就躲不掉了……”
  程兰如笑着说完,便走向下一个马车清点东西去了。他的脸上满是对未来生活的期待,竟活像个孩童一般。施襄夏从未见过如此快活的程兰如,竟忍不住也被他感染了,只觉得心情放松极了。
  “我没告诉他范西屏是装病的。”梁魏今看程兰如走远了,凑到施襄夏耳边轻声说道,“这家伙害得你我二人费了那么多功夫,可得好好吓吓他出出气。”
  施襄夏笑着摇了摇头,感慨这梁魏今一把年纪了,却也真是童心未泯。
  “我们走了之后,这京城就是你和范西屏的地盘了啊。”梁魏今突然感慨道,“这三年,你代范西屏出战,想不到战绩竟然如此卓越,杀得那吴来仪、蒋再宾都高挂免战牌了。现在你剩下的对手,只有范西屏一人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向范西屏挑战?”
  施襄夏沉默了片刻,答道:“就如当年梁先生所说的那样,等到有人提出请我们一战时,我就顺势向师兄正式发出挑战好了。”
  梁魏今听完,却无法挤出哪怕一丝笑容。
  “你时刻等待着与范西屏那一战,随时准备使出全力给你的师兄致命一击了,是吗?”梁魏今缓缓叹道,“可你的师兄却对你毫无防备,以为你会像现在这样一直做他的盾牌,满足于一山二虎的现状。他甚至无法想象你无时不想着要在枰上击败他……”
  “身为棋手,大家都该对此有心理准备。”施襄夏只是冷冷地答道,“我与师兄迟早会有一战,师兄一定是知道的。”
  是吗?
  可范西屏其实是一个单纯到让人不敢相信的人啊——相比之下,你施襄夏却有着一股与单纯面相所不符的阴暗啊。
  “施襄夏,有时候我觉得你很可怕……”梁魏今突然叹道。
  施襄夏一惊:“梁先生,何出此言?”
  梁魏今却没有回答。
  远处程兰如向梁魏今招手,示意他可以一起出发了。
  梁魏今笑着回应了一下,又转向施襄夏——
  “施襄夏,我最后问你一句,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如此执迷于与范西屏决战?”
  施襄夏沉吟了起来。
  看到程兰如继续招着手,梁魏今等不到回答,便匆匆向前跑去了。
  “我不知道……”梁魏今走远之后,施襄夏突然喃喃地答道。

  当湖第七局,范西屏小胜施襄夏,夺下了关键一局的胜利。
  “师弟,还有三局,我等着看你本事了。”范西屏冷冷地说道。
  施襄夏没有回答,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
  这正是:
  四载同门师兄弟,十局黑白苦相争。
  一番输赢决高下,古今胜者有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