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30

方圆群英志——430

  上回说到,当湖十局前七局战罢,范西屏四胜三负暂时领先,其中第六局,第七局连续两局下出禁手“投拆三”,将观者惊得目瞪口呆。
  随着第七局战罢,十番棋正式进入胜负处,此后的每一局都将有可能决定整个十番棋的最终结果。范西屏和施襄夏真正面对胜负考验的时候,他们又会下出怎样的对局来呢?
  第八局大幕拉开,众人屏息凝神——这一战,又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呢?
  阵势一开,两边主将割据四角,范施遥相抱拳,互道声请。
  风云一变,战事瞬间展开。只见两边军士各自安营扎寨,阵法皆堂堂正正,严丝合缝,两边观战众高手无不点头称是。
  战了八九合,正当众人称赞之时,范西屏的眼中突然露出一道凶光——
  白9一军,直取右上,与早已在右上挂角的白1一军互成两翼,猛地夹击施襄夏右上主营而去!
  双飞燕!
  当初第四局时,施襄夏曾对范西屏使出双飞燕一招,被范西屏以两压应对。那时的双飞燕,透出的是施襄夏凶狠的獠牙。
  如今到了决定胜负的时候,轮到范西屏开始用强手了吗?果然,到了关键时刻,范西屏还是会凶狠起来的吧。
  只有施襄夏心里明白,师兄这一招,与凶狠棋风无关,只是又一次实验罢了。
  众人静静等待着,想看看施襄夏究竟会如何应对这招范西屏的双飞燕。众所周知,应对双飞,以两压最为醇正。施襄夏心中,必定也在计算着先压哪一侧更合适吧。
  沉吟了许久之后,施襄夏终于出手。但这一招落定,众人看去,却不觉大吃一惊——
  小尖!
  小尖应双飞,传统,但已经明显落后时代了。当年徐星友大力提倡两压之法,导致小尖应双飞的招法甚至一度从棋盘上消失了。如今施襄夏堂而皇之弈出小尖来应对范西屏的两压,难道是要打破徐星友当年的论断吗?
  看到这一招,范西屏却微微笑了——
  师弟,看来你听懂我昨夜那番话了。
  不为胜败所拘,弈常人不弈之招法,探棋艺之广博,如此方国手所为。
  两大高手,以往甚至双飞招法都不常下,以小尖应双飞的变化更是多年绝迹于棋坛。施襄夏这一应,使得整个局部对于他们二人来说都成了新鲜局面,一时之间两个人的热情都急剧高涨了起来!
  范西屏上部拆三,大军落地生根,先绝后患。施襄夏右路进逼,直攻白军左路孤子,招法清晰。范西屏见状,不假思索,横向一顶,这一招在多年后被范西屏自评为“随手”。如此局面,不知定式,范西屏也难免有所疏漏。施襄夏急忙安营扎寨,同时继续攻逼,却不慎连弈两招皆不当,导致白军轻易打通中原出路,同时竟切断小尖黑军与主营的联系,导致黑军大队悬于半空中,生死未卜。
  面对过去从未曾遇到过的局面,双方似乎都有些错进错出。
  此战战罢,再看局面,白军上方挂角大军已稳稳造出军阵,右侧军势也逃入中原,暂无生死之虞,可谓全无不满。反观黑军,主营受攻之下只得苦苦坚守三五座城池,小尖大军虽杀入茫茫中腹,却前后皆无外援,生死难断,同时右路黑军还受右上战乱波及,隐隐有被白军攻入城内的可能。如此结果,比之两压所得简直天壤之别。
  果然小尖应双飞,其危险性要远远高于两压之法。就这样,第八局从一开始就定下了施襄夏远远落后,苦苦追赶的基调。
  迫于战局不利,施襄夏只得强行在下边开战。此战一开,施襄夏赌上了整个左边到下边的阵势——要么豁出去博出一个胜负来,要么静静等待一局败局。
  见施襄夏强行从左边张开惊天大网,要先尽收左边,再将下边军阵成活,从而扭转局面,范西屏却早已看破其中用意,便将计就计,紧紧贴着施襄夏从左下张起直至中腹的防线构筑了自己的白军厚势,同时暗暗在左下埋下了一支伏兵。
  数十合后,范西屏看准时机,向下边黑军杀去。此时局面,黑棋不仅要尽量多地收取左边,还要保证下边黑阵不死,可谓两难。施襄夏硬着头皮在下边先与范西屏大战起来。此战双方各自施展奇谋妙计,杀得难分难解,精彩异常。十余合后,黑军竟然杀出一片漂亮的阵型来,反而是范西屏的白军破绽百出,似乎难以为继了。
  范西屏早就对师弟的战斗力有十足的心理准备了。见下边战局不利,范西屏一声令下——左下黑阵内早已埋伏好的伏兵突然杀出,竟让施襄夏一时间措手不及!
  左下这一战太过突然,眨眼之间短短数合战罢,范西屏竟然将施襄夏主营身后洗劫一空,漂亮地造出一片活棋来!施襄夏正手忙脚乱之间,范西屏又突然抽身回军,将下边战役中被冲击得凌乱不堪的白军统合整理,一瞬间白军竟然又一次阵容齐整起来,再无半点破绽了!
  施襄夏仍不满足,又将战火从下边一直烧到右下白阵脚下。范西屏惊叹于施襄夏竟也能如此善战,此处不敢再多做纠缠,放施襄夏在右下成活,他则稳稳守住阵势。
  至此,下边战役以及其衍生出的左下、右下两番激战近六十合终于杀毕。这六十合的复杂难解,高深莫测,甚至于当今高手解说此谱时都感慨太过复杂,以致不敢斩钉截铁地下出定论。当年周小松看了两个月当湖十局棋谱也没敢写评注,想必也是被这一段变化给难住了吧。
  经过这场当湖十局中最疯狂的攻杀战,施襄夏虽略有收获,却毕竟没能挽回全局劣势。
  终于从下边战役中抽身而出的范西屏,毫不犹豫杀入左边黑军大阵中。随着这一战施襄夏以牺牲右边全部军士的惨痛代价换来左边战役的胜利,整局棋施襄夏也便再无可争之处了。
  最终,这局棋以范西屏六子半获胜而告终。
  至此,当湖十局前八局战罢,范西屏率先取得五局胜利,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