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31

方圆群英志——431

  “好一场惊心动魄的交手,真是让人眼花缭乱啊!”观战者们对今日的棋局赞不绝口,几乎要拜伏在范施二人身前了,“天下间能弈出如此精彩对局的,恐怕除了范施之外就没有第三人了吧!”
  张永年看到,在众人七嘴八舌地惊叹着的时候,梁魏今却一个人在棋座旁徘徊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梁先生……”张永年唤道,“大家都在讨论棋局,您怎么不参与到大家的讨论中去啊?”
  梁魏今微微笑了笑,摇头说道:“我老眼昏花,这局棋从一百手以后就跟不上了,没什么可讨论的。何况,我在意的是别的事情。”
  “别的事情?”张永年不解,“什么事让梁先生如此在意了?”
  “今天的施襄夏,好像有些不对劲……”梁魏今缓缓说道。
  “不对劲?”
  梁魏今点了点头:“与范西屏不同,施襄夏是一个十分务实的棋手,他取胜的手法就是用他所熟悉的,最正统的招法去控制局面,稳稳得胜。与范西屏决战,对他来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这样的对局中他应当非常谨慎才对。可是今天的布局……”
  “您是说,小尖应双飞?”
  梁魏今皱着眉头点了点头。
  “很明显,施襄夏并不熟悉这一招。可是为什么他却要在如此紧要的对局中用这一手棋呢?这不是施襄夏的风格啊……”
  除此之外,下边的乱战,早年的施襄夏或许会这么下,但是经过梁魏今以泉水为喻的提醒之后,如今的施襄夏应该已经放弃了如此激烈的下法才对啊……
  “我感觉,施襄夏这局棋似乎是想要刻意尝试一下突破自己的棋风……”梁魏今轻声说道,“但是,在与范西屏的对局中做这种尝试,尤其是在自己还落后一局的时候,这是在太冒险了——不管怎么看,这都不像是施襄夏做出来的事情啊!”
  为什么?施襄夏不是为了击败范西屏才到这一步的吗?为了击败范西屏他应该不惜一切代价才对啊!可是在这样的对局中,他却选择了这种完全没必要的冒险招法,他到底在想什么?
  听到这里,张永年却笑了:“不论如何不像施襄夏所为,但今日大家亲眼所见,这就是施先生下出来的棋。看来,也许梁先生一直以来都误会了施襄夏也说不定呢?”
  误会了施襄夏?
  梁魏今愣住了,眼睛直直地望着棋枰出神。

  第二天,第九局开战。对于如今五比三领先的范西屏而言,第九局只要获胜,就等于提前宣告了自己这次十番棋的胜利。
  这一局,右上一带早早便进入战局。施襄夏抓住范西屏布局时一招不经意的随手,对范西屏的黑棋展开了猛烈的攻击。范西屏见战局不利,只得强行切断白军防线,以弱军与强军对战,以期扭转局面。无奈施襄夏就此进入了自己的步调,不论范西屏如何进攻都始终被施襄夏控制着大局,局面上早早便进入了施襄夏领先的节奏。
  就在这时,范西屏做出了一个极其大胆,同时也极富想象力的决定——弃大龙!
  黑军突然转向,竟然不去理会先前一直苦苦营救的右上孤军,反而逼迫施襄夏前去杀棋。施襄夏被范西屏追得急,只得赶紧将黑军九子吞下,豪取三十余座城池。范西屏却借此机会甩掉了一个大包袱,同时将白军封锁在上边,面向中腹张开了巨大的阵势。
  这一弃,弃得胆大包天,却又效果出奇的好。如此一来,白军虽几乎全取上边,但杀向中腹的去路尽数被斩断,胜负又一次混沌了起来。
  这一次弃子,着实壮观,也着实让人惊叹。将整个上边相让,换取中腹厚势,并与下方黑子合力隐隐构筑中腹大阵,这样的招法即使放到现代也没有几个人敢下——也许只有当年的“宇宙流”武宫正树能在同样局面下做出这样惊人的选择吧。
  眼见黑军即将在中腹形成一片宇宙般浩瀚的大阵,施襄夏急忙动员右下主营,竟尽数舍弃主营所有城池,将主营转为外势以对抗黑军的中腹浩瀚宇宙流。随着施襄夏一声令下,破釜沉舟的右下白军喊杀着冲进了中腹——又是一场血肉之战。
  范西屏野心勃勃,不肯安心于断吃一部,一定要尽数鲸吞白军中腹所有士卒方肯罢休。正是这种心态,使得远远布置着防线的范西屏给了施襄夏一丝喘息之机。施襄夏转而在黑军重重包围中经营自己的阵势,眼看似乎就要成活了。范西屏突然杀出,一柄利剑直直插入施襄夏阵型的中心,要刺穿施襄夏的铠甲。施襄夏急忙张开厚甲,要反掐断范西屏的细剑。就在这时,范西屏黑112落下,激起四周观战高手一阵惊呼——
  “范西屏好像误算了!”众人低声议论道,“而且好像是非常低级的误算!”
  此时范西屏向白军中心一长,似乎以为自己可以连上已经插在白棋心脏上的那柄利剑,从而狠狠一扭,彻底置白棋与死地。但其实,这是一个错觉,黑棋一旦联系上去,白棋却可以从这招棋的后面将黑棋断开,从而使得黑棋这招长跟这那柄利剑一起死在黑阵中。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计算,众人都不敢相信堂堂范西屏竟然会有如此低级的失误。
  然而,只有施襄夏看出了范西屏那隐藏在“误算”面具下真正的可怕陷阱——这一招长,其实并不是想伸手去抓住插在白棋心口上的那柄剑!
  首先,这招长破了白棋一个可能的眼位,使得白棋活路瞬间紧张了起来。其次,这一招是白棋无法脱先不应的,从而使得这一招在破眼的同时争取到了一个关键的先手。
  而这个先手,是现在施襄夏最想要的东西——施襄夏早就看好了一个要点,只要能腾出手占住这个要点则白棋将轻易从黑阵内活出,而黑棋若马上去占这个要点又等于给了白棋喘息之机。对于黑棋来说,这是一个两难之地。因此,施襄夏只等待着范西屏能有片刻消停,他便可立刻抢占那处要津,则白军将立刻成活。如今范西屏这招长,看似误算,其实却是猜透了施襄夏的心思。首先破去施襄夏白军一只眼,使得自己即使脱先一招施襄夏也没有了喘息的空间。其次这一招恰好是先手,如此一来这一带战斗完毕范西屏就能立刻回身去堵住施襄夏一直在等的那个绝妙好点——对于如今的白军而言,这一招才是真正的杀招。
  但范西屏这一招也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破绽,便是下边黑军的底部。随着范西屏这一招出手,下边黑军也露出了缝隙,而白军如今想要求活唯一的机会就是从这缝隙杀进去,攻破下边黑棋防线!
  范西屏这一手,乃是破釜沉舟了!
  就在众人还在反复讨论范西屏是否误算的时候,施襄夏看准时机,竟向着范西屏下边防线的漏洞冲杀而去了!范西屏心中知道,这是师弟看破了他此招的强处与破绽,双方这是要开始一场你死我活之战了。
  一番激烈交锋,范西屏见黑阵漏洞实在太大,抵挡不住施襄夏猛冲,无奈之下只得又一次弃子,割让下边黑阵一条尾巴给施襄夏,从而让施襄夏在中原黑势的围困下安然活出。但范西屏却并不就此善罢甘休。凭着在下边一战中发展起来的厚势,范西屏兵锋一转,竟又向着左下的白军猛攻而来。此处白军一旦战死,则全局白军优势又将尽丧!
  这将是整局棋的最后一战,也是决定胜败的一战了。
  就在这时,施襄夏白131一落,众人又是一阵议论——
  “这棋怎么回事?看不懂啊!”
  原来,当黑棋正全力攻下左下白军的时候,施襄夏没有直接去救左下的白军,而是反戈一击,猛地杀入黑军主营身后去了——看起来要活又活不出地方,要救又隔得太远,要和左下白军合力杀掉黑军主营又看上去太过弱小。
  这招棋,着实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但其实,这招棋却让范西屏的后背冒出了冷汗。
  首先,这一招不能不应,否则施襄夏里应外合,黑军不仅吃不死白军,反而会让白军把整个主营给杀得片甲不留。
  第二,这一招不能随便去砍。一旦硬用力砍,则白军将顺势弃子,转而在另一个方向上寻找出路。由于这一招危及黑军主营存亡,因此范西屏在这场战斗中必将束手束脚,最终只得送白子安然出营。
  这招深入敌后,范西屏是躲也躲不起,打又打不得,犹如一根针扎在了喉咙管里,真是痛苦不堪。
  迫于无奈,范西屏只得以守为攻,先牢牢稳住主营。施襄夏却顺着范西屏的势头,处处以黑棋安危为威胁,逼迫范西屏跟着应对,随后又贯穿着劫争,弃子,以及一系列复杂至极的变化。最终,此处黑白形成双活——至此,施襄夏大局已经胜定,优势再难动摇了。
  最终,整局棋以施襄夏胜四子半告终。
  这十番棋的最终胜负悬念,终于被留到了最后一局。
  这正是:
  率意小尖未得手,豪弃大龙亦不胜。
  得遇对手如施范,了然无憾笑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