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33

方圆群英志——433

  上回说到,乾隆四年,浙江平湖,张永年府上的范施十番棋大战杀罢九局,范西屏五胜四负,输赢似乎终将在最后一局分晓。
  而这最后一局,却是几乎耗尽了范施二人全部气力的力竭一局。
  此局一开,施襄夏效法第八局中范西屏在左下角以伏兵击破主营的战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竟在左上白军主营内布下了与昔日范西屏所布伏兵一模一样的阵势。范西屏深知其中利害,不敢大意,立刻在左上对施襄夏伏兵展开围剿。
  两军交兵,刀盾相迎,三四十余合后竟成生死连环劫对杀!此连环劫价值极大,白负则主营将士全军覆没,黑负则两支大军葬身白腹。
  眼见此劫如此之大,而白军全无必胜把握,范西屏纵览全局,竟做出了一个极其大胆的决定——暂时不理会在左上连环劫中处于劣势的白军,全军转向,经营厚势!
  正当左上战火烧得紧急之时,范西屏竟突然撤出战场,杀向外侧而去,阵斩黑军防线两员大将。转眼之间,白势骤起,对右上黑军主营虎视眈眈。
  如此一来,虽然左上劫争是黑军有利的局面,可白军也取得了对右上的威慑,局面在那样一场激烈的鏖兵之后竟然仍是均势,难分高下!
  由于白军的威胁,施襄夏不敢继续在左上作战,急忙命大军开向右路——必须先限制范西屏的攻势,否则即使左上能劫胜,右边只怕也要付出惨重代价,也许结果将是得不偿失。
  范西屏见施襄夏回军,不敢怠慢,立即开战。眨眼之间,只见一支白军已经突入黑军右上主营,袭取施襄夏主营城池数座。施襄夏正要应对,却只听得左上劫阵内一声炮响——范西屏这是两路强攻,要问施襄夏如何应付!
  左上与右上,两面受敌,师弟,你将如何取舍?
  范西屏嘴角露着微笑,静静看着在自己调度之下正茫然无措的施襄夏。
  施襄夏冥思良久,终于下定决心。黑军右上主将突然飞向中原,猛然拦住右侧白军去路——与其疲于奔命,不如以攻代守!
  此招虽然厉害,但是也隐藏着巨大的危机。不应左上,则黑军原本有利的劫争局面将一去不返,此地难免再次成为一个激烈的战场;而右路一战,其实还胜负难料,一旦战局不利施襄夏将赔了夫人又折兵!
  果然,范西屏愤而反击,同时在左上和右路与施襄夏展开了纠缠。只见双方把右路攻防当做了劫材,左上一劫一步步都牵动着黑白双方共二十六员大将的生死。劫胜劫负之间,相差高达六十目以上!
  六七十合战罢,两侧战局终于有了结果。左上一战,黑军胜劫,坑杀白将十余人;右路一战,白军尽破黑方主营,又险些将一路奔逃的黑军主将擒杀,最终逼得黑将苦苦逃入中原。
  如此一番大战下来,通算局面,虽然黑军在城池数上暂时领先,但右上一只大龙尚未活净,白军又面向中原形成新的一圈厚势,且势力有增无减,因而仍然是黑白两军势均力敌,难分高下的面貌。
  全局第三战,很快在左下黑军主营内展开。白军仗着中原厚势,竟轻军突入黑方主营内。施襄夏不甘示弱,挺枪来战。没想到,这时施襄夏掉以轻心,竟不慎落入了范西屏陷阱,主营被白军成功突入。少了主营城池,黑军左下主将顿失军库,中原白军却虎视眈眈望着左下。即使左下能勉强成活,但右上黑军主将还在逃命,若白军趁着施襄夏忙于左下一战之时先杀向右上黑军大龙,一方面如此攻杀等同于加强中原白势,对左下黑军威胁极大,施襄夏不敢随便脱离左下战场;另一方面右上大龙有上将二十余人,一旦被杀则损失不可估量。
  范西屏的棋,总是能让对手陷入四面楚歌之境,救无可救,着实厉害。
  施襄夏眼见几乎无计可施,无奈之下,只得先攻向中原——他这是一方面是要救右上孤龙,另一方也也是要以黑势取代白势,先将中原的影响力从范西屏手中夺回来,再徐图后议。此战危险度极高,而且只准成功不许失败,施襄夏这一战几乎就是破釜沉舟了!
  见施襄夏向中原大举杀出,一边解救右上巨龙,一边声援左下战场,他知道这是胜负之地了。只见白军强行在中原挡下施襄夏攻势,中原一带立刻火星四溅,杀声震天。又是十余合战罢,白军中原数将勉强从黑军包围中冲杀而出,没让施襄夏攻破防线。但黑军右上大军顺利联系上了中原大队,同时中原黑军也借此机会在白军防线外面又筑起了一条黑军防线。如此一来,中原一带几乎尽数位于黑军的威慑之下了!施襄夏冒险的一招终于为他赢得了一丝领先!
  嗅到了危机的范西屏,也决定放手一搏,竟猛地在右下黑军通往中原的去路上遣去一员上将——强行在右下开战,务必全歼黑军主将!
  施襄夏大惊,急忙调兵来战,却不料范西屏此战极其勇猛,竟杀得施襄夏冲不出范西屏那区区一子的防线!二十合战罢,左下黑军竟成劫活!此时施襄夏再也不敢退让,拼命将此劫战胜,勉强助主营将士成活。但借着此劫,范西屏却在全局收获颇丰,施襄夏损失惨重。
  至此,本局三大战役战罢。左上一战黑军大获全胜,但右上和左下两战都是黑军苦活,大败两阵。中原一带黑军虽势力正盛,白军却也牢不可破,当是胜负难断之处。全局黑白始终没有拉开差距,对局至此也只是大致相当的结果,唯有下方尚有官子可收,胜负竟也许要取决于此处的几个细微的官子了!
  就这样,双方在下边的官子争夺中,由施襄夏造出了一个大小不过一二子的小劫。
  与本局左上,左下的两次大型劫争相比,这个劫几乎不值一提。而如今能决定胜败的,却恰恰就是这个微不足道的小劫了。
  最终,在这个小劫上双方争夺的激烈程度,却大大超过了两处大劫。而在这个劫的争夺中,范西屏在找劫材的时候迫不得已,找了两三处自损目数的损劫。最终这个劫虽然是白棋战胜,却不足以弥补在劫材争夺中范西屏的损失——范西屏终于微微落后了。
  最终,再经过左侧的一场规模不小的城池争夺战,这局激战了341手的鏖兵终于落下了帷幕。
  激战341手是个什么概念?要知道,棋盘上总共也才361个点!
  这局棋最终的结局是——施襄夏执黑,胜二子半。
  平湖张府一战,十局棋,双方各五胜五负,不分高下……
  “师弟,恭喜了。”
  “师兄,承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