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35

方圆群英志——435

  听施襄夏说完,范西屏陷入了沉思。
  “师弟……”他忽然喃喃地说道,“这么说,你从来没有真的把我当成非胜不可的敌人?”
  施襄夏笑了:“在我心底,没有一刻不想击败你。但是,不论我如何想击败你,你始终是我的师兄。”
  “总有一天……”俞长侯语重心长地对自己身前的两个孩子说道,“总有一天,你们会在棋枰上成为对手。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你们昔日所有的情谊都会面临考验。但你们要知道,这就是棋界。在这里,每个人都会成为你的对手。”
  两个孩子似懂非懂,只觉得师父脸上那严肃的表情与往日大不相同。范世勋悄悄侧过脸,模仿着师父的样子做了个鬼脸,逗得施绍暗竟忍不住笑出了声。
  “范施二人,棋力相当,难分高下,都无愧于天下第一之名。”梁魏今轻轻地笑着说道,“未来的围棋史上,只需要这么写便足够了。我想,他们二人心中,也一定期待着这样的结果。”
  “我才不信呢!”程兰如不屑地哼道,“再如何想要平静,但身为棋手没有不想做天下第一的。即使别人不知道,他们两人之间一定会分出个高下来。其实他们心底在等的,就是那一战才对吧。”
  梁魏今笑着:“我想也是。”
  “我是为了击败师兄而下棋的。”施襄夏轻声说道,“击败范西屏,正是这个梦想,把我从离开棋界的边缘上拉了回来,也才让我有资格今日坐在你的对面。即使没有任何人知晓,我也要把这个梦想继续下去,我要真正跟你分出一个胜负来。”
  坐在施襄夏对面的范西屏也轻轻地笑了:“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被你压倒过。施绍暗,你想向我挑战,你做好准备了吗?”
  施襄夏也嘿嘿地笑了:“范世勋,放马过来吧,看看你我谁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
  “师兄,请。”一个呆滞、木讷的少年,动作僵硬地向对手行了一礼。
  “世勋,你要回礼。”俞长侯对这少年的对手命令道。
  坐在对面,那个古灵精怪的小鬼顽皮地吐了吐舌头,也学着模样行了一礼:“师弟,请。”
  张家府邸,空空的大堂,落子声轻轻回荡着,却无人倾听。
  两个聚精会神专注于棋局的人,静静在这棋盘上用黑白子铸成的刀剑搏杀着。但这搏杀,却感受不到一丝杀气。
  终于,一局弈罢,师兄弟二人都微微笑了。
  “师弟,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真的把我当成对手?”
  没有一刻迟疑。
  “从过去到现在,直到你我都化作灰烬的未来——一天都没有。”
  繁花落瓣漾当湖,阵阵刀鼓,靡靡蝶舞。一生纵横谁敌手?两方对弈,一局棋谱。
  少年凭栏把酒笑,恩仇无数,人间如故。寒夜轻雨惊风烛,平生胜负,黄粱梦语。
  欲知后事如何……

  那天,当范施二人在张府对弈的时候,浙江的一处茶楼里,还有两个人在下棋。
  “吴来仪,今日你我的恩怨就在此做个了断吧。”蒋再宾恶狠狠地说道。
  吴来仪轻轻哼了一声:“愿赌服输,一会儿输了棋可别赖银子!”
  座子摆毕,两方行礼,战局便开。
  然而,两人看着自己的招法,脑中回想着这多日来在张府所看的棋招,下着下着却越下越觉得自己的棋根本不值一提,步步都是漏洞,招招都是错手,与张府上范施的对局一比简直羞煞旁人。
  下了不过二三十手,两人都停了下来。
  观战众人兴致正高,以为自己今天赶上了好日子,正打算看场好戏。谁知这两人下了不到一炷香功夫,便都只盯着棋局,没了动静。
  “怎么了?”众人互相问着,“这棋就这么僵住了?这才刚开局,怎么着也该下下去吧……”
  不知过了多久,一直默默望着棋盘的蒋再宾和吴来仪却居然笑了起来!
  起先只是扑哧一声,然后是从喉咙里发出的轻微笑声,紧接着两人竟都忍不住笑得越来越欢,最终变作了哈哈大笑。
  “这棋,不用下下去了吧?”蒋再宾笑得喘息不止。
  “甭下了甭下了,可千万别接着下了。”吴来仪也笑得前仰后合。
  两个死敌,此刻却竟像是多年的好友知己一般。只是四周这些看客不解其意,只呆傻地望着两个笑得停不住的棋手,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