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36

方圆群英志——436

  上回说到,浙江平湖张府一战,范施双雄决战十局竟平分秋色,难较高下。为求胜负,二人又在张府加弈三局。但这三局棋,却没有流传出来。最终这总计十三局棋究竟胜负如何,范施二人究竟谁更棋高一筹,这就只有范施二人自己知晓了。
  三日后,没有任何预兆地,范施二人双双向张永年辞行了。
  在张府这段日子,二人(主要是施襄夏)自觉能教的都教了,又让张永年欣赏到了震古烁今的当湖十局,张永年也该满意了。
  张永年也同意了二人张府棋师生涯的结束。看过了当湖十局,张永年也明白了——这种水平的棋手,是不可能一直被他养在府里的,否则那简直是暴敛天物。
  即使留下了辉煌无比的印记,但张府毕竟只是二人生涯中的一站而已。
  “师兄,你接下来打算去哪儿?”施襄夏轻声问道,“回京城?”
  范西屏却摇了摇头:“比起京城,我有个更好的去处。”
  我和那个人有过约定——
  等我一圆天下国手之志,我会回到那里去,与那个人共同完成我们没有完成的那部书……

  乾隆五年初,松江,华亭钱府。
  “老爷,门外有一位范先生求见……”
  钱长泽放下手中的书卷,微微愣了一会。
  范先生?难道是……
  钱长泽突然站起身,快步向门外跑去。
  门外马车边,那是一位白衣秀士。那张已经略显成熟的脸上,却仍然残留着昔日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
  “范西屏!”
  范西屏听到钱长泽喊自己的名字,转过身去,眼前那位昔日年富力强的华亭名士,如今竟然已渐显老态了。
  “钱先生。”范西屏向钱长泽深深拜了下去,“西屏如约回来了。”
  雍正十年,二十四岁的范西屏正式启程离开上海,闯荡京城。乾隆五年,三十二岁的范西屏重回上海。八年之间,昔日的上海棋王已经成为了如今名满天下的京城棋圣,他在京城仗义灭棋霸,十局败魏今,吓退程兰如,以及在浙江鏖兵施襄夏的故事,如今已传遍大江南北。人人都说,自黄龙士以来,棋界在没有第二个人棋才上能与范西屏相提并论了。
  当年离开上海时,范西屏曾说过,等到自己成为天下大国手的时候,就会回到上海找钱长泽。这个约定,他从未忘记过。
  “当湖一战,如今已是天下皆知了。”钱长泽笑着对范西屏说道,“这十局棋,简直就是最完美的素材。自从棋谱流传到上海,我日夜研习,却始终有些地方不能参透其中奥妙,正想等你回来好请教你呢。”
  范西屏笑着答道:“我与师弟一战之后,自觉棋力已达极限,当湖十局当是我此生的顶点了。昔日离开华亭之时所想做的事都做完了,正好回来与钱先生继续著书,同时好好复盘一下那十局棋,细细品味自己究竟何处有得,何处有失呢。”
  二人所思所想,恰好到了一块儿去了。于是二话不说,也没什么客套,范西屏卸下了行李便一头扎进了钱长泽的书房,探讨棋局去了。
  此后数日,范西屏与钱长泽日夜论道,以致不眠不休,自是不提。
  却说这日子过了没有几天,钱府中突然收到了一封信。
  收到这封信的下人,急匆匆将这封信交到了正在书房与范西屏研习棋谱的钱长泽。见到仆人慌慌张张的样子,钱长泽不解其意,缓缓看向信的内容。略览一遍,钱长泽却突然笑了。
  仆人看了慌慌张张,钱长泽看了却笑?范西屏一时好奇,低声问道:“钱先生,信上写的什么?”
  “这信不是给我的。”钱长泽笑着,把信递给了范西屏,“是给你的。”
  范西屏一愣,接过信来一看——原来是一封战书!
  战书上的署名,是童和衷。
  “老爷,这可是战书!”仆人紧张地说道,“不会出什么事儿吗?”
  钱长泽却哈哈大笑:“若是找我挑战,或许还值得紧张片刻。范先生乃京师棋圣,天下唯施襄夏能与之对敌。来向范先生挑战,这就叫做自寻死路啊。何况,天下棋界英豪,但凡出入公卿府上,叫得出名号的,没有一个我不认识。这位童和衷,不知是哪里来的小辈,我从未听闻过这个名字。想必是个自以为是的小子,妄想击败范先生一战成名吧。”
  钱长泽正笑着,却瞥见眼前的范西屏竟然一脸严肃,似乎不见轻松神态,他心底不禁一震。
  “范先生?”钱长泽轻声唤道,“这小辈也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大概只要我们不搭理他就行了吧……”
  范西屏却摇了摇头。
  “这个人不是寻常角色,我不可以拒绝他的约战。”
  钱长泽愣住了。
  童和衷,这个名字根本无人知晓,怎么在范西屏的口中竟“不是寻常角色”了!莫非,这是范西屏的某位故人?
  “童和衷这个名字,也许钱大人没有听过。”范西屏缓缓说道,“那是因为在棋界没有人叫他的真名。我们所有人,都管他叫做‘童金刚’。”
  “童金刚!”钱长泽的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没错。”范西屏淡淡地说道,“童和衷,就是童金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