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37

方圆群英志——437

  那是雍正末年,范西屏初上京城,正凭借仗义除棋霸的义举而名声渐起的时候。
  程兰如和梁魏今还在江南游玩,吴来仪和蒋再宾忙于互相争夺,赵两峰在官场混得风生水起,范西屏则在茶楼玩得自由自在。
  那时候,范西屏恐怕是唯一一个喜欢出现在京城茶楼的顶尖高手了。被范西屏击败的对手数不胜数,大家也都对范西屏出神入化的棋艺叹服不已,因此暗地里便开始管他叫京师棋圣了。
  有了这个威风的绰号,一时间范西屏几乎就是京城茶楼棋界的神。再加上他那一身好打抱不平的江湖义气,他不仅成为了茶楼棋界的神,而且还是一个守门神……
  茶楼里但凡出了不守规矩的,恃强凌弱的,自以为是的,破坏团结的,大伙就跑去范西屏那儿告状。范西屏听完,只要他也觉得这行为有违道义,比如偷棋子暗算输赢啊,说冷话干扰对手啊,这种事情他一定亲自出马,好好把对方给教训得服服帖帖的,管教今后不敢再犯事儿。其他棋手混好了,或许觉得去得了公卿府上的还去下茶楼有些自降身价。可范西屏偏偏就觉得,茶楼这地方最合他胃口,他就爱去这儿下。
  于是,有那么一天,又有人找到范西屏这里告状来了。只是今天这状,告得很没水平。
  “西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个十四五岁的孩子,下棋凶狠蛮横,把西城那块儿好几个棋友的银子给赢了大把去了。范先生,我们下不过那孩子,还请您赶紧去教训教训那小子吧。”
  范西屏这边一听,乐了。敢情你自己水平差,连个十四五岁的小孩子都下不过,回头跑来找我去替你找面子?这事儿跟棋道可是一点边儿都不挨着,范西屏才懒得答应这种事情呢。
  于是,范西屏没搭理。
  然而,几天后,又有人来告状了。
  “东城也出了个少年,十四五岁,下棋凶狠难缠,每局棋不仅得胜,而且还赢去子彩无数。我们扛不住那小子,请范先生务必相救。”
  范西屏仍然不为所动。下茶楼,你就得有这种觉悟,赢要赢得正,输要输得起。哪有一输棋就跑来搬救兵的?你以为自己是孙猴子,自己搞不定了就去请满天神佛帮手,别人没有不应的?
  可是又没过多久,南城北城也相继传出相同的传闻。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把那些茶楼老将杀得七零八落,赢去钱财无数。这孩子下棋极其凶悍,又兼天生一副魄力慑人的双目,有如庙里的金刚罗汉一般,每逢对弈怒目一瞪就叫对手畏惧三分,故得了个诨名,叫做“金刚”。
  传闻听得多了,范西屏也终于忍不住有了些兴致——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把这些茶楼老油条给杀得东倒西歪,连连求救,这孩子的棋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然而,范西屏彼时还不知道,其实这个少年很早就瞄上了他。
  号称京师棋圣的茶楼棋手,这么大的目标,叫人怎么能放得过呢?

  茶楼棋界,跟现在的黑社会很像,是分势力范围的。每家有名的茶楼棋座,都有固定的那么一拨人常来,这些人在这个茶楼里名声比较响,来下棋的人都认识这么几位,也都承认这几位的棋力,换到现在来说这就叫做“镇场子的”。棋力越强,镇得住的场子就越多。比如范西屏,当年在京城就镇好几家茶楼的。出了这几家随便去别的茶楼大家也都认识范西屏,不过性质就从镇场子变成踢场子了。所以范西屏也守规矩,固定就出入于那么几家茶楼,不给别的镇场子棋手惹麻烦——道义嘛。同样,在茶楼要想挑战谁,也跟这镇场子的规矩有点关系。有点文化的你可以先写战书跟别人约好,几月几号几点在哪家茶楼摆棋座,赌多少银子下多少局棋。明末清初那一阵大国手们流落茶楼的时候就流行这种玩法,这样显得大家比较有涵养,上档次。没什么文化的,写不出战书,或者写了不知道往哪儿寄的怎么办呢?那就用俗一点的招好了——直接去砸场子。比如你瞄上了哪个茶楼高手,想跟人真刀真枪玩上几局,你就去查一查这高手一般常出入哪些茶楼,然后你也跑哪些茶楼去赌银子。就算第一天没碰上你想碰的那高手,你可以先把话撂下,说我就是冲着那谁谁谁来的,等你走了,茶楼里那些熟客自然会把你的话给传到那高手耳朵里去,多去几次你俩迟早能碰上。不过这么做显得比较粗鲁,属于不宣而战,透着一股黑道做派,容易得罪人。等到你真跟对方碰上了,对方往往觉得你不尊重他,他会玩命跟你下,恨不得把你赢到倾家荡产。前文讲过范西屏晚年在上海豫园看棋插嘴,被责难之后又公然坐在棋座上同时跟在场所有人下棋,这就属于“砸场子”性质了,所以大伙甚至会主动跑去请镇场子的人过来跟你拼命,你如果赢不了那可就有的罪受了……
  这是当时下茶楼的规矩,大伙想在茶楼棋界混就得守这些规矩,否则小则得罪地头蛇,大则被逐出茶楼棋界,跟当年永嘉派李冲一样走到哪里都不受欢迎,惶惶如丧家之犬。作为棋手混到那一步才是真可怜了。
  书归正传。话说那十四五岁的“金刚”突然崛起与茶楼之间,四处杀阵,好不威风,搅得那些茶楼棋手个个闻风丧胆,莫敢当其锋。突然有一天,这个十四五岁的小孩子出现在了由范西屏镇场子的茶楼里——
  这意思已经明显得不能再明显了,这是来砸场子,逼范西屏出手了!
  说也奇怪,这金刚娃娃家里也不知道有没有大人管,十四五岁就跑出来到处惹事。可惜史料上对这孩子家世父母没有一星半点的记载,谁知道是不是自幼父母双亡了。
  茶楼里的熟客们一见这煞星到了,大惊失色,纷纷跑去喊范西屏去了。
  这事儿,范西屏是躲不掉了。
  “范先生,先前我们求您出手您不出手,您看,现在这孩子就蹦到您这儿撒野来了吧!”
  范西屏倒是不见一丝焦虑,反而开开心心地答道:“你们都是大人,干嘛跟小孩子一般见识。这只是下棋而已,跟撒野什么的没关系。这孩子若十四五岁就有这本事,那也是好事啊,棋界后继有人了。”
  正当大伙以为这范西屏是要扯个由头躲掉的时候,范西屏突然眼珠子一转,笑了起来:“不过这孩子是不是真有本事,还得待我先去会会这孩子再说。”
  说罢,范西屏大步一迈,潇洒地便奔着茶楼去了。
  茶楼里,只见一个还未行冠礼的小孩子,正聚精会神地跟另一位茶楼好汉对弈。这小子,目光如炬,似乎能喷出火焰来,把这棋盘给烧个焦黑一般。他身边已经堆了大把大把的银两,脸上神色不改,坐姿无分毫颤动,端得是个少年豪杰。再看他对面那位,年纪老大不小了,却又是抓耳又是挠腮,丑态百出,跟那孩子比起来真是相形见绌了。
  “这孩子就是那小金刚。”众人低声告诉范西屏,“据说他名字叫童和衷,但是大伙都不喊他这个名字,只喊他童金刚。”
  范西屏点点头,再看局面,却只见这童金刚早把对手杀得尸横遍野,胜负根本不是悬念了。之所以棋局到现在还没有结束,是因为茶楼下棋往往附带设有子彩,最后输赢多少钱要看输赢多少子,所以不收完官子不能算完。
  可怜那对手,一边下着棋,一边要承受一会儿大出血的心痛,这后半盘下得真是难熬至极啊。等这局棋下完,那棋手简直要嚎啕大哭了——
  赚这么点血汗钱也不容易,一下子全让这小子拿回家孝敬大人去了!这可怎么得了啊,回家要被老婆臭骂了……
  眼看这位也败下阵来,众人哀声阵阵,谁也不敢再上阵了。
  眼见众人都往后退,范西屏嘿嘿笑着,走上前来。
  一见范西屏出现了,众人的悲哀之情顿时一扫而空,竟涌起一阵阵欢呼!
  “孩子,在下范西屏,有礼了。”范西屏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轻轻向那童金刚行了一礼。那童金刚见众人如此热情高涨,又听范西屏自报家门,他料想这位就是那传闻中的京师棋圣了。这边童金刚也行了一礼,道:“范先生,久闻大名。我今日就是冲着您来的。”
  好小子,口气可真不小。这位范先生的棋力,那是能称国手的。你小子倒好,竟敢自称是等着跟他交手!
  范西屏这边也不介意,坐到棋座旁便一伸手:“孩子,摆两个棋子吧。”
  一语说罢,众人吓了一跳!
  摆两个棋子,这意思是要下让子棋?
  范西屏这可是大意了吧——这孩子棋力不弱,好几个茶楼豪杰都让他给杀败了,可不能小看了他啊!
  好歹第一局,咱认真下,先下一局对子不行吗?
  然而,范西屏却固执地说道:“如果要下,先摆两个子,赢了我再谈下对子。”
  整个茶楼的气氛顿时又紧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