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39

方圆群英志——439

  上回说到,范施二人当湖战罢,范西屏回到上海,继续与钱长泽研讨棋理,整理书稿,却不料正当此时迎来了茶楼棋手童金刚的挑战。那童金刚自十四五岁时起便将范西屏视为终生大敌,其一生与范西屏对局无数。早年却迟迟无法突破被范西屏受二子的棋份,但在他不断地向范西屏挑战的过程中,自己的实力也越来越强大,终于在某一天取得了受二子对范西屏的唯一一次胜利。从此以后,童金刚得到了与范西屏下对子棋的资格。
  童金刚对范西屏,有三子局七局(当弈于童金刚年幼时),二子局十一局,对子局十局流传了下来。虽然童金刚基本上都输了,但是其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的气魄,足以透过棋谱让后人震撼。
  但要说起屡战屡败而不气馁,当时棋界还有另一个人不在童金刚之下。此人名气之大,甚至要超过那个十四五岁就把京城茶楼杀得鸡飞狗跳的童金刚……
  就在范西屏在上海一边研讨棋理,一边应付童金刚挑战的时候,钱长泽府上收到了一封请柬。
  扬州盐商胡肇麟邀请范西屏取府上下棋。
  富商邀请棋手,这本是非常寻常的事情,何况是范西屏这样人人争相延请的大国手。但是这封请柬,却有着极其不一样的分量。
  收到这封请柬的钱长泽很清楚其中缘故,他有些不安地问范西屏:“这一战,范先生去吗?”
  范西屏却哈哈大笑:“人家诚意相邀,何苦不去?”
  “但这可是胡肇麟的邀请,先生真要去?”
  “只要是下棋,天下就没有我范西屏去不得的地方!”
  几日后,忧心忡忡的钱长泽送范西屏上马车了。临走前,范西屏虽然神色淡然地说了声“去去就回”,钱长泽却仍然眉头不展。
  “老爷,您怎么了?”老仆人关切地问道,“范先生不过是赴约而已,有什么可担心的吗?”
  “你知道什么?别人的约怎么着都没关系,但那胡肇麟的约不是随便就能去的。”
  仆人听得一头雾水:“老爷这话什么意思?那胡肇麟不就是个盐商而已吗?”
  钱长泽却摇了摇头:“胡肇麟,在茶楼有个绰号,叫做‘铁头’……”
  胡铁头,名震茶楼棋界,连天下顶尖高手都要畏惧他三分,这可绝不是童金刚那个等级的对手了——
  范西屏,此次赴约,你可千万要小心啊!

  茶楼棋手,通常分为两类。
  第一类,是以赌棋为生,希望以此混入公卿府上成为公卿棋手的人。这类人往往潜心研究棋艺,棋力普遍不弱,而且好大彩,嗜杀棋,往往充满话题性。
  第二类,是有正当职业,来茶楼只为消遣性情的人。这类人对于胜负看得比较淡,不爱下大注,下棋往往点到即止,同时好看热闹,喜欢往人多的地方钻。
  这两类人如果放到现在来比喻,第二类就好比是纯业余棋手,第一类则类似冲段少年。一旦在这两类棋手之间进行比赛,第一类棋手获胜当属普遍情况。不出意外的话,第二类棋手都是负责给第一类棋手送银子的。
  但是围棋偏偏就容易产生各种意外——即使是第二类棋手,也时不时会出现几个业余天王级的人物,明明拥有者即使顶尖棋手也为之侧目的棋力,却安心当业余棋手,最终成为业余棋界的顶梁柱。(而这类棋手当中,笔者个人感觉,姓胡的不少,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渊源……)
  胡肇麟,扬州盐商,却拥有着堪称一流的棋力。他虽然有正经生意做,却不满足于像其他富商一样请棋手来家中对弈,而是喜欢参与到棋界争夺中去,并且凭借着自己神乎其技的棋力赢得了一方霸主的地位。因其棋风好战,且攻势强硬无比,因而人送绰号胡铁头。
  胡铁头与童金刚,乃是当时茶楼棋界两大煞星,人见人怕,无人敢惹。
  但与专心混迹茶楼的童金刚不同,胡肇麟有的是银子,不需要把混茶楼当成生计,因而他具备了一样童金刚不具备的威胁——他要是跟哪个棋手卯上了,可以用自己富商的身份把对手引到自己府上来,然后在自己的地盘上把对手狠狠按在棋盘上下几局,招法自然无所不用其极,直到把对手下到怕为止。
  因此,要论煞星,童金刚还只能说是茶楼厉鬼,胡铁头那可是茶楼死神了!
  对于棋界的人来说,收到胡肇麟的邀请,就等于收到了生死状。

  “范先生,好久不见啊……”
  胡肇麟这虽是礼数,语气中却已经带有战意了。显然,他盯上了范西屏。
  范西屏却毫不介意,淡然答道:“当年京城一别,想不到胡先生还有兴致与我对弈啊……”
  胡肇麟常因生意事情进京,每逢进京必去茶楼切磋,在京城茶楼大杀四方好几年。早年间胡铁头还算老实,对成名前辈都比较尊敬,对阵程兰如、梁魏今都是受二子。雍乾年间他棋力大成,梁魏今让他二子竟渐渐抵挡不住,棋份慢慢成了对子,而那个惜名如金的程兰如则索性不再和他交手了。连京城两大高手在他面前都认了怂,一时间京城茶楼人人自危,幸亏范西屏及时出手制住了这铁头。这胡铁头和普通茶楼棋手不同,他下棋的赌法很不讲道义。跟他下棋的规矩是,不设常彩,而是输一个子就赔一两银子,输得越多赔得越多。偏偏这胡铁头是个浪战怪才,但凡跟他下棋往往没出几步就漫天战火,全局死生都不明朗,是个当年李元兆一流的棋手。所以跟他赌棋,非大胜则大败,要么赚得盆满钵满,要么输到裤子都扒光,动辄输赢上百两银子。而寻常棋手哪里经得住他那种乱战法,所以往往都是大败,败得几乎要倾家荡产。若有人胜得了他,这胡铁头也不依不饶,仗着自己是个富商,不缺银子,死活要跟人家耗下去,直到耗得对方认输,他觉得有面子了为止。
  说他是煞星,一点不是夸张。但凡胡铁头去过的茶楼,人们无不谈之色变,人人避之犹恐不及,就怕被他盯上
  真正堪称胡铁头克星的,唯有范西屏、施襄夏二人而已。胡铁头在别人面前对弈,从来都威风凛凛,几乎战无不胜,次次赚得兴高采烈。唯独碰上了范施二人,胡铁头就跟中了邪似的,怎么下都不赢,被让二子还输得稀里哗啦的——又由于他是个好浪战的家伙,下棋非大胜即大败,所以他只要输棋基本都是让范施杀好几条大龙的输法。加上他那个输一子赔一两银子的规矩,大家可以想象他遇到范施二人的时候是多么恨得牙痒痒。
  范施当中,首先出手教训胡铁头的,是范西屏。
  当年胡铁头在京师茶楼横行霸道的时候,范西屏是这么教训他的——
  一听说胡铁头又把谁谁谁给赢得倾家荡产了,范西屏就主动跑去找胡铁头单挑,然后杀胡铁头几条大龙,把胡铁头赢来的钱又赢回去。范西屏拿到这些钱也不花,一分不少又还给先前那些被胡铁头杀到倾家荡产的人。
  于是,一条经济链就这么形成了:茶楼棋手们把钱输给胡铁头,胡铁头输给范西屏,范西屏还给茶楼棋手们,茶楼棋手们再输给胡铁头,胡铁头再输给范西屏,范西屏再还给茶楼棋手们,茶楼棋手们又输给胡铁头……
  总之,一圈圈转下来,谁也没多赚一分钱,倒是间接加速了货币流通……
  正是因为这种义举,范西屏在京城茶楼间人气奇高,被当成茶楼棋界的守护神。而胡铁头,对于这个整天坏他好事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的对手嫉妒到了嗓子眼里了。
  所以当范施二人决战结束,细细研究了那十局棋的胡铁头自认已经看懂了范西屏的招法,要好好跟范西屏算算总账了,这才把范西屏请到了他的扬州老家——他这是要效仿当年李元兆,也赏范西屏一个周懒予的下场!
  既然请了范西屏来,胡铁头当然是留好手段的了……
  “范先生,今天咱们按老规矩,输一子赔一两银子。除此之外,我还设了重彩,谁赢了谁拿走,如何?”
  范西屏听罢,不见丝毫惧色,笑道:“既然是胡先生发来请柬,西屏但听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