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41

方圆群英志——441

  那天,胡铁头家的仆人到东台找施襄夏,是因为胡铁头早已打听清楚、-当时施襄夏人在东台。胡铁头有胆子把范西屏请到家里来下棋,不可能只备一个手段,他准备的后手就是施襄夏。
  胡铁头早就想好了——一旦战局不利,他立刻假装有病,然后派人去东台找施襄夏求救。
  当今天下,能对抗范西屏的,就唯有施襄夏了。
  那天,在施襄夏面前,仆人缓缓将一幅画展开,请求施襄夏指点。
  这画画的是一局棋,画工很潦草,显然是赶制出来的。这局棋——不用说,就是范西屏与胡铁头那局棋。
  可怜了胡铁头,“抱病”画图求胜负啊。
  “这是我和另一个人下棋时的局面……”这仆人骗施襄夏说道,“现在局面好乱,我真的看不清楚。可这局棋赌注非常大,我只怕输不起。听闻施先生在东台,我特来求救。此局事关我身家性命,望施先生无论如何要救我啊……”
  施襄夏这人也真是老实,一听这话,立刻就心软了,马上就拿过图来仔细揣摩。
  施襄夏虽然看得出这棋下棋的人很厉害,但是由于只有图谱,没有标明具体行棋次序,他大概一下子也看不出具体招法如和、这棋是谁下的等等,这也就算是给蒙混过去了。
  这就看出胡铁头那商人的精明之处来了——他为什么要费那么大功夫画幅画,而不是直接让仆人给施襄夏摆出来呢,因为一旦摆出来就全漏了啊!
  “施先生,请问您到底有没有制胜的一招?”
  施襄夏这个人,是出了名的长考派。那仆人就这么等施襄夏等了老半天,才终于看见施襄夏指出了盘上的一点。
  “这一点,是唯一的胜机,回去好好把握吧。”
  仆人接过图,二话不说,立刻就往扬州赶回去。施襄夏这边还在感慨这人命运多舛,他这算是做了件好事呢……
  不知怎么的,他突然叹道——
  真可惜啊,师兄,若是你我对弈,我还真想看看你会如何应付这招棋呢……
  就在这一刻,施襄夏突然明白了点什么。回想着那局面,他的嘴角不禁微微露出了一丝笑意——
  “不愧是师兄。”
  过了一会,施襄夏又扑哧一声笑出来,缓缓摇着脑袋——
  “不愧是铁头……”

  话说那仆人拿着施襄夏指点过的图谱,披星戴月赶回扬州,这边胡铁头已经望眼欲穿地等了两天两夜。
  终于,盼来了那仆人,展开那幅图,一眼瞥见施襄夏标记出的那个点,胡铁头先是一愣,然后是一惊,最后喜上眉梢。
  “妙极妙极!不愧是施襄夏啊!”
  于是,当天胡铁头的病就好了。
  只见这边胡铁头信心满满地往棋座边上一坐,笑呵呵地就对范西屏说:“范先生,准备好了吗?”
  范西屏哪知道胡铁头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是抬手一请,恭迎落子。
  只见这胡铁头取出棋子,没有半点犹豫,轻轻一落,然后便哈哈大笑,只等着看范西屏脸色大变的那副惨相。
  范西屏倒是确实有那么一丝惊讶,但是很快他便冷静了下来,随后却居然嘿嘿地笑了。
  这一笑,反而让胡铁头不知所措了。
  当初胡铁头突然装病,范西屏就已经觉得不对劲了。如今胡铁头这一招棋,那种以退为进、瞄着对手弱点行棋的下法,还有这招棋中透出的那股熟悉的气息,以及——当年他跟施襄夏一起研究这招棋时那熟悉的记忆。
  “师弟人没到,棋先到了啊。”范西屏突然哈哈大笑。
  这一下子,胡铁头阴谋顿时被拆穿,把他给吓得魂不附体,不知所措。
  这范施二人下棋从小下到大,他俩的棋,互相之间怎能不认识?
  这不光彩的事情被范西屏当场戳穿,胡铁头颜面尽失,这棋哪还有继续下下去的欲望,便索性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这正是:
  一副棋图披星月,两日两夜一招棋。
  可怜杀星遇克星,谁教不敌逞强敌。
  欲知后事如何……

  那天晚上,范西屏带着从胡铁头这里胜出来的银两,哈哈大笑着离开了。
  胡铁头看着范西屏离去,却忍不住低头哀叹起来。
  “老爷,不必叹气。”老仆人说道,“不就这么点银子嘛,老爷家不差这点儿钱。”
  胡铁头却缓缓摇了摇头。
  “你以为我是为这银子叹气吗?我平时下棋都下重彩,我像是那种心疼银子的人吗?我是可惜啊。”
  “可惜?老爷您可惜什么?”
  “可惜今天没让范西屏继续应对施襄夏那步棋啊——你以为我干嘛要特意把范西屏邀到我家,却又跑到东台去找施襄夏支招?我为的就是想知道,范施到底谁更强啊!”
  范西屏,施襄夏,那当湖十三局最后的胜负,究竟是什么样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