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42

方圆群英志——442

  上回说到,扬州盐商胡肇麟布下鸿门宴,欲一雪多年前京城之耻,击败一次范西屏。岂料范西屏先是轻易破解胡铁头多日苦练的绝技,然后又识破铁头求援施襄夏的诡计并当场揭穿。胡铁头偷鸡不成反而连连蚀米,自知已是自讨没趣,于是便甘心输了银子送范西屏离去了。
  远在上海,每天为范西屏担心的钱长泽听说范西屏安然走出了胡铁头家,这才放下心来,静静等着范西屏回到华亭的那天。
  然而,没想到过了几天,范西屏的马车虽然回来了,范西屏本人却没回来……
  钱长泽只看到范西屏的行李一样不少都在马车里,唯独范西屏这个大活人没坐在车上,全然不解其意,急忙问赶马车的车夫发生了什么。
  那车夫无奈地答道:“范先生即将离开扬州的时候,似乎突然改变了心意,让我先把他的行李带回来,他自己则拿了些盘缠留在了扬州……”
  “留在扬州?”钱长泽大吃一惊,“他没有马车,到时候怎么回来?难道要他去茶楼赢赌彩雇辆新马车回来?”
  车夫尴尬地笑了笑:“范先生用身上所有的盘缠——买了一头驴……”
  “一头驴?!”

  话分两头,却说在扬州某茶楼里,此刻正热热闹闹地决着胜负。只见棋座旁下棋的,看棋的,押彩的,下注的,好一派热闹的市井气息。
  一个衣衫褴褛的穷酸男子,牵着一头驴走到了这茶楼边。
  茶楼这地方,什么人都有。喝口茶也不分什么贫富贵贱,所以茶楼店小二也什么人都招待。见这穷小子过来,店小二赶紧热情地迎上去,给他把驴捆到了树上。
  “客官,来喝茶还是来下棋啊?”
  “下棋。”穷小子笑着答道,“来看看大家下棋,要是手痒痒了自己也想下一盘。”
  店小二一听来下棋的,这可就来劲了:“您可算找着地方了,我们茶楼有扬州城最热闹的棋座。咱们掌柜的就爱下棋,现在就在棋座上跟大伙下着呢……”
  望过去,果然——是个伙计在柜台前帮忙记账,掌柜的在棋座旁正跟人杀得天昏地暗呢。
  “哦?掌柜的在下棋,这可有意思,我得去看看!”
  说罢,穷小子三步并作两步就跑到了棋座旁。这掌柜的看起来在这茶座还有些名气,算得上是个镇场子的棋手,他下棋的棋座旁可围了不少人呢。再看这掌柜的棋力,倒也着实不弱,两三下工夫就取得了全盘优势,逼得那对手在敌军团团围困之下是左突右冲,偏偏突不出重围去,眼看已是败势了。
  众人忍不住低声为这掌柜的叫好,那穷小子听着众人赞叹,也兴奋地点头称是。
  没过多久,这局棋结束了。掌柜的赢了银子,笑呵呵地又看向众人,道:“谁还有兴趣跟我比划两下?谁能赢了我,今儿的酒菜就不用付钱啦!”
  众人却一边笑着,一边摆手,没一个人敢上前来。
  正当大伙互相推让的时候,刚来不久的那穷小子站了出来:“赢了就有免费酒菜吃,这么好的事情还等什么,我来跟掌柜的下!”
  大伙一看这小子一身的破烂衣裳,十足的穷酸样子,竟显得有些滑稽,不禁都哈哈大笑起来了。
  “掌柜的,看来这局棋你可输不起啊!”
  掌柜的倒也不在意,他也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下棋本为寻开心,所以只要有对手就行。掌柜的往对面座位上一指,喊声请,就只等这穷小子入座了。
  穷小子也不谦让,说坐就坐。坐下也不行礼,只顾着摆好座子,然后就把白棋棋盒抱在怀里了——这意思,我想赢,你得让我先下。
  众人见这穷小子虽没规矩,却也傻得可爱,纷纷忍俊不禁。那掌柜的自然也不争执,便由着这穷小子拿了白棋,行个礼,道了声“请吧”。
  棋子落下,战局便开。众人看那穷小子,一招一式倒也堂堂正正,像是个见过些世面的棋手,本领不算太差。但是这掌柜的可是个厉害角色,穷小子虽然有本事,却还是抵挡不住这掌柜的攻势凌厉。而这穷小子下棋习惯偏偏不好,不爱仔细考虑,随手就下,往往一落子就留下破绽,被那掌柜的抓住漏洞阵阵斩杀。
  一局棋下来,穷小子虽然竭尽全力,却无奈总是棋差一招,最后也没能挽回败局。
  众人看罢,自然又在一旁暗暗称赞这掌柜的棋艺无双,不愧是这茶楼镇场子的好手。偏偏那穷小子似乎不服气。
  “这一局胜负相差不大,就这么输了我可不服。要不这样,我们再下一局,若我胜了那胜负相抵,两不相欠;若我输了就两局棋一块算彩银,如何?”
  掌柜的看这穷小子是真心想下,不是赖账,加上这对手水平确实不错,掌柜的下得非常尽兴,一高兴也便答应了。
  难得有个能下得这么过瘾的对手,多下一局又有何不可呢?
  这第二战,双方一上来就针锋相对,很快被杀成了大胜负。只见盘上几条大龙互相纠缠,输赢一转眼就能颠倒,观战者都紧张目不转睛了。
  终于杀到最后,还是掌柜的棋高一着,以妙手屠了穷小子的大龙。胜负既分,这穷小子也便无话可说了。
  众人哈哈笑着,纷纷为掌柜的讨要这穷小子的彩钱。
  然而,这时候穷小子却只是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众人不解,继续追问,穷小子才终于委屈地说道:“我身上根本没有一分钱的银两……”
  来茶楼下棋,却居然没带银子?大伙看这穷小子敢在这里坐着,还以为他虽然衣服破烂了点,彩钱至少是准备好了的呢。
  再回想起来,穷小子刚才要下第二局,只怕也是因为根本没银子赔,想再赢个两不相欠吧,却没想到输了更多。
  这下子棋手们不干了——这可是坏规矩的,不能让你在掌柜的面前下霸王棋啊!
  穷小子嘟囔着嘴,往茶楼外面看了看,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猛地说道:“我身上虽然没有银子,但是我牵来了一头驴子。既然我现在没钱还彩银,我就把这驴当彩银抵押在您这儿,等我有银子了再回来赎这驴子,如何?”
  大伙往茶楼外面一看,果然见外面树边拴着一只又老又瘦的驴子。
  掌柜的本也不是坏人,没打算真逼着这穷小子马上给钱。既然人家承诺了要还钱,还愿意把驴子给抵押下来,那咱今天就放过他又有何不可呢?
  “等你有了钱,可得记住来赎这驴子!”掌柜的嘱咐了一声,便放那穷小子走了。穷小子千恩万谢,但一离开茶楼便飞也似地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只惹这一茶座的人看了半天笑话。看那穷小子飞奔出去的劲头,与其说是羞愧难当,倒不如说——有点像是兴高采烈。掌柜的也不计较这许多,吩咐小二把驴子牵入后院,用好料喂养,不能坏了人家的牲口。小二领命,此后每日好生照顾这驴,自是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