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45

方圆群英志——445

哎呀,忙中出错,贴漏了一段,大伙恕罪。
  这一段是接在第一段后面第二段前面的,请大伙再看一遍吧……

  “等你有了钱,可得记住来赎这驴子!”掌柜的嘱咐了一声,便放那穷小子走了。穷小子千恩万谢,但一离开茶楼便飞也似地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只惹这一茶座的人看了半天笑话。看那穷小子飞奔出去的劲头,与其说是羞愧难当,倒不如说——有点像是兴高采烈。掌柜的也不计较这许多,吩咐小二把驴子牵入后院,用好料喂养,不能坏了人家的牲口。小二领命,此后每日好生照顾这驴,自是不提。

  奇怪的是,自那茶楼两场大战之后,整整一个月世间那穷小子都杳无音信。掌柜的把整个扬州城都打听遍了,却没有一个人知道那穷小子底细,若不是活生生有头驴养在后院这掌柜的都要以为那天那一战就是做了场梦了。
  然而,这一个月,扬州城外画舫棋界却流传出了许多传言,说有一个绝顶高手在那里大杀四方,几乎把整个扬州画舫给杀翻了。
  在这里需要系统给大家介绍一下扬州画舫在围棋界是个什么概念了。
  明末清初,天下大乱,公卿阶级进行了一次大型换代洗牌,那时由于时局动荡使得棋手生活受到了巨大影响,一时间公卿棋手这个阶层几乎消失了,天下各路高手都流落到民间棋界赌棋为生。但是习惯了高雅围棋环境的公卿棋手突然之间沦落到要终日跟茶楼里那些七教九流的人混迹在一起的境地,他们心里自然有点不甘,那份孤傲心仍时时作祟。
  他们需要一个比较接近当年风雅公卿府感觉的地方来对弈。很快,他们瞄准了扬州。
  扬州早在明朝时期就是棋手聚集的地方,明朝后期以季心雪等人为代表,无数高手在扬州设阵应战天下豪杰。凡江南高手,说自己没去过扬州都不好意思出门跟人打招呼。久而久之,扬州一带成了江苏围棋重镇,在当时的围棋界有着“弈乐园”的美誉。
  而扬州城外沿河设有画舫,乃扬州城外一景。这些画舫其实就是停在岸边的游船,船上有开茶楼酒馆的,有烟花风月的,当然也有琴棋书画的。这些船既可以沿着护城河往下游驶入瘦西湖,也可以逆流驶向上游进入大运河,起初只是游览船,但因为在游客中太受欢迎,所以后来渐渐又有了许多其他生意。清朝前期,扬州画舫十分繁荣,流传出故事无数。乾隆年间文人李斗曾将当时流传于扬州画舫的各类故事集结成笔记集,取名《扬州画舫录》。书中记载了许多或离奇或唯美的故事,虽是野史性质,却也妙趣无穷。
  这画舫里的环境,无疑比起城内来者不拒的茶楼要显得有档次一些,于是许多自诩较高的棋手便不大爱去茶楼,而喜欢去扬州画舫里下棋了。当然,性质上仍然是赌棋。《扬州画舫录》中便收录了大量围棋故事,我们文中曾出现过的许多重要人物,比如周懒予、盛大有、程兰如等等,都曾作为画舫录故事中的主角或配角出场过。据书中记载,当时的画舫,常常早上船驶入瘦西湖,一直到晚上才回,而穿上十几二十个棋手就不干别的,只不停地下棋、看棋,围着几个棋座转来转去,一直杀到晚上尽兴了再下船,连风景都不怎么正眼看看。可见,当时扬州画舫在棋界是具有着特别意义的,在没有公卿棋手这一阶级的时代里,在扬州画舫下棋就是最高规格的享受了。
  清朝到了康乾时期,由于政治环境趋于稳定,公卿阶级重组完成,高水平的棋手们又回到了公卿当中去,于是扬州画舫棋手的整体水平急速下降了。但即使如此,凭借着在明清之际积累下来的人气,在扬州画舫下棋仍然是民间棋手的一大享受。
  想想看,坐在精心装饰的画舫船中,耳里听着悠扬的琴瑟丝竹之音,手中握着精美贵重的上等棋石,窗外是大运河沿岸风景或者瘦西湖的靓丽景色,弈完一局棋还能顺势在画舫内享受一顿美酒佳肴,隔壁几条船里可能还有烟花之地啥的……这是多么高级的享受啊!
  除了对弈环境好,扬州画舫同时还由于其有一定经济门槛的制约,使得来这里下棋的一般都不是茶楼里那种喜欢下小注看热闹的普通农民工匠,而是些有一定棋力等级的富家子弟或中下级职业棋手。也就是说,跟一般的茶楼棋界比起来,画舫棋界棋手的水平普遍要高一些,所以《扬州画舫录》中常有某些国手去下棋也陷入苦战的故事。
  然而,这个月,扬州画舫几乎被一个顶尖高手给灭了个遍。凡此人到场,在场纵使有再多豪杰也绝无一人能当其锋。

  距离那穷小子输驴之战一个月之后,也就是那个神秘的“画舫杀手”横行一个月之后,那个一直杳无音信的穷小子又一次出现在了那家茶楼外头。但是让众人惊得目瞪口呆的是——那“穷小子”早已经换去了身上的破旧衣裳,穿得华丽了起来,似乎是突然一夜暴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