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46

方圆群英志——446

  乾隆四年,浙江平湖,张永年府。
  当湖十局刚刚弈罢,众人正在回各自客房的路上。对于刚刚结束的这十局棋,每个人都只觉意犹未尽,久久难以从那激烈的气氛中回过神来。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大声惊叫了起来。随着这声惊叫,四周的人们也纷纷开始喧哗,一时间张府里竟然乱作了一团。
  大家纷纷向叫声传来的方向跑去。那是范施二人对弈的大堂外,先到一步的人已经把这里围得水泄不通,后到的人只得伸长了脖子往里看,或者四处打听究竟出了什么事。
  最早到的那批人,只驻足于墙边,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这大堂的墙上,被人用血红的墨写上了二十多个大字!
  各位读者先不要惊慌,这事儿不会往血腥悬疑的方向发展的,咱祖宗们还没这么玄乎。这墙上题字的行为,甚至在那时候都算不上道德问题,文人墨客走到哪里随手写首诗到墙上那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如果写得好人家主人还得把这面墙当成风景给保留下来呢。
  张永年从人群中拼命地挤了进去,站到了墙边,却只见那墙上写的是:
  手谈古艺生辉,二妙棋冠南北。
  龙虎相争竞雄威,难分伯仲。
  这算是半首打油词吧,内容其实就是赞范施二人棋艺无双,又难分高下,合当是在场某位文化人看完刚才的对局意犹未尽,于是挥毫而就的吧。
  古代文人就是这习惯,他们爱写,又自恋,觉得自己是著名文人,随便写几个字在人家墙上那都算是高档礼物了,这可是免费送给张永年留作纪念的……
  张永年只是笑了笑——他笑纳了。这算是棋局结束之后的余兴吧,没什么可说道的。
  但他显然没想到,事情并没有就此打住。这首打油词一出,满府的宾客们竟然争执起来了。
  “怎么能说难分伯仲呢?在我看来,范施二人虽然各胜五局,可是仍然略有高下之别啊!”
  “一山不容二虎,一天不容二日,棋界怎么能同时有两个大国手,范施之间必然有一人更强啊!”
  “我看范西屏更强,此五局虽然胜负各半,但若论子彩当是范西屏胜得更多!”
  “哪有这种算法,我倒觉得当是施襄夏更强。这十局棋,范西屏几乎局局陷入苦战,有几局若不是施襄夏一时疏忽范西屏早就输了!”
  “范西屏落子如飞,施襄夏每步棋却都要沉吟半晌,纵使棋力上不分伯仲,速度上也能分出高下了!”
  “施襄夏的棋无懈可击,范西屏却总留有空隙,相比之下自然是施襄夏更登峰造极!”
  各路宾客豪杰顿时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大阵营,双方谁都有理,谁都不让,结果竟然争得面红耳赤,昏天黑地了!
  吵嚷了许久,谁也没说服谁,倒是大家肚子饿了,于是便先去吃晚饭,打算等吃完了饭再回来接着吵。
  过了一阵,大伙吃完饭,按照约定再回来继续吵架。到了墙边一看,有一半的人火气立刻就倍增了,另一半的人却突然齐声叫好,就跟打了胜仗一般。
  原来,就在大伙吃饭这阵子里,不知是谁多事,又在这墙上多写了一首打油词:
  诗坛李白杜甫齐名,棋坛西屏定庵齐名。
  到底谁最有名?范西屏。
  这首看来不是文人所作,其打油水平已经到了难以再称为诗词的地步了。但是这几句倒是简单粗暴,明明白白地说了——范施二人确实都厉害,但是您要说到底谁更厉害,那当然还是范西屏啊。
  这算是挺范派的一次强劲攻势,一时间挺范派士气大增,挺施派怒不可遏,这场争吵愈演愈烈,眼看就要不能收拾了。
  张永年无可奈何,只好对两边都好言相劝,耐心安抚大伙的情绪,好不容易把这帮吵架的一个一个给劝回房间了。
  一场大战,看来总算烟消云散了。张永年擦了擦汗,筋疲力尽地回自己的卧房休息去了。
  可是他刚走了没多久,外面又突然吵起来了。张永年叫苦不迭,急忙再出来看,却只见众人又围在那堵墙边,吵得不可开交。
  真是风波不断的一天啊。张永年叹了口气,批了件衣裳,再跑过去看情况。一看那面墙,张永年真是哭笑不得。
  墙上又多了一首打油词:
  昔有诗圣诗仙,今有棋圣棋仙。
  到底谁是真仙?施襄夏。
  很明显,挺施派看这墙上写着一首挺范的“诗”,没见挺施的言论,他们心里怎么想都不舒服,怎么睡都不自在,于是忍无可忍,偷偷跑来也写一首进行反攻了。至于其诗词水平——还真是愧作古人啊……
  以这第三首为导火索,两派的争执达到了顶峰,整个张府简直要被吵翻了。张永年一看这情况,知道这事情已经闹大了——他要再不管管,棋界从此分裂不说,自家一面墙估计非得被众人写满了字给写毁了不可。
  张永年急忙跑去范施二人房间,把这二位真神给请了出来。范施二人一听事情来龙去脉,真是哭笑不得,于是急忙来到那面墙前替张永年把众人劝回去。
  众人这边正吵得激烈,突然见两派的两位精神领袖亲自到场劝他们别吵了,两派众人顿时就脸红了——你看人家自己都没为这个吵架,咱们这帮人在这儿瞎起什么哄啊。
  何况棋艺高低那是要在棋盘上见胜负的,在会场外墙上涂鸦算什么能耐,难道要决胜负还得取决于谁在外面墙上写的诗多吗?
  众人羞愧之下,主动帮忙把墙上三首诗都给擦了,然后给主人张永年一通道歉,方才离去。
  一出闹剧,至此平息。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随便跑到人家墙上写字炫耀,你永远不知道你能惹出多大乱子来……
  这个故事,笔者是从一部名叫《中国围棋史演义》的书上看来的。其原文究竟出自哪里,笔者还真不知道。不过,对这个故事的真实性,笔者抱有强烈的质疑——那几首打油词写得实在有失水准,不像古人作品,也不知是不是记录有误……
  由于对其真实性有质疑,笔者在当湖十局段落中没有写出这个故事来。不过,这类故事也许并非捕风捉影——
  两位齐名棋手究竟谁更强,这种段子即使放到现在,也是各大围棋网站里长年争论不休的主要话题。这种事情,在中国恐怕是有历史传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