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48

方圆群英志——448

  在游历吴楚的这些年里,施襄夏的思想却和以前相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有那么一阵,施襄夏满脑子都是跟范西屏决斗,要超越范西屏,甚至以此为动力先后在京城和浙江与范西屏两度大战出手。不过经过当湖十三局激战,施襄夏已经看开了——他想要的,其实都已经得到了,能与那个他从小就敬仰佩服的师兄战得胜负大致相当,这已经足够了。
  但当他把眼睛从师兄身上移开,再次看向整个棋界的时候,他惊呆了。
  昔日他曾觉得高不可攀的整个棋界,如今竟然就在他的脚下,他必须要俯瞰下去,才能看见其它棋手的名号。他在与范西屏互相争夺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已经将天下棋界远远甩在了身后。昔日的京城五霸,已经无一人是他的对手;能在棋界其他对手面前百战百胜的胡铁头、童金刚,一遇到范施就大败而归,几乎无一胜绩;天下除了范西屏,甚至几乎再也找不出一个能跟他施襄夏下对子的对手了!
  范施之后,天下还有哪路棋手能站到他们曾经所立的高度上再俯瞰棋界?
  当湖大战之后的那几年,施襄夏来往于吴楚之间,其实就是在寻找着这样的人——他想看看,假如棋界没有了范施,会是什么样子。
  吴楚之间,历代国手辈出,乃是中华棋界的中心地带。如果这里没有一个足以与他争夺的年轻棋手出现,那么施襄夏已经几乎可以说——继范施之后,棋界已无人矣。
  可惜,事实正是如此。施襄夏在吴楚之间游历多年,看到的却是是一个已经没有人能触碰到范施高度的棋界了。
  于是,某年某月某日,吴楚之间某地,当众人满怀期待地得知范施二人再次相见,要一同游历一段时间的时候,施襄夏向范西屏提出了一次新的挑战。
  “天下人莫不希望知道你我之间的高下。”施襄夏轻声说道,“师兄,你有没有胆子真的跟我一决胜负?”
  范西屏却淡淡地笑了:“当年当湖一战,你我胜负已分,只是我们都约定不说出去而已。如今,你却想让我们再次回到那时候剑拔弩张的样子吗?”
  “这一次,我不是要跟你在棋艺上决出胜负。”
  范西屏微微愣住了。
  施襄夏的脸上,有些阴郁:“你我的棋艺,不分伯仲。史籍上留下这样的记载就足够了,我不想再让人多写一笔。但如果我们的较量仅止于此,那棋界就将在我们的较量之后便灰飞烟灭了。”
  “师弟,你究竟想比什么?”
  “我要跟你比,谁能拯救这棋界。”
  拯救这棋界?
  “师兄,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当年师父没有收你我二人为徒,如今的棋界会是什么样子?”
  范西屏嘿嘿笑了笑,脸上仍是那副漫不经心的表情:“也许程兰如那老头儿现在还是天下第一,胡铁头这种货色也能称王称霸了。”
  在范西屏的笑声中,施襄夏脸上的阴郁更加凝重了。
  “幸亏当年师父教出了你我二人,如今天下棋界才有范施二位棋圣。”施襄夏缓缓说道,“但是,你我死后,天下棋界会是如何?若没有了你我,棋界还有谁能做天下国手?”
  施襄夏的话,却让范西屏笑得更开心了。
  “天意自有安排,你我才三十多岁,何必操这个心呢?”
  “三十多岁……”施襄夏喃喃地答道,“黄龙士三十多岁时,已经收徐星友为徒了。若不是这一举,黄龙士英年早逝之时只怕棋界早已没落。黄龙士先生不愧是一代棋圣,他早在那时就已经感觉到棋界少了他便会落入低谷,所以穷尽生命也要教出一个徐星友来为他传播他的棋理。若有一天,你我也如当年的黄龙士一样骤然辞世,棋界的未来要靠谁来支持,师兄你心中可想得出哪怕一个人选吗?”
  “这种事情,自有天意安排,你我凡夫俗子,又怎能一窥天命?”范西屏笑道,“等到你我死时,自然会有你我所不知道的人出现在棋界,力挽狂澜,将你我的棋继续传承下去。当年徐星友先生引退之日,不是也没想到棋界还有你我二人吗?我相信天命,天不绝棋道。将来会如何,就交给天意吧,你我只需要享受上天如今赐给我们的一切就好了。”
  说完,范西屏只顾笑着欣赏江南美景,施襄夏却始终沉吟不语。
  临分别时,施襄夏拱手向范西屏行了一礼。
  “师兄,这是我向你发出的最后的挑战。”施襄夏轻声说道,“你我二人,能为后世留下传人者,便是胜者。”
  范西屏却只是笑着摆手道:“这一战,我恐怕根本没有应战的必要……”

  范施二人的再次相聚,就这样简简单单地收场了。
  人们失望地没有等到第三次范施大战的棋谱,但没有人知道范施之间其实已经隐隐有了"第三次大战"的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