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49

方圆群英志——449

  乾隆十一年,范西屏受邀前往太仓游玩。
  太仓有一户大户人家,姓毕。这家的老爷毕见峰,十分好棋,日夜不倦。他对范西屏的棋艺十分崇拜,堪称范西屏铁杆粉丝。范西屏对这位粉丝也非常信任,每次来太仓玩都一定会住在毕见峰家,二人关系亲密得如同一家人一样。
  这一年,范西屏再次入住毕家。如以往一样,毕老爷邀请了太仓各地知名棋手汇聚一堂,共同欣赏范西屏的棋艺。范西屏这个人,就喜欢这种阵仗,大家都在一起称赞他的棋艺让他觉得特有面子,心里特舒坦。
  另外,范西屏多年在棋界当大神,自然对于如何摆谱宣传自己十分在行。他的惯用招数是——前半盘胡下,后半盘生生给你赢回来,让对方对他的棋艺无法不佩服得五体投地。
  比起从头到尾都压着对手打,先给对手一丁点希望然后再亲手把这点希望掐灭,这才能真正把对手打到心惊肉跳,叹为观止。
  当然,范西屏只有在对弱手的时候才玩这种心跳,对阵施襄夏这样的高手他可不敢。不过因为他这个习惯不好,所以在当湖十局当中常常在布局因为随手吃亏,这事儿咱们已经讲过,就不细说了。
  那天的对弈,范西屏自然故技重施。
  在毕家宅院,各路高手把这宅子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就跟毕家多盖了几面墙似的。范西屏这边仍旧是一副漫不经心,放荡不羁的样子。对弈起来,只见范西屏步步不假思索,下出的棋招招都莫名其妙,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不小心棋子从手上滑下去随便落到了盘上某个点上似的。布局完了,只觉得范西屏这局面没人看得懂,不知道这位棋圣脑子里又有什么新鲜想法了。
  布局结束,到了中盘,对手开始叫阵了。范西屏一见,兴致立刻就涌上来了——好玩的来了!
  只见刹那之间,盘上风起云涌。史料原文记载:及合围讨劫,出死入生之际,一着落枰中,瓦砾虫沙,尽变为风云雷雨。
  这段话,可是一位状元郎写的(这位状元郎马上就会登场,大家先别着急)。看看这状元郎的文采,就是不一样。单看这一句,就能让人感觉得到整盘棋的杀气。一招出手,盘上原先布下的棋子哪怕只是瓦砾虫沙,一瞬间也就全都变成风云雷雨,势不可挡了。
  这句话写得是真精彩。
  说它精彩,不仅仅是因为修辞用得好,关键是人家这不是胡写,细细品味一下是可以分析出当时棋局情景的。抛开文采,单从技术上说,这段话表达的意思是:范西屏早先落在棋枰上那些看上去不知所云的棋子,到了双方大对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时候,全都派上了用场——有的棋子在攻杀之后恰恰成了远处的援兵,早早就断了地方归路,成了一招“罩”或“截”;有的棋在别处成劫的时候顿时成了绝好的劫材,用我们现在的话说叫做“留下了味道”,到了生死关键之处成了胜负之招。
  这些手段,有可能是范西屏事先已经想好了的,也有可能是范西屏先前就是随便下,局面到了这里突然发现能用于是就用了。不论哪种情况,体现出的都是范西屏惊人的掌控力和计算力。
  就这样,范西屏轻轻松松地连连获胜,杀得那些当地高手目瞪口呆,惊为天人。这就是范西屏的宣传方式——叫你猜不透。
  这种宣传的结果是,一局棋下完,众人惊得目瞪口呆,吓得面无人色,忍不住啧啧称赞,说范西屏乃是神仙下凡,绝非凡人可敌。范西屏那感觉,简直是如坐云端啊。
  而这天在看棋的众人中,还有一个面生的少年。这少年年纪不过十六七岁,生得却是俊美异常,又兼儒雅气质,在众人中显得格外醒目,十分惊艳。此时他看着范西屏的棋,只觉妙不可言,一时间竟看出了神,呆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这个少年很快引起了范西屏的注意。
  “毕老爷,这位少年是……”
  毕见峰急忙看去,见一个俊美异常的少年正看着棋枰发呆,微微笑了笑:“这是我的孙儿,名叫毕沅。”
  “孙儿?”范西屏一愣,“过去我来太仓,似乎从未见过他。”
  毕见峰叹了口气,缓缓说道:“他父亲成婚之后便离开了这毕府,本想着当是前程似锦,岂知不过几年便英年早逝,只剩下了毕沅和他母亲二人相依为命。毕沅的母亲张氏凭一人之力把这孩子养大,又把他送去名儒沈德潜先生处从学,所以这些年一直不在我身边。如今这孩子已经学有小成,便和他母亲一同回了我这里,打算再好好教导,过几年便去参加乡试。”
  范西屏微微点头,突然笑道:“这孩子,会下棋吗?”
  “似乎在沈德潜先生处学过一些,下得还不错。”
  范西屏突然转向毕沅,轻声问道:“小公子,可愿意和我下一局?”
  毕沅一听,棋圣要找他下棋,岂有拒战之理?
  于是毕沅恭敬地行了一礼,便兴冲冲地坐到了棋座对面。毕沅行礼的那一刻,那标准的礼仪动作简直让范西屏看到了年少时的施襄夏的影子……
  这孩子,让范西屏感到了一丝久违的亲切感。
  那局棋,棋份定为范西屏让三子。
  一局棋,很快便下完了。
  范西屏下棋,出了名的落子如飞。而这小毕沅,跟范西屏这样的高手下棋,居然在速度上不落下风!再看棋招,虽然远不能和范西屏的高远意境相提并论,但却也有板有眼,颇具风格。一战下来,范西屏已明显地感受到了这孩子身上的那股聪颖和罕见的天赋了。
  他打从心底喜欢这个孩子。
  “范先生,我孙儿棋艺如何?”
  毕见峰问完,范西屏却沉吟良久而不作答。
  过了一会儿,范西屏突然抬起头来,轻声向毕见峰问道:“毕老爷,能把这孩子送给我做徒弟吗?”
  一句话说完,大家惊得鸦雀无声。
  范西屏主动开口找毕见峰要徒弟,这可是件了不得的事情啊……
  毕见峰一下子愣住了,支支吾吾地说道:“范先生,何出此言?”
  范西屏语无伦次地答道:“这孩子如果跟着我学棋,可以下到次国手的水平!”
  次国手,在这个只有范施二人能拥有国手称号的时代,也就是说毕沅可以学成范施之下,万人之上的程度。再联系到范西屏这个人一贯自负,从来不肯贬低自己,我们甚至可以猜测范西屏内心的想法是——这孩子可以称为下一个范西屏啊!
  在范西屏看来,毕见峰是自己的大粉丝,把自己供得跟神明一样。如今他范西屏亲口开口找毕见峰要徒弟,而且这个人还是好棋如命的毕见峰的亲孙子,再加上范西屏亲口承诺能把这孩子教成范施之下,万人之上的高手……
  范西屏几乎想不出任何一个能让毕见峰拒绝自己的理由。所以,当范西屏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从心底坚信毕见峰绝不可能拒绝。他几乎从问出这句话的一瞬间,就已经在等待着毕见峰兴奋地握着他的手大声喊“求之不得”了。
  然而,毕见峰缓缓摇了摇头。
  “这孩子还有学业……”
  那一刻,范西屏呆住了。
  “这孩子跟着我学棋,可以当次国手啊!”范西屏只是加强语气又重复了一次,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了,“次国手啊!次国手!”
  什么学业,难道能比当天下第三强的棋手更重要吗?
  然而,范西屏只是无奈地看着毕见峰摇头。从那天之后,毕见峰严令禁止毕沅下棋。毕沅的人生,就因为范西屏的一句话,从此与围棋绝缘,一心学习文化去了。
  多年后,毕沅高中状元,成为了有清一朝著名的文人。后来他为范西屏写了一首诗,而这段故事被他写成了这首诗的序。
  而范西屏,也许直到那天众人散去也不敢相信,一直那么崇拜他的毕见峰居然拒绝了他的要求,并亲手毁了这个难得的棋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