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52

方圆群英志——452

  几日后,苏州。
  一封信送到了一户姓李的人家。
  这户人家有一位少爷,姓李名良,字宁士。这位李良,是一个典型的棋痴。他从小就沉迷于围棋,为了下棋根本不屑去读诗书。不论早晚春秋,愁苦欢愉,从来没有一天离开过围棋。而他棋瘾之大,也可以说是世所罕见,往往一下就是一天加一通宵,从早下到晚,再从晚下到早。除此之外,这李良最值得称道的一点是他的棋品极好。凡李良下棋,赢了绝不翘尾巴,甚至还去安慰输棋的那位;输了绝不发脾气,甚至还因为遇到了高手而喜气洋洋的。
  棋品如人品,人品如其名,李良是个从里到外的大好人,苏州棋界有口皆碑,堪称棋界君子。苏州一带茶楼棋手都爱跟他下棋,他的朋友也遍布苏州城。
  这一天,李良收到的这封信,就是一个老朋友寄来的。这个人,名叫蒋昂霄。
  蒋昂霄其人,生平不可查,只知道是李良的老乡,也是苏州一棋痴,早李良几年,后来去了上海棋界发展。
  过去蒋昂霄在苏州时,这二人想必也是老对手吧。
  偶然收到了老朋友蒋昂霄的信,李良心想着这家伙一定是在上海混得出人头地了,这是来炫耀或者拉他去上海的吧。
  李良打开信读了起来。不过几分钟工夫,李良脸上的表情由淡然转惊愕,然后又由惊愕转为猛喜。突然之间,只见李良把信一扔,大步向自己家人们跑去了。
  “快!”李良大声喊道,“快收拾东西!我要去松江了!”
  家人们都愣住了——怎么看了一封信,说走就走?
  “施襄夏!”李良语无伦次地喊道,“我要去做棋圣施襄夏的徒弟了!”
  原来,那是一封邀请函。
  那位蒋昂霄在松江,机缘巧合认识了上海围棋名宿钱长泽。几天前,钱长泽突然找到蒋昂霄,说要为他推荐一个师父。蒋昂霄问是谁,钱长泽回答说是施襄夏。蒋昂霄说你开玩笑呢,钱长泽说不信你跟我去看。蒋昂霄看完傻了,钱长泽就问你还能不能再拉个人过来一起学,蒋昂霄马上就答应了,回到家就给李良写了封信。
  所以说,这人品好就是容易得到机会,李良这个好人朋友满地,所以当他的朋友碰到了好事第一反应就想到他了。
  李良拿着蒋昂霄这封信,飞速就赶去了松江,从此拜入施襄夏门下,认老朋友蒋昂霄做了大师兄。后来,这李良成为了施襄夏最喜爱的弟子,从此常年伴在其左右,这是后话。
  不久后,蒋昂霄和李良二人迎来了施襄夏的第一节课。二人心中那跃跃欲试的心情可想而知。
  天下最强之一的施襄夏教棋,会怎么教呢?他教棋跟别人会有什么不一样呢?学完之后他们会不会也像施襄夏一样强呢?
  这股兴奋劲,大家一定能想象得出来吧。
  然而,真正上课的时候,他俩傻了——俩人面前,甚至连棋盘都没有!
  施襄夏教下棋不用棋盘?
  “师父,咱们怎么学?”李良忍不住轻声问道。
  “把我说的都牢牢记住,这就算是学了。”施襄夏答道。
  俩人面面相觑,又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下棋?”
  “等你们把我讲的全都理解了,我就跟你们下指导棋。”
  说完,施襄夏开始滔滔不绝了。只见施襄夏嘴里说着,手上比划,将棋盘上的大道理一一道来,讲得玄之又玄,头头是道,一口气就讲了几个小时,中间都不带休息的。这俩徒弟看傻了——师父这造诣真牛,讲这么半天脑子里的货都不断,看来本事是真不假,可是……
  “师父……”李良怯生生地说道,“有句话,我说了您别生气啊。您讲得很好,我们听着也觉得很厉害,心里都在叹服师父您真是名不虚传,让人惊叹啊。可是有一个问题——我们一个字也没听懂……”
  这么问是有风险的,要是施襄夏咽口气,又从头开始再讲一遍,他俩这个月就甭打算休息了。
  施襄夏轻轻捧起身边的茶,缓缓抿了一口,淡淡地答道:“你们现在不需要听懂我在讲什么,只要把我讲的都记住就可以了,以后你们自然会明白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这俩徒弟疯了——相比之下,刚才想着施襄夏要是从头又讲一遍怎么办,现在看来还不如让施襄夏从头再讲一遍呢……
  只见这施襄夏又开始滔滔不绝往下讲,都不带喘口气的,听得这俩徒弟如堕云端,不知所谓。
  “师父……”李良又怯生生地问道,“您一次讲太多了,我们也记不住,不如咱们今天就学到这里,您慢慢将给我们记住吧……”
  蒋昂霄在旁边一个劲儿地点头。
  施襄夏又轻轻捧起身边的茶,又缓缓抿了一口,又淡淡地答道:“学棋最忌讳思绪中断,一旦断了再想接上就难了,所以一定要一口气听到底。你看你们现在打断我,这不是逼我从头讲一遍吗?”
  “别!别!师父,您接着往下讲就行,我们下次斋戒沐浴,养好精神再来听您那完整版吧……”
  后来,李良自己记述说,施襄夏教棋,每次想教他一套招法,总是要“先括以大意虚神”,把这步棋的棋理先详细地给概括出来,然后再让他去学招法。虽然看上去很美好,但是——“境熟手滑,无得也……”
  境界是老熟了,可是手笨,到最后还是啥也没学会……
  所以说,自己棋下得好,也未必就能教得好啊——要学施襄夏的棋,你非得有施襄夏这种涵养和毅力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