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53

方圆群英志——453

  先不说蒋李这两位弟子在施襄夏门下受多少摧残吧,先来说这事儿的影响。施襄夏开始收徒弟了,这件事很快就像台风一样席卷了整个江南大地,深深震撼了江南棋界。一时间,江南各地往钱长泽这位牵线人那里寄去了大量的信件,这阵势把见惯世面的钱长泽都给吓着了。
  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再不想出个招来这钱府快成邮局了!
  钱长泽考虑了两年时间,终于对施襄夏说道:“施先生,咱这儿庙小,装不下这么多信,下人们每天一堆一堆来回报也挺可怜的。我有个招儿,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施襄夏一行礼——愿闻其详。
  钱长泽深吸一口气,答道:“要不,您去扬州试试?”
  扬州这地方,围棋盛行,昔日更有“弈乐园”美誉,棋界高手常年出入于此,乃是江南棋界名城。
  “我与扬州的都转盐运使卢雅雨大人熟识,卢大人也非常欣赏施先生棋艺。若施先生去了,卢大人必定车马相迎,好生款待。”
  施襄夏愣了——什么意思,您自己不想遭这个罪,就找个替死鬼来遭罪啊?
  看出了施襄夏的疑虑,钱长泽接着笑道:“到了扬州,那里棋座众多,更兼扬州城外画舫乃是棋界一大盛景。施先生去了扬州,大可以在茶楼或画舫上开一个讲堂,向所有有志向先生学棋的人讲授棋理,并进行指导,如何?”
  施襄夏一听,立刻高兴了起来——对啊,如果能大范围授徒,将来培养出一个接班人的可能性不就更高了吗?
  施襄夏立刻开始做准备,几日后便拜辞钱长泽,带着家人和两个徒弟浩浩荡荡杀进了扬州城。扬州都转盐运使卢雅雨早收到钱长泽书信,听闻施襄夏要来,兴奋不已,急忙派人前去迎接。很快,按照施襄夏的吩咐,卢雅雨亲自出面给施襄夏找到了场地,摆满了上等棋具,广发请帖——棋圣大讲堂,从今日开始,每周一次,地点扬州城,大家千万不要错过哦!
  一听说施襄夏开办讲堂了,江南各地有志学棋之人真是“蜂拥而去”,一时间扬州城到处都是棋手,哪里都是棋局,好一番热闹景象。不知道那扬州盐商胡铁头有没有趁这个机会也去听听棋圣上课,不过按照流传至今的棋谱(胡铁头与施襄夏对弈棋谱数量明显多于范西屏)来看,挑战估计是没少的,而且银子也是没少输的——输一子赔一两银子嘛。
  施襄夏就这么暂时在扬州卢雅雨府上安了家了。每周一趟,他都要去做个讲座,做完讲座再跟听讲座的人下下指导棋。由于施襄夏棋力明显强过其他所有人,所以施襄夏在扬州是只下让子棋的。即使如此,他仍然胜率惊人,直教整个扬州城惊为天人,感慨棋圣名不虚传。
  这些听讲受指导的人中,有一个名叫黄及侣的少年。
  这黄及侣,里籍不详,只知道他是个年轻棋手。他下棋,冷静而慎重,深有施襄夏之风。
  另外,黄及侣本人其实是有师父的,这个师父来头可还不小呢……

  那天,黄及侣拿着他与施襄夏对弈的棋谱,快步跑进了扬州城一个偏僻的角落里。
  那里,住着一个老人。
  黄及侣在老人面前把整局棋一步一步地摆了出来。老人只是静静地看着,不发一言。许久之后,棋摆完了,老人却轻轻地叹了口气。
  “不愧是施襄夏,棋艺比起当年又更加炉火纯青,真不愧棋圣之名啊。”
  黄及侣对这个老人毕恭毕敬,立在一旁,只是轻声说道:“施先生如今就住在卢雅雨大人府上,每周会做一次讲座。师父如果有意,可以去见见他。”
  老人的眼中突然露出了一丝锐利的神采。
  “范西屏在不在扬州?”他突然冷冷地问道。
  黄及侣摇了摇头。
  老人微微笑了,站起了身子:“走吧,去拜访一下师父的故人。”
  第二天,卢雅雨府上来了一位宾客,说是来找施襄夏的。施襄夏不知是哪位朋友,于是快步出来相迎。一见那老人,施襄夏猛然一惊,急忙躬身行礼。
  “晚辈施襄夏,拜见程先生!”
  这正是:
  棋圣扬州开棋座,江南风雨卷江波。
  深海龙宫惊老龙,千年魔都汇神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