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56

方圆群英志——456

  从此,程兰如的故事结束了。而施襄夏仍旧在扬州每日授徒讲课,记无可记。倒是一直闲不住的范西屏这边,又有故事了。
  在程兰如晚香亭大战两年之后,乾隆二十一年,范西屏来到了南京。
  这次来到南京,不知究竟是范西屏自己闲游过来的,还是受人邀请过来的。他彼时还不知道,此地有一位少年早就等着他了。
  那一日,范西屏到了茶楼,只见有一位少年已经坐到了棋座旁。
  那少年,面相清秀,却隐隐藏着一份凶悍之情。范西屏即使远远看着,也能感受到一丝敌意。
  “范先生,这就是要找你挑战的少年。”众人对范西屏说道,“此人名唤李步青,不知何地人士,只知道招法凶悍异常,这几天好几位茶楼高手都被他杀得惨不忍睹,范先生要小心啊!”
  范西屏看那少年,虽临大敌,而无一丝惧色,气息平稳,沉着冷静,真有大将之风,不禁暗暗称奇。
  二人入座,几句寒暄,轻易便定下了棋份——范西屏授二子。
  能在范西屏手下受二子的,在当今棋界都是顶尖高手。纵使那胡铁头、童金刚这类茶楼煞星,在范西屏二子之下尚难招架。这李步青年纪轻轻,只怕不是范西屏的对手。
  众人心底都这么想着,却唯有范西屏不以为然——这孩子的气场,和那些铁头金刚之流截然不同,他对弈时有着一股天然的霸气,那可是王者之气!
  果然,两边一交兵,不过试探几手,范西屏竟感到手紧了!
  范西屏已经多年没有碰到过让二子还手紧的对手了……
  很快,双方在上边掀起了一场血战。只见棋盘之上,黑白两军攻守变幻,各逞高招。范西屏使尽平生绝学,将一队队白子弈得出神入化,上下翻飞。那李步青虽被范西屏神乎其技的军略杀得晕头转向,脚下阵法却竟然丝毫不乱,攻守得宜,始终不曾大败!一旦发觉范西屏的空当,李步青竟然还敢主动杀出阵外,与范西屏进行白刃缠斗!
  战斗从上边渐渐蔓延至全盘,其间复杂变化直教观战众人眼花缭乱,莫能辨明。后半盘李步青几招妙手,甚至让范西屏也大吃一惊,连连受损!范西屏从这棋中,看到的是新一代大国手的影子!
  最终,范西屏惊险地在李步青的攻势下将白棋大龙做活,全局以白棋获胜而告终。
  这么惊心动魄的一局棋,范西屏已经多年未曾遇到过了。
  “范先生,明日我还在这里挑战你,你敢应战吗?”
  李步青的声音坚定而有魄力,使得范西屏也不禁为之一振。
  李步青走了之后,众人问范西屏此子棋力如何。范西屏呼出一口寒气,指着棋盘说道:“你们看这个角部的变化。李步青的黑棋攻逼此角,其招法力量强大,精妙异常,若不是我做他的对手,换了别人来,这个角必定被他连根拔去了……”
  众人听罢,不觉惊出了一身冷汗。

  此后接连数日,李步青与范西屏一直在茶楼间缠斗。这李步青年纪虽小,但棋力着实不弱。范西屏授以二子,竟需要竭尽全力才能与他斡旋!
  最终,双方以二子棋份大战六局,竟弈得三胜三负,不分高下!
  最终,那第六日战局结束之后,李步青微微皱着眉头,向范西屏行了一礼。
  “多谢范先生连日指导,李步青获益良多。如今看来,我的棋力还只能达到受先生二子的地步,这已是极限了。我们继续下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今日之后,我不会再来这茶楼向先生挑战了。但数年之后,我将磨砺棋艺,再向先生挑战,望先生好生准备应战。”
  说罢,李步青昂首而去,之后果然再没有回来。
  这个名字,就这样印在了范西屏的心底。这趟南京之行,与李步青的相遇,是范西屏最大的收获。
  但是,范西屏当时一定还想不到,他与李步青的故事还没有结束。李步青,最终将凭借着这段故事名扬天下。
  两年后,范西屏闲游到了苏州。一进苏州城,他便收到了一封信——
  范先生,我又要来向您挑战了。
  落款:李步青。
  当时李步青已经在苏州等待着范西屏的到来了。
  这一天,果然是要来的。范西屏轻轻握住了拳头。
  这正是:
  金陵一战方落定,苏州又起风云来。
  真金焉能少淬炼?且待国手试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