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58

方圆群英志——458

  那一年,在苏州,李步青再一次坐到了范西屏的对面。但是他们的棋份,却已经不是两年前的受二子了。李步青两年前与范西屏交手,就已经在受二子的情况下战成平手。如今李步青名声远在那时之上,棋艺只强不弱,于是大家便自然要求李步青再进一步,以受先的棋份向范西屏发起挑战了。李步青这小子,也着实有股霸气,竟然大手一扬,就这么决定了——受先挑战范西屏!
  对于李步青来说,这是豪气和胆色。但是对于范西屏来说,却略带侮辱。
  说到这里,咱们就要介绍一下这些年范西屏都跟什么样的对手下过对子了。
  这些年,跟范西屏下过对子的,除了施襄夏和童和衷之外,只有一个名叫臧念宣的笑话而已了。
  那臧念宣,不知其名,据说是通州人。此人也算有些弈名,但是太好虚名,又喜欢装出一副宗师样子在别人面前炫耀,于是为了捞一点炫耀的资本便跑去找范西屏对弈。他本意是想爆冷给范西屏制造点麻烦,这样一来他名声也就传出去了。哪知道这小子自己本事不到家,一跟范西屏交手被人家让了三个子还杀得七零八落的。臧念宣不服,强行把棋份提到了受二子,结果更是惨不忍睹。为了捞点好看的名声,臧念宣动起了歪脑筋,塞给范西屏一大堆银子,请他跟自己对子下一局。
  跟范西屏下过对子,这名声传出去得多响!
  这件事的结果,有两种说法。一种说范西屏答应了,然后随随便便糊弄了他一局,让他赢了。第二种说法是范西屏拒绝了,可是这臧念宣不肯善罢甘休,于是自己胡乱做了一局,号称是他受先胜范西屏的对局。这局棋的棋谱,流传到了现在,不过两百多年来质疑声就没间断过。大家纷纷表示,这局棋若是范西屏这位棋圣下出来的,那也下得太失水准了。
  臧念宣这人具体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物呢,我们从关于他的记载当中也不难总结出来。说又有一次,臧念宣跟别人说起范西屏的著名棋书《桃花泉弈谱》,放话说“这部书虽然收录了许多变化图,但是每一个图谱正招就一两幅,我可以教你个捷径,我把这书里的正手直接告诉你,别的你就甭看了”。其大言不惭大致如此。
  那么您要问,这臧念宣可能是真的有本事呢?别急,这小子后来自己也写了棋书,咱们看看他写的棋书是什么德性就知道这人自己是个什么本事了。他写的书,题目叫《弈理析疑》。听名字,很厉害吧,直接就告诉你我这书就是给你解答疑惑的!翻开这本书乍一看,还真有模有样,说法见识都很可取,值得一看啊。不过——早在这书刚出来的时候,就有人指出这作者有道德问题了。这书中所写的许多观点,尤其是其中十五局棋的评语,许多都是直接转载自程兰如、施襄夏等人的著作,而臧念宣只管用了,却不注明从哪里看来的,显得好像这些观点是他自己得出来的一般。
  这个人的品行,由此也就大概能看出来了吧……
  正是出于对这个人的鄙夷,后辈棋手给清朝棋家排座次的时候,尽管这位臧念宣有一局“执白胜范西屏”的“光辉对局”,又有《弈理析疑》这么“经典”的著作,大家仍然对他的存在视而不见,大多不愿承认他作为棋手的地位。
  这种事情,你以为能骗得过谁啊……
  从臧念宣的故事当中大家可以看出,在范施傲立棋界的那段时期,能与范施下上一局对子这是多么巨大的光荣,以至于某些人宁可伪造也要弄出这么一局棋来了。范施二人遥遥领先于棋界的地位,也正是凭借着这“无人可受一先”的传奇奠定的。而现在,出现了一个众人认定可以和范西屏下对子的人——从范西屏的角度说,这意味着范西屏在棋界的地位下降,大家已经不觉得范西屏是不可触及的了。
  作为对比,在扬州那边,施襄夏教的所有徒弟都还老老实实受子跟施襄夏对弈着呢!
  于是,在苏州,这场后生晚辈李步青与前辈棋圣范西屏的较量拉开了序幕。
  至于棋局过程如何——对不起,别问笔者,问了我也不知道。
  不是笔者犯懒不愿意写这段,是这几局棋谱根本就没流传下来,甚至具体几胜几负都不知道。
  史料中只说,二人这第二次交手下了四局棋,最终结果是“互有胜负”。
  互有胜负,这个说法相当暧昧啊。是两边战成了二比二平,还是有一方三比一取胜了?这里面区别可是很大的:比如有可能范西屏可能连赢了三局,然后李步青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于是讨饶了一下或者贿赂了一下,范西屏也就做个顺水人情让李步青赢了一局,结果传出去就成了“互有胜负”,听起来还以为俩人旗鼓相当呢(这是清人裘毓麟的说法,笔者只是转述。前文提到的对臧念宣受先胜范西屏那局棋的质疑,言辞最激烈的也是这位老兄,看来这位是个铁杆范粉)。
  也的确有这个可能,是这“互有胜负”四个字当中却有猫腻,所以有人故意把棋谱藏了起来,没流传出去(至于是哪一方这么干的就不好说了)。但是说得通不等于是事实,笔者更倾向于认为这四局棋确实是凭本事下成互有胜负的。
  一方面,李步青年轻气盛,棋艺正蒸蒸日上;另一方面,范西屏已经渐渐老迈,加上最近这几年私生活上的事情把他搞得焦头烂额,这时应对李步青强劲的挑战确实有些难为范西屏了。
  但是要说究竟是战成了平手还是某一方多赢了两局呢?笔者认为范西屏获胜的可能性更大。因为这一战之后过了十几二十年,别人问起李步青对于范西屏的评价时,这个一贯豪气逼人,霸气四溢的李步青竟然认怂了。何况这一战若真是李步青获胜或者双方战平,那对于李步青来说这就是个绝好的机会——再稍微努把力不就可以跟范西屏分先下棋了吗?跟范西屏下得了分先,那岂不是能与范施平起平坐的新时代大国手了?不过李步青从那之后再没有跟范西屏交手,直到范西屏死了他都没敢嚷嚷挑战一下分先对阵范西屏,由此可见他应当是被范西屏下怕了。
  即使是这个一辈子基本没服过谁的狠角色,他也不得不承认四局与范西屏的对子棋下成“互有胜负”是因为运气好或是其他因素导致的,绝非自己真的有实力与范西屏杀成不分高下的程度。正因为如此,李步青知难而退,满足于自己曾经取得过受先对范西屏有胜绩的结局,并且对“互有胜负”这个有强烈指向性的暧昧表达十分满意,不愿再打破这个神话了,所以日后李步青才刻意避开与范西屏和施襄夏的交手,一直等到范施相继淡出棋界了他才出来称王称霸。也许这才更接近于历史真相。
  不管事实真相如何,苏州四局棋最终让李步青的声威达到了极致。能受范西屏一先的李步青,从此之后成为了天下闻名的大棋豪。范施之外,天下群雄,无不以李步青为尊。大家都认定,李步青是那个时代唯一能接近范施的人物。范施死后,李步青以天下第一之名受成亲王爱新觉罗?永瑆所招,成为成亲王府中的一名棋师,在京城居十年,而弈无敌手,威震京师。
  李步青晚年时,曾在浙江宁波天封塔中与当地第一高手郑起凤有过一场惊天大战。那时的李步青人虽年迈,豪气却丝毫不减当年,听闻郑起凤号自比前辈国手过百龄、李元兆,他心底那股傲气又翻涌起来,竟率意南游,“携枰登塔”,设阵求战。好棋者纷纷登塔观战,以致塔楼的楼梯上都站满了人,后面还有人络绎不绝地前来。那李步青吴起凤之战,激烈异常,二人弈得旗鼓相当,各自使尽平生所学也无法分出高下,一局棋竟然下了整整十天。十日之后,二人棋局虽终,却各自大病一场,堪称棋史罕见的鏖战。这一战虽然胜负不见记载,但李步青其人豪气由此可见一斑。
  后来李步青横行京师无敌手的时候,有无数人都暗暗传说李步青的棋艺已不亚于当年范施了。但李步青自己心底,却一直对当年他与范西屏的鏖战记忆犹新。
  有一次,日后名列晚清十八国手之一的名家任渭南(当时应当还是棋界小将)和李步青一同出游,任渭南曾问道:“先生当年距离范西屏便只差一先,如今棋艺必定比当年又有长进,不知自觉比范西屏如何了?”
  那一瞬间,在京城十年未逢敌手的李步青,脸上却突然掠过了一丝惊慌。
  “任渭南,你太天真了……”他缓缓地说道。
  当年范西屏那精深玄妙的招法,一招招开始在他脑海中浮现,时至今日仍然让他感到一阵阵寒气从背后冒出。
  “你们这个等级的棋手下棋,只能在一个面上进行攻守。我比你们稍强些,可以在两个面上进行杀伐。可是如果遇到了范西屏先生,将是四面受敌,防不胜防。”(君等于弈只一面,余尚有两面。若西屏先生,则四面受敌者也。)
  我的棋,从境界上和范西屏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上,我岂敢与范西屏相提并论——
  范西屏的强大,只有真正与他交过手的人才能彻骨地感受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