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59

方圆群英志——459

  结束了与李步青的这场历时两年的恩怨,范西屏花了好多年时间来调整由他的私生活导致的众人对他的污蔑。直到乾隆二十九年,范西屏总算走出了这个阴影。
  那一年,他来到了扬州,也就是施襄夏教棋的地方。在这里,他又遇到了几个改变他晚年生活的人。
  首先出现在范西屏面前的,是一个叫做卞文恒的人。
  要介绍这个卞文恒,笔者要先帮助大家回忆本文之前的一段情节,回想一位前辈棋手了。
  却说当年黄龙士横空出世,以一己之力横扫江南棋界,将江南各大高手杀得逃的逃,退的退,几乎无人能够招架。这些被黄龙士杀散的棋手当中,有一位名叫卞汾原。
  卞汾原当年与程仲容、何暗公等人合力试图对抗黄龙士,却不料被黄龙士轻易杀败,便再无颜面自称国手,从此远离了棋界中心。后来黄龙士英年早逝,卞汾原等人只道天不负苦心人,于是再登棋界试图留下一个棋名,却不想黄龙士留下了一个尽得其真传的徐星友,使得卞汾原等各路高手空欢喜一场。从那以后,卞汾原便也死了大国手的心思,只安心在江南当个公卿棋手养家糊口了。
  卞汾原有一个侄子,名叫卞枢荣,字子兰。这个侄子侄承叔业,自幼随卞汾原学棋,至成年时已经与卞汾原齐名江南,同享江南第一手之称了。当然,这时的棋界中心是在徐星友坐镇的京城,卞氏叔侄终生只在江南称一方诸侯,可见棋力虽号称第一手,其实却还是要低于徐星友一等的。
  卞氏叔侄二人都是扬州人,因此二人一直安心经营扬州棋界,在这个江南围棋名城中也算是有头有脸响当当的人物,虽不能争夺天下棋名,好歹也算是扬州宿将,这一辈子围棋不算白学。
  到了范施时代,卞汾原已经死了,卞枢荣也渐渐老迈。眼看卞氏围棋世家就要断在这一代,好在天不绝卞氏棋人,让卞枢荣老来得子,赐予了他一个同样喜好下棋的儿子。此子名卞立言,字文恒。卞枢荣为了让这孩子继承家族棋名,特意为他著书一部,收录起手、侵分、角图等十余门的图势,希望他儿子能够完成卞家三代的国手之梦。但也不知是卞枢荣自己教得不好,还是这儿子天分不高,卞文恒就是学不到他爹那程度,始终在低水平上打转,让他爹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后来,施襄夏来扬州开讲堂了。卞枢荣一听这事,高兴极了,急忙以扬州围棋宿将的身份带着儿子卞文恒走了后门去找施襄夏,硬是把这孩子塞给施襄夏做了入室弟子,跟蒋昂霄、李良等人一起每天听天书去了。卞枢荣想着,这儿子小小年纪就能得到施襄夏这样的顶尖高手教导,将来肯定少说也比那四十岁才跟黄龙士学棋的徐星友强吧!
  哪知道过了许多年,小卞文恒都快长成人了,棋艺还是迟迟不见起色。这老爹简直要气坏了——给你找最好的老师,走后门让你受最好的教育,给你创造最好的环境,你怎么就是不好好学,你这是要气死你爹啊!
  卞文恒这边可委屈坏了。他拿出他在施襄夏那儿抄的笔记,哭着说:“师父讲的东西,我听不懂啊……”
  卞枢荣这边一听就火大:“听不懂?你老爹我这么好的家教,你不会来问啊!当年我不也是问我叔叔才学会下棋的吗?”
  说完这卞枢荣一把抢过笔记,翻开来,正要给儿子讲解。没看几秒钟,卞枢荣自己傻眼了——别说卞立恒了,就是他这个扬州棋界宿将,看这些笔记也跟看天书一样。
  “你……没抄错?”
  “天天跟大伙一起背,怎么会错?”
  卞枢荣托着下巴思索了老半天才轻轻点头叹道:“不愧是高人,说话就是高啊……”
  “爹,你看懂了?”
  “倒不是很懂……不过感觉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就这样,上着这天书一样的课,父子俩每天一起参禅似的去学习施襄夏的理论,可就是学不懂啊。直到乾隆二十九年,范西屏也来了扬州。
  “儿子!儿子!范西屏来了!”卞枢荣兴冲冲地把他儿子的笔记本翻出来塞儿子手里,“范西屏是施襄夏的师兄,施襄夏教的东西范西屏肯定懂。你赶紧拿你的笔记去问问范西屏,听听人家怎么解释——回来记得告诉我哦!”
  卞文恒这边得令,二话不说,立刻就跑去拜访范西屏。俩人一见面,还没说上两句话,卞文恒就把笔记递到范西屏面前去了。
  “范老师,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您能给我解答一下吗?”
  范西屏这边秉承提携后进的原则,也没推辞,接过来就翻开看。他本来以为这里面的内容也无非就是这些小孩子学棋没太认真,所以对前人的说法不大明白,他堂堂范西屏肯定看一眼就懂了。结果没想到——翻开一看,范西屏傻眼了。
  “这些话,是谁教你的?”
  “是施襄夏老师。”卞文恒答道,“他说这一串口诀叫做《弈理指归》,是专门教我们怎么下棋的。我们每天背,记是记熟了,可是不大懂什么意思……”
  “你是说,这些口诀是施襄夏所写?”
  卞文恒肯定地点了点头。
  范西屏惊诧之下,细细看了起来。
  那口诀的内容,句句含义深远,又清晰透彻,不愧是施襄夏的经验之谈。只可惜单有口诀,没有图势,故而下棋经验不够丰富或者理解想象能力不够强的人根本无从领会。

  读到这里,读者们可能要问了:这是不是说得太玄乎了,一套围棋口诀再难懂能难到哪里去,难道国手级别的人还会有看不懂的围棋书吗?
  您要是不信,请您来挑战一下吧。
  以下是《弈理指归》的其中一句口诀,如果您能在一个小时之内搞明白这口诀是什么意思,那就算您具有了超强的围棋慧根,回到古代也能做个大国手了。另外,为了公平起见,咱们得跟古代人一样,取消标点符号,所以其中怎么断句就请大家自己把握吧。
  事先声明,以下是《弈理指归》无附图版原文,绝非摘抄自某佛经著作的音译版。
  准备好了吗?
  请接题:
  “……不挖夹粘渡打粘夹夹扳断粘粘挤粘答扳吃收提扳堪作劫……”
  行了,别抱怨了,这还只是人家施襄夏门下入门教材级别的水平呢。
  那么,想挑战的读者在一边慢慢想去吧,估计一两天功夫下不来。剩下的读者请继续往下读好了。

  “想不到这些年,施襄夏竟然写成了这样精彩的东西。”范西屏轻声叹道,“这些口诀,是施襄夏为了教你们而作的吗?”
  卞文恒点了点头。
  范西屏思索了片刻,轻声叹道:“如此深奥难解的文字,让你们这些学棋之人去参悟,只怕要劳而无功啊。其实施襄夏所写的这些口诀,都是对盘上变化的讲解。这其中有些变化,对你们来说确实太难了。这样吧,我借你这笔记用一用,替你把这些口诀归纳整理一下,挑拣其中好的变化为你再做一部新的教材吧。”
  卞文恒一听,范西屏不仅要为他解答疑惑,更要亲自出手专门为他写一部新的教材,这可是多么好的大好事啊!卞文恒几乎没有半点犹豫就把笔记交了出去。
  这下子,他以后可以跟人吹了——他不光是施襄夏的门下高足,更是范西屏亲自指导过的学生!范施二人都是他的师父,这可得多威风啊!
  那天卞文恒就这么高高兴兴回去了,剩下了范西屏独自在住处对着这笔记,轻轻感慨了起来。
  《弈理指归》,乃施襄夏在扬州授徒期间历时四年所著的心血之作。全文都在阐述施襄夏自己对围棋的玄妙理解,其中高深之处令人望而兴叹。
  全文以“五行布局”二十四式开篇,另以五行八卦之术标注棋局方位,将围棋与玄学融合在一起,使得围棋显得神秘而莫测(这种事也只有施襄夏这种高文化层次的棋手干得出来,范西屏这种没文化的乍一看肯定当场傻眼)。
  正文部分内分十门,编以口诀,“以四言分纵横,定部位,胪胜负;以四声代方隅,列左右,冠正局”,以韵文来解释棋理,充斥着各种五行八卦、奇门遁甲之术(别问笔者这一大段是什么意思——当年查资料看《弈理指归》的时候,笔者是没出息地直接放弃了的,因为真的看不懂啊!)。原版《弈理指归》只有文字,没有半幅配图,更使得此书显得神秘异常。但此书的内容观点之精深,讲解之细腻,给高手的启发之大,确实古今罕见,因此后人评价此书为“弈家一切要之书,犹医家之《素问》《灵枢》也”。
  “施襄夏,看来你在教徒弟这条路上,已经远远走到了我的前面啊……”
  深夜凉亭里,苍老的范西屏忍不住感慨道。
  这正是:
  十门弈道万言诀,四海高手无人解。
  定庵玄文惊天变,竟引西屏尽所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