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60

方圆群英志——460

  上回说到,乾隆二十九年,范西屏来到扬州,遇到当地少年棋手卞文恒求教,发现卞文恒所问的乃是施襄夏作为扬州教棋教材所用的《弈理指归》一文。范西屏惊叹之下,一时兴起,决定对施襄夏的这部大作进行深入研究,以解答少年卞文恒的疑惑。
  要说起来,施襄夏这部《弈理指归》,还真是一个围棋界的大难题。这书只有文字没有图谱,而且口诀全都深奥难解,不知所云,即使是从小和施襄夏一起长大的范西屏一样读来费劲啊。
  既然已经说到了这个大难题,我们便先顺着这条线索说下去好了。《弈理指归》这个问题的最终解决,并不是范西屏完成的,而是钱长泽搞定的。

  其实,早在乾隆二十八年,也就是范西屏去扬州之前的一年,施襄夏所著《弈理指归》一书已经刊行于世了。出版这部书的,就是当时任江南盐务官员的卢雅雨,也就是施襄夏初到扬州时借住之处的主人。
  施襄夏在扬州教棋多年,一直苦于一遍遍地向不同的人讲述棋理,把同样的话翻来覆去说到他自己都烦了。为了彻底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乾隆二十四年左右施襄夏正式开始着手编撰一套围棋口诀,将他的所有围棋思想全部融入到这套口诀当中去。他的想法是,将围棋的一切奥妙融入口诀之中,以后谁能理解到什么层次就看个人造化了,这样也就完成了他“教棋”这一历史任务,甚至不需要担心他自己的弟子里如果没有才能出众之人怎么办这种问题了——只要口诀千秋万代流传下去,那么千百年后不需要他亲自教授也一样会有继承他衣钵的传人出现,那他还担心什么棋界从此没落呢?
  说干就干,施襄夏发扬当年徐星友式的宅男精神,历时四年,至乾隆二十七年末终于完成了这套口诀,名其曰《弈理指归》。施襄夏这头一完成,兴奋不已,立刻拿来在自己徒弟身上“做实验”。可怜了蒋昂霄、李良这些秘传弟子,整天背这些比四书五经还难背的东西,学棋生活简直是苦不堪言啊……
  这套书,是施襄夏教棋理论的集中体现——绝不给你看棋谱,给你的都是抽象围棋思维,单独看这些句子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意思,可是下棋下多了却能对这些句子有越来越深刻的理解,而且这种理解是不固定的,所以就不会出现图势上的棋换个方向就不会解的情况了。
  乾隆二十八年,眼见施襄夏完成了这样一部恢宏著作,卢雅雨兴奋异常——虽然他看不懂。卢雅雨能感觉到这部巨著所隐藏的价值,这部书将成为施襄夏一生棋艺的最佳注解。虽然他当时还不知道他这个想法其实不大准确。
  实际上,直到现在这都是一个巨大的误解——很多棋迷都以为施襄夏最优秀的作品是《弈理指归》,然而他们所引用的所谓“《弈理指归》原文”其实大都并不是出自这一部施襄夏原版《弈理指归》……
  那一年,卢雅雨兴致勃勃帮施襄夏把《弈理指归》出版了,满以为这部书一出必定会造成棋界轰动,成为一部足以比肩《兼山堂弈谱》的经典之作。可是,结果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堂堂施襄夏历时四年所著的《弈理指归》一经刊行,便——无人问津,卖不出去……
  顺便一提,这原版的《弈理指归》直到现在也一样卖不出去,基本上没有多少人真正看过这施襄夏原本,大家看到的基本上都是后来钱长泽的研究成果。
  为什么来头这么大,看起来这么应该被当做经典的书却居然卖不出去呢?答案很简单——谁也看不懂啊。
  想象一下您是一个乾隆时代的棋迷,自幼打着前人棋谱,看着前人图文并茂(甚至绝大多数棋书都只有图,没有字)的棋书长大,有一天突然在书摊上发现了一部名叫《弈理指归》的大作,作者署名乃是棋圣施襄夏!你肯定开心极了吧,赶紧拿过来翻两下,为你接下来掏银子付款的行为做好铺垫。可是,当你翻开这书的时候,一瞬间你有点傻眼——这书序言怎么这么长啊,翻了好几页都没完。但你这时仍然保持了足够的耐心,就为了作者施襄夏这个牛到极致的名字。你继续翻,翻了很久,一直到书都翻了一半了,可你看到的仍然是序言。你该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上当受骗了,哪有一部书前一半都是序言的,这还能有多少内容啊!你正狐疑着,偶尔仔细看了看序言的内容,发现这序言写的简直就是乱码啊!虽然一个个字你都认识,但是连起来你根本不明白这句话啥意思。你的第一反应应该是:这书是部纯无良盗版,无非是在封面上写下了施襄夏三个字而已,其实内容就是一些完全没有意义的字拼在一起,专门糊弄那些不翻书直接买的傻子。你抱着最后一丝期待,一口气翻到最后一页,发现整部书都是序言,一张图谱都没有。你该怒了,猛地把书往书摊上一砸,对着小贩吼一声“以后再干这种骗人勾当当心我去报官”,然后怒气冲冲头也不回地走掉。你当时肯定想不到,其实那书是货真价实的施襄夏原版《弈理指归》,只不过你看到的那些其实不是序言,是原文……
  一部没有半幅插图,全是不明意义的文字,甚至还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的“棋书”,搁您手里您买吗?
  为什么古代棋书大多都只有图没有字?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棋手一般文化层次不高,对于句读之类的事情也不大拿手,你写一部棋书如果全是文字他们当然不爱看。另一方面,棋书是教什么的?下棋学的是计算攻杀之类的技术活,要靠死活题、诘棋题来练,这种东西不用图谱直接用文字谁能看得懂?
  施襄夏还真就做出了这种奇葩的尝试。您看他书里写的那些口诀,其实都是一招一招的棋招变化。往往十几二十个字的口诀下来,换成棋谱都摆了半张棋盘了!更何况古代没有标点符号,句读断在哪里要凭经验,平时写文章大家还能联系上下文知道你这标点该打在哪儿,可你这口诀全是专业术语,描述的是棋招变化,要是不加标点鬼才知道你一个变化到哪个字为止呢!
  买回去这么一部棋书,还得连蒙带猜研究施襄夏到底写了啥,与其受这个罪我还不如继续看以前那些带棋谱的棋书去不是?
  于是,《弈理指归》一出版,卖是没卖出去几本,倒是棋界从此多了一个未解之谜——施襄夏在《弈理指归》里到底写了什么东西?
  这个谜,在未来数年之内成为了围棋界一个令众人纷纷进行挑战的难题,堪称当年围棋界的“哥德巴赫的猜想”。
  那您要问了,当施襄夏的弟子是不是就好了呢?有施襄夏亲自指导,不懂的地方可以直接去问,那就应该能看明白了吧……
  您太天真了——施襄夏的亲传徒弟,也没几个能看懂这书的,要不卞文恒能去问范西屏?不光是卞文恒,李良也是对这套口诀一知半解,直到后来施襄夏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还给李良做了补充说明,这是后话。
  除了卞文恒和李良之外,还有一个徒弟也对这些口诀完全不解其意。这个徒弟,最终成为了解开《弈理指归》之谜的关键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