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63

方圆群英志——463

  几日后,高恒带着一本崭新的棋书来到了桃花书屋。
  “范先生,这便是你的大作了。”高恒哈哈笑着,将手中的书递给了范西屏。
  书面上,大笔挥就五个大字:桃花泉弈谱。
  《桃花泉弈谱》,是自《兼山堂弈谱》之后中国最有分量的围棋著作,浓缩了范西屏一生的棋艺精华,乃后辈棋家必读的经典著作。《桃花泉弈谱》之于棋书,就如同当湖十局之于围棋一般,乃是一篇巅峰巨著。
  而在当时,《桃花泉弈谱》更重要的作用在于,他是一部《弈理指归》的参考书,是范西屏对《弈理指归》口诀所作的解释说明。而此书一出,棋界争相哄抢,竟然一时之间让天下人只知有《桃花泉谱》而不知有《弈理指归》!
  这部书写得实在太好,以至于它的意义早已经不仅仅是一部参考书了。
  范西屏的一生,最终也随着这本书走完了其辉煌的那个阶段——这是范西屏在围棋史上,最后一件值得大书一笔的事件了。
  ——师弟,看来我虽落了后手,却仍然扳回局势了啊。
  范西屏笑着,抚着手中这《桃花泉弈谱》的封页,若有所思。
  某年某月某日,施襄夏的手中静静捧着一本《桃花泉弈谱》,也陷入了沉思。
  施襄夏因范西屏之名而投入俞长侯门下,又因为范西屏而成为棋手。范西屏因为施襄夏的追赶而奋力前行,又将施襄夏视为毕生挚友。施襄夏作了《弈理指归》,范西屏却从其中脱胎而作《桃花泉弈谱》。他们二人的一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两部著作真是绝好的注解。
  ——不愧是师兄,我永远也没办法真正超过你啊。
  不同的时间,不同的空间里,两人望着同一部书,竟似乎相视而笑了。
  然而,随着这两部大作的相继问世,两人这段传奇的故事也终于临近了终点了。
  这正是:
  闭目时金戈铁马,抬眼望茅草穹庐。
  问苍天风云一世,却缘何相忘江湖。
  
  乾隆三十三年春,早已告老还乡,在老家安享天伦之乐的卢雅雨,收到了一份来自京城的礼物。
  送礼的人,是大名鼎鼎的天下第一才子,大学士纪昀,也就是现在大家非常熟悉的纪晓岚。
  卢雅雨和纪晓岚是姻亲,卢雅雨的孙子卢荫文取了纪晓岚长女为妻。同时当年卢雅雨任两淮盐运使的时候,乃是江南文化名人,不仅资助了棋界的施襄夏在扬州开设讲棋堂,更曾资助吴敬梓创作《儒林外史》,与江南文化名人郑板桥等人都是知己好友,史载其“极一时文酒之盛”。纪晓岚与卢雅雨互相欣赏,关系甚秘,送送礼也不足为奇。
  但是这一次,卢雅雨却感到这份礼有些蹊跷——纪晓岚用加急快马送出了这份礼。
  好友赠礼,何必要快马加鞭?我就住在家里又不会跑——这份礼里面,一定藏着什么秘密!
  卢雅雨打开纪晓岚的礼物,发现纪晓岚送来的却并不是什么密信证物之类的紧要之物,而是普普通通平平淡淡的两样寻常东西——一包茶叶,一包盐。
  送茶送盐,用得着快马加鞭吗?
  卢雅雨的家人无不笑着说这纪晓岚也太小题大做了,送茶送盐还要赶新鲜。何况这卢雅雨家中,怎么会缺你这包茶这包盐呢?
  只有卢雅雨,细细思索了片刻,突然脸色大变——
  “快叫所有下人,收拾好家中财物,星夜转往别处!”卢雅雨紧张地喊道,“家中新来的下人赶紧遣散,否则将大祸临头!”
  家人们全都吓住了,不知所措。
  “老爷,您这是怎么了?这茶叶和盐包有什么不对的吗?”
  “不要问问题,赶紧找我吩咐去做!若非情况危急,纪晓岚绝不需要快马加鞭——如今局势,已是分秒必争了!”
  下人们吓得急忙散去,搬东西的搬东西,牵马车的牵马车,一时间卢雅雨府上一片狼藉。
  不明所以的家人们徒然看着下人们忙得七荤八素,又只见卢雅雨无力地坐在椅子上,眼睛虽看着众人忙碌,眼神中却早已无半点人色。
  “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老夫人向卢雅雨问道。
  “我对不起你们,你们就要因为我而受尽苦难了……”卢雅雨绝望而虚弱地说道,“半年之内,天下将掀起一阵腥风血雨,我们已经大难临头了……”
  家人们木然地站在原地,没有人明白卢雅雨在说什么。
  卢雅雨自己心里清楚,纪晓岚送来的一包茶叶一包盐,其实是在向他通风报信——茶盐,查盐,
  皇帝要开始彻查江南盐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