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64

方圆群英志——464

  上回说到,范西屏入扬州,在两淮盐政使高恒的帮助下,得以在扬州桃花书屋落脚安家。在此期间,范西屏感受到了一生中难得的安定,并且为他的第一个弟子卞文恒写下了一部旷世棋书《桃花泉弈谱》。
  却说这范西屏在扬州安家之后,一心安身立命。而由于几年前扬州盐运使卢雅雨告老回乡,施襄夏在扬州办的“棋圣大讲堂”也就这么结束了,所以扬州有志学棋的人便纷纷从施襄夏那边转投入了范西屏的门下。范西屏这边上课虽然条件简陋,但是教材《桃花泉弈谱》可比施襄夏那边的《弈理指归》要简单易懂得多了,再加上范西屏不强求大家背口诀,一时之间范西屏这边教徒弟的势头又盖过了施襄夏。
  和以前当湖十局的感觉一样,施襄夏总是开局领先,然后范西屏中盘扳回局势,最后胜负得看后半盘较量呢。
  原本正常的情节发展应该是,范西屏在扬州立下招牌,施襄夏继续在江南各地收入门弟子,然后俩人的弟子代师父再决高下,一解当年当湖十局胜负不明之憾。可惜,就在一切似乎已经步入正规的时候,一件在清朝历史上大名鼎鼎,同时看上去跟围棋界八竿子打不着的事件将整个江南搅了个天翻地覆,彻底终结了这段正要步入正轨的棋界历史。
  一切事情,都得从乾隆三十三年一个新上任的巡盐御史说起。这个巡盐御史,名叫尤拔世。
  关于这件事的缘起,史料上有两种说法。
  其一,说尤拔世奉皇帝圣谕,来江南视察盐政情况,意外发现江南盐政署有一个小金库,其中所藏白银竟高达十九万两,而且这些银子全都不在账目记载中,属于“黑金”。尤拔世感到事关重大,不可轻易处理,于是急忙派人进京禀告皇帝定夺。
  其二,说尤拔世来到江南,因久闻江南盐官是天下第一肥差,于是想趁机捞一笔,便向江南盐商狮子大开口提出巨额“封口费”要求,不料被盐商集体拒绝,他怀恨在心,于是愤而举报江南盐政存在重大贪污现象(其实这事儿大家心底都知道,不愿意挑明了说而已)。这个版本的说法中,小金库的藏银量是二十七万八千多两。
  这被举报出来的十九万两或者二十七万八千两的小金库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其实这事儿本身还真怨不得江南盐政官员,这都是那乾隆皇帝自己搞出来的破事儿。
  众所周知,乾隆皇帝一生六下江南,奢侈至极,还在民间闹出来不少风流韵事传说。而这六下江南,每次都要在扬州一带住上一阵。但是这六下江南的费用,却并不能从国库里扣,否则乾隆自己也觉得这事儿有点奢靡过头了。怎么办呢?乾隆想出来个损招——当地官员负责接待,费用自筹。乾隆的想法是,要是这笔钱全都从国库里抽,那数目相当庞大,可是让当地官员自筹,化整为零之后,每个地方的官员实际上就并不用筹那么多银子了不是。这个想法实在是天真到了极致——老兄,这可是皇帝出巡,哪个当地官员敢以“我这地儿穷”为借口给您老安排差了?结果就是各地官员不得不展开比拼,玩命筹钱伺候万岁爷,打肿了脸也要充胖子告诉皇帝说“咱这地儿富得流油,这点银子九牛一毛,根本无所谓”什么什么的。没准乾隆一高兴,赏当地官员一点什么御赐之物,这辈子当官就算混着了!
  可是这些南巡费用究竟是怎么凑出来的呢?简单来说,就是欺上瞒下,克扣税款。具体到扬州,就是靠盐政了。江南盐政是以扬州为中心的,每年盐税都得从这里过。扬州当地官员筹款,基本办法就是暗中增加盐引的“提取附加费”(下面这一段笔者不是很专业,只是按照个人理解粗略解释一下。如果有错漏,欢迎大家指出)。
  所谓盐引,就是取盐的纸质凭证。由于当时盐业基本属于垄断产业,所以“盐引”这东西一定程度上具有了“货币”和“债券”的性质,甚至可以直接在市场上当钱流通。但是盐引换盐,得从政府机关这儿过。扬州当地官员就以“盐引提取要交手续费”这个概念挣老百姓的钱,但是这笔手续费却不写在上报给皇帝的当地财政收入中——简单来说,就是巧立名目的贪污。
  这“盐引提取费”,就是江南“小金库”的主要收入源。原本这小金库暗中设立的目的就是预备着等下次皇帝再南巡的时候咱们就别突然给老百姓增税了,这笔钱直接从小金库里提出来就好。当然,既然有这么个小金库和这么好的“黑金收入”手段,江南官员当中肯定也有跃跃欲试私自捞一笔的——比如前面提到过的那个对于政务一窍不通,就会敛财的高恒。除此之外,江南盐业是垄断产业,所以盐商属于暴利产业。盐商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于是也乐得跟官府勾结,一方面有好处大家对半分,另一方面出了事都是一根绳儿上的蚂蚱,官府也得护着盐商。所以这事儿继续往下查下去,江南盐商也立刻引火烧身,成了从犯。
  这件事报到皇帝那里去之后,皇帝自然龙颜大怒。如此大规模,有计划的贪污腐败现象,皇帝怎能不管。于是皇帝一纸圣谕,江南前几任盐官的老底全部都被翻了出来,来了个大彻查!
  这场大彻查开始之前不久,纪晓岚在宫中得到了风声。他知道事关重大,于是派人星夜赶往卢雅雨老家为老朋友通风报信,这便有了本节开头的那一段“茶盐怪信”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