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65

方圆群英志——365

  这江南盐引案,乃是清朝历史上排得上号的著名大案。此案一经细查,各处税款偷漏加上官商勾结侵吞的资产总计竟然超过了一千万两。乾隆大怒,下令严办,于是江南六大盐商纷纷上京受审,江南前几任盐官悉数被抓进了大牢,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曾资助施襄夏的卢雅雨和正在资助范西屏的高恒。
  其实说起来,许多盐官被卷入这场风波实在很冤枉。他们确实贪赃枉法了,可是在那个时期江南盐官就是那么个状态,换了谁去都是那样,如果单单你一个人清廉了反而会被众人打压,到时候乾隆到了江南没银子去供着就该你受剐了。平心而论,这些被抓去的盐官虽然确实都有罪,没一个干净的,可是他们当中也并非所有人都是冲着贪赃枉法去的,只是到了那个环境下大家都这么干,他为了继续在那地方混下去也要做做样子干一干而已。就好像假如什么时候突然出台一条法律说所有看过盗版的都要砍头,中国人只怕没一个能幸免。是大家都不知道不该看盗版吗?不是,是大家都在看,所以自己看的时候也就不觉得是在犯法了——这事儿其实什么时候都有,就看你运气好不好,赶上的是什么时候了。这些官员里头,比如卢雅雨,他是贪赃枉法了,可是除了这点面子上的贪赃枉法之外,人家是个货真价实的好官啊。人家在四川一个小县当知县的时候为民请命,免除当地苛捐杂税无数;在江宁府任知府的时候修了无数书院,为祖国教育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到了扬州又资助吴敬梓写书,资助施襄夏教棋,哪一件都是值得肯定的业绩嘛。可是盐引案一发,顺着往上一查,卢雅雨案值一万六千多两——在总计一千多万两的黑钱里他只占了百分之零点一左右。可贪了就是贪了,二话不说,押上京城,关进大牢判了死刑。可怜这卢雅雨七十多岁的年纪了,哪里经得起这等折腾,还没等着死刑轮到他呢,在牢里就已经被折磨死了。再顺着这卢雅雨往上一查,家都抄了却找不到赃款,钱早就被转走了,这是怎么回事?没多久,就查出纪晓岚曾经给卢雅雨通风报信。乾隆一怒,顺手把纪晓岚也给发配到乌鲁木齐去了——可见皇帝这次是真发大火了。
  各位看,连卢雅雨这种好官碰上这事儿都这么凄惨,那位连公事都不干,整天就知道敛财的高恒境遇就可想而知了。这小子被押进大牢,审了没几次就全盘招供,承认自己犯有私吞盐引的重罪,当即被判了死刑。高恒不是没想办法自救,他甚至想办法联系到了皇帝身边的宠臣傅恒为自己求情。傅恒也真够义气,立刻就跑去找到皇帝,说请皇上看在死去的慧贤皇贵妃的面子上免了高恒死罪。慧贤皇贵妃乃是高恒的亲妹妹,从贵妃这个名号上看也算得上是在后宫相当有脸面的了。可乾隆这回是真动了肝火了,即使是宠臣傅恒来求情他也一点面子也不给,当面就骂回去说:“照你这么说,那要是皇后的兄弟犯了法,又该怎么办?”傅恒当时就被吓得脸色发白,再不敢说话,乖乖躲回去了。
  高恒处死,这事情却还远没有结束。光知道有谁贪污不行,还得知道这些贪污的银子都去了哪里。顺着高恒这条线继续查下去,一个让大家完全没有想到的人就出现了——棋圣,范西屏。
  还记得咱们前面说过的《桃花泉弈谱》吧,知道这书是谁出版的吗——高恒。知道高恒出版这书的钱是哪儿来的吗——公款!
  围棋书籍的出版是一件非常耗银子的事情,因为书中往往有许多棋谱,而这些棋谱在刻印的时候都需要做专门的模板,做起来相当麻烦而且复杂,所以费用也相当高(当然,《弈理指归》就不存在这个问题,所以卢雅雨用私费就能帮施襄夏负担了)。高恒虽然家财万贯,但是这小子是个非常抠门的守财奴,他不愿意用自己的银子帮范西屏出版这部书,于是便自作聪明地动了国家的银子。这事情,自然在后来被查案的官员给翻了出来。
  可怜范西屏,其实什么也没干,莫名其妙就被高恒给牵连了进去,成了这场波及整个江南的盐引大案的一个从犯——这事儿实在太扯淡了,一个棋手居然还能被扯进盐引案里去……

  乾隆三十三年秋天,盐引案大爆发,官府很快找到了范西屏的桃花书屋,先把他抓进大牢再说。
  一代棋圣范西屏,就这么稀里糊涂成了朝廷重犯,他的境遇无疑让许多人同情——可同情归同情,这是皇上要查的大案,谁有办法救得了范西屏呢?
  这下子,范西屏这辈子算是完满了。拜过师父,收过徒弟;当过穷鬼,做过土豪;娶过媳妇,嫁过人家;上过官府,进过大牢…… 
  其实,严格按照史料来说,故事写到这里,范西屏的一生已经写完了。大家先别急着骂笔者偷懒,实打实地说,笔者也不想就这么突然结束——这感觉就好像写到结尾扔下一句“这时一颗彗星突然撞上地球,所有角色不论好坏全部死掉了”作为结束,作者就这么跑了似的……
  可是查遍正经史料,关于范西屏的记载就到这里戛然而止了。没有人知道乾隆三十三年之后范西屏去了哪里,做了什么,甚至他到底是生是死。即使是后来被广为引用的那篇范西屏墓志铭,对这个问题也是语焉不详。
  可偏偏在野史当中,无缘无故多出了这么一出记载:说嘉庆年间,范西屏出现在了上海,当地棋手因为这家伙年代太久远竟然都没认出来他,结果包括富嘉禄、倪克让在内的上海当地棋手让人家虐了个遍(这一段前文讲过)。
  嘉庆年间范西屏还活着?若这段记载属实,那么范西屏的故事就没有终结于乾隆年间,而是一直熬到乾隆不当皇帝了范西屏都没死!可关于这段记载的真实性,后代一直争议不断,许多人认为这段记载是作者搞错了范西屏活动的主要时间。只是,对于大家对这段记载的质疑,笔者也表示一下质疑:不管作者有没有搞错范西屏的活动时间,倪克让这人是有记载的,查一查倪克让的活动时期不就知道这段记载的时期搞错没有了吗?如果至今也没有人通过倪克让的活动时期来否定这段记载的真实时期,那是不是说——这段故事还真有可能是发生在嘉庆年间的呢?(当然,前提是这段故事真的发生过。)
  范西屏一生的终点是什么样的,这是棋界的千古之谜。但笔者都写到这里了,已经不负责任地对棋史上的许多人和事展开了各种乱七八糟的联想性描述,在此何妨再多写一点呢——要是在历史史话中胡编乱造古人生活情境是一种罪,笔者反正已经犯了死罪了,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