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67

方圆群英志——467

  结束了范西屏的故事,让我们再回来看看施襄夏。
  乾隆三十三年的盐引大案,让施襄夏也感到了恐惧——卢雅雨,这个和蔼的老者曾经是他在扬州最信任的朋友。
  卢雅雨卸任之后,施襄夏便已经不再常住在扬州了。如以往一样,他继续在吴楚四处游历,只不过这次他带上了他的一位亲信弟子 ,就是那位从松江时就一直跟着施襄夏的李良。
  施襄夏曾经是一个拥有无数弟子的名师,但是他教棋的方式实在太过枯燥,所以这些年一直不断有他的门生棋艺未成便脱离他门下而去。到乾隆三十三年,只有一个人还坚持留在施襄夏的身边了。李良这个人,心肠好,讲道义,他不愿意背弃自己的恩师,因此他成为了施襄夏一生中的第一批,同时也是唯一坚持到最后的弟子。
  盐引大案的爆发,让施襄夏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他不敢再去扬州,甚至不敢再去和官府的人打交道,他希望自己就这样被其他人忘记,不要再卷入风波中去了。尤其是,当他听说他的师兄范西屏因为与高恒关系密切而被打入大牢时,他的恐惧达到了顶峰。
  于是,施襄夏在这剧烈的恐惧中,染上了重病,一病不起了。
  施襄夏的重病,使得他忠实的弟子李良感到无比担心。如今的施襄夏,对于他来说几乎就像父亲一样。然而,眼看着施襄夏重病难治,他却无能为力,于是除了每日照顾施襄夏起居之外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了。
  施襄夏躺在病床上,看着这个为了他而忙前忙后的弟子,他感到了一丝感动。于是,某一天,李良正在为他忙碌着的时候,他叫住了这个唯一的弟子。
  “李良,你如今棋艺长进如何了?”
  施襄夏的声音虚弱而无力,李良听来只觉心酸不已 。
  “师父放心,弟子一日也未曾停下过棋艺的练习,师父所教的口诀弟子一句也没有忘记。”
  说完,李良开始熟练地背诵《弈理指归》,每一个字音都发得十分清晰而响亮,似乎是在安慰着自己的师父一般。
  施襄夏无力地向李良摆了摆手,又问道:“这些口诀,你懂了其含义吗?”
  李良听罢,却只是低着头,沉默不语。
  施襄夏轻轻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所编的口诀确实太过晦涩了,以至于没有一个弟子能够真正参透其中的奥妙含义。
  “我如今重病在床,没办法再跟你下指导棋了。我最担心的,就是没有了我的指导,你将不知道该如何去理解这些口诀啊。”
  “师父放心,弟子穷尽平生之力也必定会刻苦钻研。即使弟子无法参透其中奥妙,也必定将这些口诀传颂出去,让后辈高手领会师父口诀中的真意。”
  施襄夏苦笑着摇了摇头:“李良,去拿纸币来。”
  李良不知道师父要做什么,只知道师父要他做的事情他都要尽力去完成。很快,李良准备好了纸笔,正要将施襄夏扶起来,施襄夏却拦住了他。
  “从现在开始,我说一句,你写一句,一个字都不要写错。”施襄夏严肃地命令道。
  李良急忙蘸好墨汁,静静等着施襄夏张开嘴来。
  “抬头写上——”施襄夏缓慢而清晰地说道,“凡遇要处总诀。”
  凡遇要处总诀!这是一套新的口诀!李良知道这其中的含义,于是立刻奋笔疾书起来。
  施襄夏静静地望着天,他让自己的思绪随意地、不受约束地发散开去,似乎他已经不再控制着自己的思想了。他感到,自己的一生似乎在自己的眼前缓缓流过。
  “起手据边隅,逸己攻人原在是。”
  起手布子,当落在角地,虽不如在中腹气势逼人,但根基稳固方能取胜。
  施襄夏,生于江南文人家中,无官无名,唯好风雅,十一岁拜入名师俞长侯门下学棋。
  “入腹争正面,制孤克敌验于斯。”
  中腹作战,必须争夺正面大场,不争则无以克敌。
  在俞长侯门下,施襄夏遇到了自己一生知己,同时也是一生宿敌的范西屏。他前半生刻苦学棋,无非是要击败范西屏而已。
  “镇神大而含笼,制虚宽攻为妙。尖路小以阻渡,避坚紧处方宜。”
  镇这一招,要宽要松,太紧则容易生变。尖这一招,是用来阻挡敌军退路的,要落在紧处。棋艺之妙,在于当宽时宽,当紧时紧。
  施襄夏少年时棋艺过紧,始终无法大成,直到梁魏今告诉他棋当如水流一般,顺势而动,不争而争。领悟这一境界之后,施襄夏一夜之间棋力大涨。
  “关胜长而路宽,须防挖断。飞愈挺而头畅,且避连扳。”
  关这一招效率上胜过长,但需要防止挖断的破绽。飞这一招出头顺畅,但要当心连扳的强手。棋招皆又长又短,务必瞻前顾后,小心为上。
  施襄夏与范西屏在当湖激战十局,成就了其一生的巅峰。然而这之后的施襄夏,却始终做着一个小心翼翼的人,安安静静地度过着那充满了名利诱惑的一生。
  “形方必觑,跳托递胜虎接。头软须扳,退虎任易长关。逼孤占地,拆三利敌角犹虚。阻渡生根,托二宜其边已固……”
  施襄夏一句一句地说着,他的思绪却早已飞出这躯壳。他仿佛又看到了当年山阴师父住处的草庐,看见了京城程兰如府上的棋座,看到了当湖,看到了扬州,看到了他一生所去过的每一个地方。但是到最后,他看到的却不过是眼前这冷清的病房而已。
  “当枰默会诸般诀,万法先几一顾中。”
  说完这最后一句的时候,他突然沉默了。
  坐到棋枰前,先默默诵一遍口诀,理清自己的思路,然后再行棋。
  棋盘上有这样的口诀,而施襄夏这一生,可曾有这样一套口诀让他默诵吗?
  想到这里,他却突然猛地摇了摇头——这个问题太难了,他想不清。
  “不要停,继续往下写,先写上抬头:攻角总旨……”
  最终,这一天,施襄夏总共向李良传授了三套口诀:凡遇要处总诀,攻角总旨,四子总旨。这三套口诀,基本上涵盖了围棋对局中常遇到的所有情况,施襄夏对每一种情况下应当如何处理做出了概括性阐述。这三套口诀,比起《弈理指归》中的口诀要简单清晰得多,也更容易掌握理解,可以看做是施襄夏对自己口诀的一次改进。
  “你背熟了这三套口诀,对局时即使计算上不如对手也可以应付得来了。”
  李良得到的这三套口诀,乃是施襄夏秘传之作,天下只有施襄夏和李良两个人知道。这可以说是施襄夏感怀于李良的善良而赠与他的最好的礼物!
  “这三篇口诀,你整理好了之后,在上面加上一个总标题吧。”施襄夏轻声说道,“就叫它——弈理指归……续编。”
  “弟子谨遵师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