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468

方圆群英志——468

  乾隆三十五年春夏之交,施襄夏拖了两年的病体最终没能继续支撑下去,他在那一年离开了人世,享年六十一岁。
  《弈理指归续》,成为了施襄夏一生最后的一个句号。
  这三套口诀,是施襄夏自己对他的《弈理指归》问题所作的解答。这次的解答,仍然算得上是个漂亮的解答,虽然它仍然没能真正解决《弈理指归》中大家看不懂的那部分问题。这三套口诀中的《凡遇要处总诀》,成为了施襄夏最广为人知的作品。这套口诀,不仅处处隐藏着施襄夏自己的围棋哲学,更隐藏着由这套围棋哲学衍生出的一套人生哲学。不论作为棋诀还是作为人生哲理,这套口诀都写得非常漂亮。
  而讽刺的是,就在施襄夏去世的这一年秋天,他的《弈理指归》问题终于被彻底解决了。
  解决这个问题的,就是钱长泽。钱长泽花费数年时间,为《弈理指归》的每一个变化配图,并且对施襄夏所写的内容进行了细致的整理。乾隆三十五年,这套全新的《弈理指归图》被刊行了。同时刊行的,还有钱长泽自己花费了毕生心血写成的《残局类选》一书。
  《弈理指归图》在对施襄夏的口诀进行了配图之后,使得施襄夏的每一句口诀具体指代什么含义被清晰地呈现了出来。这套图谱出版之后,使得弈理指归口诀终于正式被所有人所接受,成为了与《桃花泉弈谱》并称的两大经典棋书。
  而《残局类选》一书,最终也基本完成了钱长泽对于“围棋符号学”的追求。在书中,钱长泽模仿施襄夏的口诀,对每一种局面下的招法添加了一套长短句进行文字解释。这些长短句朗朗上口,简单易懂,使得那一幅幅图谱不再显得单调乏味,而有了生命力。最终,《残局类选》一书成为了残局类研究中的扛鼎之作,直到清末一直受到棋手们的赞誉。
  但是,这一切成果,死于当年春夏之交的施襄夏有生之年都没能看到。
  也许,当施襄夏的死讯传到扬州的时候,胡肇麟会感到一丝惋惜——他这一生,始终没能成为范施的对手,这已经是无法弥补的遗憾了。
  当这死讯传到上海的时候,钱长泽也许会哀叹——一位伟大的棋圣就此离去,一个多年的好友再也无法出现在自己眼前,而自己的手中却还捧着施襄夏的那部无人能解的著作,每当看到这部书的时候钱长泽的眼中想必浮现出的都是几十年前那略显呆滞的少年施襄夏出现在自己家中时的样子吧。
  当这死讯传到天下时,天下人想必都会轻轻叹息起来——范施二人究竟谁棋更胜一招,这将成为一个千古之谜了。
  而当这死讯传到南京,传到正躲在袁枚家中的范西屏那里的时候,我们无法想象范西屏会是怎样的状态。
  五十多年前,范世勋和施绍暗在山阴相遇,范世勋告诉这个怕生的师弟:“以后我就是你的师兄了,你有什么麻烦,尽管来找我就好。”
  三十多年前,范西屏和施襄夏在京城交战,看着因输棋而抑郁的施襄夏,范西屏笑道:“放心吧,师弟,这十局棋的胜负我给你保密——谁也不会知道这十局棋的!”
  仍是三十多年前,当湖十局之后的加赛三番棋结束。师兄弟二人笑谈天下。“只怕天下人想知道我们胜负如何都快想疯了。”“可我们师兄弟有约在先,赢当同赢,输当共输。天下人?让他们恼去吧!”
  当年,范西屏独自望着西方,家的方向。他似乎隐约看到,施襄夏已经魂归故里了,他自己却还是个浪子。
  当年,钱长泽的《弈理指归图》和《残局类选》结集出版,成为了棋界的畅销书,流传百余年。
  多年后,施襄夏的弟子李良将施襄夏的《弈理指归续编》出版。在序言中,李良承认,自从师父死后,自己便再未钻研棋艺——这三套口诀,被他束之高阁,而看着自己已经斑白的头发时他感到无比耻辱。
  多年后,范施所曾达到过的高峰成为了中国古代围棋史上空前绝后的高度,后辈棋手仰望着这两座高峰,直到中国古棋时代的彻底结束。
  从三大派起,至范施时代而终,中国古棋曾经最辉煌的一个时代,就这样成为了一个背影,渐行渐远。
  也许有一天,人们会不再回顾过去,不再在意历史,不再试图去体会曾经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曾经历过怎样的故事和情感,但是当我们所经历的这一切也正慢慢成为历史,慢慢被后人所忘却的时候,我们与那些随着时间的浪潮远远离我们而去的昔人们体会着同样的绝望,同样的无力。这个时候,也许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回过头去看一看那些曾经在这个世界上努力过,奋斗过的人们,通过他们的故事,感受他们的情感,当他们感慨这个世界让人绝望的时候——尽管他们不可能听到——对他们说一声,“我明白你的感受”。
  行文至此,方圆群英志全文终结。过去的那一切,都只是历史而已。而我们所面对着的,却是我们正在创造的新的历史。回头看一眼过去的人们,让我们带着他们的意志,共同面向未来而去,体会这个时代的“人生如棋”,这又何尝不是一件快事呢?
  几百年烽烟落尽,总会留下些许斑驳,让人触景生情。
  这正是:
  京师权相落江南,永嘉鲍生开棋宗。
  新安汪公披厚甲,河北颜伦磨剑锋。
  三派争王天下乱,从此群雄逐中原。
  一朝魔王破淮南,秀士溅血保江东。
  前辈战甲尚赤迹,晚生寒剑已锋芒。
  扬州双龙一相遇,岑乾方新惜英雄。
  岑生北破老盟主,方童南敌旧魔王。
  犹叹福建蔡学海,浮华成梦望京中。
  花甲李冲方断齿,弱冠二方已初啼。
  姚江一夜战鼓起,四方豪杰显神通。
  魔王落日诸邵散,岑生血染雪中盘。
  每思余姚心犹怜,豪梦一场竟成空。
  而今天下大国手,逃弈不得守空名。
  战罢小魔林符卿,又遇王爷朱玉亭。
  新安群雄心欲动,江南半壁临血光,
  野雪和尚守旧派,江苏骁将振新名。
  南京一朝风云汇,九大高手战古都。
  国手罢弈授高徒,王爷力尽争输赢。
  三派纠缠无胜负,南有群英北煞星。
  问天何人定乾坤,云聚无锡过百龄。
  少年盘上败国相,弱冠京师战魔王。
  四方英雄同相助,倚盖大破镇神头。
  从此三分归一统,一代宗师震京城。
  奈何妖孽乱宫廷,盛世难续江河破。
  改朝换代天意酷,风起云涌人世难。
  昔时国手佯痴癫,来日霸主正疯魔。
  乱世江河笑风雨,江南三懒任豪侠。
  倚盖十局惊棋界,前辈竟被晚辈破。
  懒予血气正方刚,元兆乱战挑霸王。
  汪周龙虎出人世,更有蛮王肆中国。
  西子湖畔烽烟起,末路棋王重展翼。
  手执一先破群英,十余国手尽蹉跎。
  王者懒予从此逝,谁知可曾至蓬莱?
  奇才汪生攀云去,太极图谱叹年华。
  江山代有人才出,龙士起时天地变。
  弱冠年华名声震,七败蛮王举世哗。
  群雄齐聚为一胜,千方百计胜难求。
  仲容悬谱索败招,西侯战败请东侯。
  龙争虎斗山河裂,刀光剑影日月寒。
  虚实变幻尽棋变,胜负输赢皆笑谈。
  一朝东侯入京去,从此龙士无知己。
  而立老徒求真经,三子血泪授真传。
  棋圣魂归天际去,不意庸才称国手。
  南平江浙众好汉,北破高丽大棋王。
  统领天下数十载,不惜名声授绝学。
  十局惨败程兰如,退而著书《兼山堂》。
  北国战事未平息,南方双圣降海宁。
  范施同门结知己,长侯尽心授小徒。
  星友试棋赠书谱,长泽求理收西屏。
  襄夏本非求弈人,魏今指泉喻棋术。
  京师国手遇棋圣,星夜驰援救老王。
  群雄拜服双雄立,从此范施震天都。
  当湖一战十局落,神乎其技无人解。
  知己对手作宿敌,只笑胜负好糊涂。
  一天岂能容二日,却见世间立双圣。
  游侠西屏入钱府,圣贤襄夏历吴楚。
  弈理指归述棋道,桃花泉谱演方圆。
  纵览平生为评注,变化棋理作奇书。
  可叹从此传奇散,江湖再无范与施。
  泱泱明清数百年,几多亡魂风雨中。
  历代方圆英雄志,从来后辈作笑谈。
  入夜枰影犹相泣,残烛起时却轻风。